邓嗣源:回国所见所闻所感之一

2008-12-01 08:43 作者: 邓嗣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几年没有回国,这次终算了了心愿,看到了家乡的山山水水,见到了久违的亲朋好友,那些欢聚的日子过得真快,六七个星期一晃而过。

此去正值奥运会开过不久,中国的媒体上一片赞扬声,赞美祖国强大,赞扬党和政府,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聚会之时只是聊聊家常叙叙旧,不提或少提有关国家和社会的问题,更不要说批评的话,否则必将自讨没趣。

可是,让我料想不到的是,在应接不暇的一次又一次聚会上,几乎每一次都谈及国家和社会的问题,几乎每一次都听到批评时政的话语,而我却像是个旁观者似的。当然,这些话在所有谈话内容中占的比重不大,可是,如果要一一描绘出来,区区数千字是打发不了的,只能略述一二。

譬如,股市行情是谈论的热点,因为大家都在“炒股”,而且都遭遇着同样的命运:血本无归,都在心里憋着一股闷气。听一位女士说,她四十多万投入只剩下个零头,她认为中国的股市是受政府操纵的,所以愤愤地说:“这个政府在骗人!”,旁边一位接口说:“骗了人还说:我们是‘三个代表’!”另一位应声说道:“精辟!”。譬如,有人谈起杨佳杀警察之事,在座的几乎无人不晓,还有相关消息,诸如杨佳的母亲被控,有人因为说警察打杨佳的生殖器而被抓,北京的律师指责上海政法部门的作为等等,他们都听说过。由此而又谈及贵州瓮安等类事件。谈论间,没有一句谴责杨佳的话,也没有半句维护政府形象的话,要说显得最为客观的评论,也只是这样一句话:“那些警察也太没用了!”。

再譬如,腐败现象是冒出频率最高的话题。有位朋友说到,他女婿是香港某报社的上层领导,他说:“这媒体也黑啊!有的单位争着要报道,有的则拼命地不让报道,都好办,只要有钱就行。”当说到医生收红包的现象时,在座的就会补充,有的说:“送红包也要与时俱进,单送一个人是不行了,必须送一批人,整个手术组。”有位朋友毕竟是当过高级干部的,说的话与众不同:“现在干部中流传一句话,叫做‘ 三天不开会,回到旧社会。’挃他们盼望天天开会,用公款享乐”;他还说到:“全国各级党政机关,花在吃喝上面的有一万亿,消耗在用车方面的有三千亿,支付出国考察、旅游的要三千亿。”这话似乎在说,官员们的吃喝玩乐,是由党和政府来埋单的。有位朋友说到他的同事退休后被政府机关的直属单位聘用,上个月只上七天班就拿到五千元,于是大家颇为不平地问:“这些灰色收入是从哪儿来的?”是啊,谁听了这话都会这么问:“退休的、只上七天班的,就拿到五千元,那么,不退休的、天天上班的拿多少?翻一翻?那单位所归属的政府机关干部,又能拿多少?再翻一翻?这些钱哪儿来的?”。一位朋友回答得很干脆:“哪儿来的?从下面刮来的!”,有人摊摊手:“没有有效监督,要怎么干就怎么干!”。

听到这些话,我想,这些朋友们的心中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用公款吃喝玩乐是由上面的权力来保证的,拿不明灰色收入是由手中的权力来保证的,如果不改革维护绝对权力的制度,就无法消除这种普遍的渗透到每个权力部门的腐败现象。也正因为明白这道理,所以我还听到他们说出一些有犯禁忌的话:“这个国家搞不好了”,“中国没有希望了”,“中国将会像苏联一样,来个兜地翻”,“六四一定会平反的”,“胡锦涛跟他的前任相比是最差劲的一位”,“温家宝,那个娘娘腔,哭哭涕涕的,哪象个一国总理”�。

这种情形跟过去有所不同,记得几年前回国时,也是与这些亲朋好友相聚,那时我问他们,知不知道香港的七一大游行?这些生活在上海的人一概都说不知道,不但不知道,而且当我给他们谈起这事件的有关情况时,他们表现得并不感兴趣。现在看来,他们所得到的信息比过去多得多,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了解到有两个原由,一是从互联网传来的,当局尽力封堵却总有疏漏;二是他们有机会、有条件走出去,到过香港、台湾、新加坡、泰国,甚至欧洲北美等地,所见所闻当然无其不有。掌握了更多真实的信息,再加上自己亲身的日常体验,在其中部分人的心中,慢慢积聚出不满的情绪;的确,是“慢慢积聚”,单单一件两件事情,仅仅一个两个信息,是不可能让他们说出诸如“这个国家搞不好了”、“中国没有希望了”这一类话的。由此,我总的感觉是,经过这几年,中国的状况并不是趋向“和谐”,而是离“和谐”更远了。

当我在淮海路和南京路上仰望四周高耸入云的现代大厦时,当我拥挤在热情购买衣食用品的人群之中时,当我在好多朋友的公寓里观赏居室的豪华装潢时,当我到处看到居民住宅区停满了私人汽车时,我这个从贫困年代走过来的人,不得不为此而感叹,感叹中国在物质建设方面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取得的成就。我设想,如果是一个首次来到中国的外国人,他一定会这样想:生活在这座现代化的繁华都市里的人们,一定是心满意足的了。事实上,我的这些亲朋好友,的确在这方面是感到满意的。毕竟,他们都跟我一样经历过吃喝都必须限量的生活,都切身体会到这巨大的变化,如今他们中的不少人会对我这么说:“外国有什么好?外国有的上海都有,上海有的,外国不一定有,还是回来吧!”,“这辈子终算也过上了舒坦的日子”,“现在过的才是象样的日子啊!”,“子女们有房有车,我终算对得起他们了!”,如此等等。可是,也就是这些人,在谈及社会和国家的问题时,说出那些有犯禁忌的话。这些人都是很现实的,没有什么高谈阔论,议论时政也是即兴而起,既无目的,脱口而出,说过就忘,所有的想法和情绪只是自然的流露;如果有人会认为,他们是受了�境外媒体�的影响,或者是受到 �反华宣传�的煽动,那简直是在说笑话。

应该说,这就是民意。民意是什么?民意是指人们怎样看待自己的国家和社会的。人们的心中有两杆称,一是衡量物质生活、经济建设方面的,二是衡量精神生活、政治和道德方面的。可以说,有史以来任何社会的人们心中都有这两杆称,用它们来衡量什么样的社会才是良好的,什么样的政府才是满意的。而这后一杆称显得更为重要,因为人们之所以要结成社会、组成国家(政府),就是要维护每个人拥有的合法权利,之所以要制定和执行法律,就是要让每个人免受他人的侵害。如今这个政府上上下下都在挪用公款吃喝玩乐,都有不明灰色收入,这些享受和财富是合法的吗?是通过智慧、勤劳、经营、创造而得来的吗?显然不是!那么,这些就是不正当行为,是违反法律的行为;他们所享受所得到的财富,是他人创造的财富,因而也是侵害他人而得到的,而且是动用权力侵害他人而得到的。也许有人对这些现象已经司空见惯,甚至看作为正常现象,或者说这些现象是暂时的、难免的、可以理解的等等。可普通老百姓不是这样看的,他们认为这个政府在维护不合法的权益,在维护侵害他人的行为,他们深感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他们从二十年前就看到了这些现象,一直看到现在,愈来愈看不下去,心中的不满也随着愈积愈多,诸如�这个国家搞不好�、�中国没有希望�这一类话也就脱口而出了。

那么,中国怎么才能搞得好?中国怎么才能有希望?首先要做的,就是改革现在这种缺乏有效监督的政治制度,建立起对政府能够有效监督的政治制度,这就是民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