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离开险恶派出所 又进"北京"面群魔(六)(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六)

2008-12-04 20:10 作者: 张霜颖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法轮功
2006年5月31日加拿大多伦多学员炼功 

九,打压大法天地惊 北京护法忘死生

中共邪党花样翻新的打压,使许多法轮功修炼者不但无法在家学法炼功,就是正常生活也无法维持了,所以在外祖母被迫害致死后,我的父母就毅然地去了北京讲真相。父母从此漂泊不定,对于我来说,也真是心性的磨炼。除非他们想联络我,我再也无法在电话的那一头听到父母的声音了。而且我远在万里之外,他们的处境又是那样的凶险,心慌意乱的时候,只有捧起《转法轮》,才能够给心以力量,才能够让我们感受到彼此。

法轮功
红色恐怖下的天安门广场 

那是2000年的10月中旬,镇压已经一年了,当地政府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工作、生活都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和冲击。尽管如此,他们的种种卑劣手段对父母没有任何作用,这使派出所专管法轮功的警察很丧气。日复一日,他们有些疲惫了,渐渐就放松了对父母的监视,这使父亲有机会穿着拖鞋出门。警察看到父亲穿着拖鞋,认为他只是出门散步,是不可能走远的,就懒得跟了。那天我的父亲用这种打扮绕了好大的圈子,走到火车站,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回到家后,父母觉得终于有了逃出去的机会了,便匆忙地拿了一点钱赶到火车站,不敢走进站口,就从绿色通道直接上了火车。

来在北京,他们看到处处是蚊飞蝇集的警官和大兵,严阵以待地等着绑架各地来的"讨个说法" 的法轮功修炼者,天安门广场站满了大兵,四周也是满满的士兵和装甲车,真是一级戒备,好像中国面对的是"八国联军"的千军万马。信访局就是空架子,谁去直接绑架到公安局。父母虽然到了北京,却发现根本无法找到说一句心里话的机会。他们又渴又饿地在北京街道走着,一直走到一个叫八涧煲的地方,打听到一间出租的房子,于是他们租下了这间房子暂时栖身。到后来二姨去了,还有一些其它功友也去了,人多了,他们便又租了一间,以那个地方为落脚点,在北京安营扎寨的讲真相了。为了解决生活来源问题,父亲便去做家教,每天可得100元,这样就可以维持大家的最低生活水平了。

那些日子大家想出了许多讲真相的办法,而且许多都是行之有效的,他们这群异乡人的身影活跃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中,用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正法,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但生活的艰难与恐怖也是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们:街道和警察老是来查房子,每到这时,大家就把门锁起来。当警察问是否有人时,房东总是说:"没有,这房子已经空闲了好久了!"那时他们往往是三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只有十平的小屋里,屏息的站着,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外面的警察穿着大皮靴子走来走去。

两套房子中间有二三里的距离,得到警察来查的消息后,就有一人从一处跑到另一处,把正门上锁,把所有的同修锁在屋里。然后自己从后窗爬进屋里,大家再把窗子挡死,大家就这么呆着。因为有时得到消息比较晚,弄得就非常紧张,甚至手忙脚乱的。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半年中从来没有发生过意外。

同修中不断地有人被警察抓去,却没有人说出大家的居留地,人数反而是越来越多。一个人被抓走了,留下来的人就自觉地担起那人承担的事情,一种悲壮的情绪在大家心中激荡,大家没有怕, 也没有觉得苦,救自己于苦海的大法在人间遭到了这样不公正的待遇, 大家只有一个想法 ,就是还大法以清白。

法轮功

2002年天安门广场-肆意殴打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
2003年1月14日天安门广场 

这中间也有无数的惊喜,如有一次,一个男功友一夜未归,大家觉得他肯定是被恶人抓走了,但第二天下午他回来了。原来他那天真的被警察抓走了,但有一个警察发现了他口袋中的钱,拿出来一数有500呢,立刻乐不可支,扔下他就没影了,我们的功友为了大家的安全,当晚没敢回来,就在大桥下呆了一夜。

八涧煲的狗特别多,几乎家家养狗,只要警察来的时候,狗便争先恐后的叫起来,在警笛与狗叫的恐怖气氛中,同修不由自主地把心提了起来,感觉象鬼子进村一样。

法轮功
2006年5月14日台湾屏东集体炼功 

十.离开险恶派出所 又进"北京"面群魔

2000年的北京那真是谣言四起、阴云滚滚。法轮功修炼者们前仆后继的进京上访,要为给人类带来无限光明的大法说句公道话,所以北京到处都有法轮功修炼者的手迹和足迹。我的父母怀着一颗对大法纯净的心,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用各种办法告诉别人真相,转眼就过去三个月了。

在2000年12月30日的夜里,母亲作了一个梦:她梦见有好多人掉到一个大海里,拼命的挣扎着,眼看就没有了一点气力。天是黑的,水也是黑的,一条船也没有。她知道那些人快死了。突然有一股力量把自己和功友们一个个的托到一条大船上,而且自己的衣服一点也没有湿。船上有好多人,都用亲切的眼光看着她,这时她发现自己的怀里抱着一本书,就是那本《转法轮》。船在水上轻飞着,水上展放着各色的莲花,她忽然想唱一支歌,可是一张嘴就醒了。那时她又闭上眼睛,不无遗憾的说:"真的不想醒啊!"早晨她把这个梦告诉大家,每个人很激动,好象师父在鼓励大家,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于是她和父亲商量好,要在2001年1月1日早起去迎接日出。

第二天是西元新年,也就是2001年1月1日。早5点,他们就拿着讲真相用品走出自己的居室,他们想在这一天,把更多的大法福音传达出去。天真的好冷,北京街头死一般的沉静。在那空无一人的街上,这群忙碌的人是很显眼的,父亲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谁也不愿意回去,大家就加快了工作速度。已经快做完了,太阳还没有出来。天空被一大片黑漆漆的云遮蔽了。这时有一群杂色的人出现了,父母知道那时北京当局为迫害法轮功拼凑了很多巡逻人员,他们想躲一下,但那些人已经发现他们了,径直地向他们走来。母亲一把抢过大家手里的东西说:"离我远点!等到他们问起的时候,你们一定要说不认识我,赶快走!"但是那些恶警终究把他们都抓起来。后来派出所果然因为无法确定,放了一个女同修。

法轮功
肆意侮辱殴打法轮功学员 

到了黑暗的派出所,母亲告诉我,觉得好象走进了西游记中的妖精洞,那个派出所比济南的派出所感觉还要恶劣,看上去没有一个警察把帽子戴正的,那些警察看见他们进来,纷纷地从酒桌上,牌桌上走过来。"嘿,抓到了!有财命!""你们是外地人吧,来北京鼓捣什么呀!" "他妈的,我看政府管得还是不厉害,抓到了不用送,就是就地正法,你看谁还敢炼!"他们七嘴八舌的叫嚷时拉开一张桌子进行审问,当然那是没用的,因为谁都不说话,不一会儿他们懊丧地把桌子撤掉了。

晚上父母和同修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门开着,外面的冷风直直地吹到他们身上,冷得有些发抖,有一串警察在铁笼的外面坐着,父母和功友就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炼功。"不许炼功!"警察们大叫起来,但是没有人听他们的,他们摇晃着铁笼,一边喊着,骂着,但是还是没有人理他们,那个派出所就这样把他们关了三个昼夜。

到了第四天,警察把他们从铁笼子里押出来,想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得到的还是沉默,那些警察只好把他们送到"北京朝阳区看守所"。

(待续)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 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 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 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父亲被关押看守所:山东看守所:531- 85081900 531-82780056 531-82795754 531-850883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 电话:13361012598
办案单位: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610办公室:韩某 0531-85084585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