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連載】離開險惡派出所 又進"北京"面群魔(六)(圖)

我的父親和母親(六)

2008-12-04 20:10 作者: 張霜穎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法輪功
2006年5月31日加拿大多倫多學員煉功 

九,打壓大法天地驚 北京護法忘死生

中共邪黨花樣翻新的打壓,使許多法輪功修煉者不但無法在家學法煉功,就是正常生活也無法維持了,所以在外祖母被迫害致死後,我的父母就毅然地去了北京講真相。父母從此漂泊不定,對於我來說,也真是心性的磨煉。除非他們想聯絡我,我再也無法在電話的那一頭聽到父母的聲音了。而且我遠在萬里之外,他們的處境又是那樣的凶險,心慌意亂的時候,只有捧起《轉法輪》,才能夠給心以力量,才能夠讓我們感受到彼此。

法輪功
紅色恐怖下的天安門廣場 

那是2000年的10月中旬,鎮壓已經一年了,當地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打壓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工作、生活都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壓力和衝擊。儘管如此,他們的種種卑劣手段對父母沒有任何作用,這使派出所專管法輪功的警察很喪氣。日復一日,他們有些疲憊了,漸漸就放鬆了對父母的監視,這使父親有機會穿著拖鞋出門。警察看到父親穿著拖鞋,認為他只是出門散步,是不可能走遠的,就懶得跟了。那天我的父親用這種打扮繞了好大的圈子,走到火車站,買了去北京的火車票。回到家後,父母覺得終於有了逃出去的機會了,便匆忙地拿了一點錢趕到火車站,不敢走進站口,就從綠色通道直接上了火車。

來在北京,他們看到處處是蚊飛蠅集的警官和大兵,嚴陣以待地等著綁架各地來的"討個說法" 的法輪功修煉者,天安門廣場站滿了大兵,四周也是滿滿的士兵和裝甲車,真是一級戒備,好像中國面對的是"八國聯軍"的千軍萬馬。信訪局就是空架子,誰去直接綁架到公安局。父母雖然到了北京,卻發現根本無法找到說一句心裏話的機會。他們又渴又餓地在北京街道走著,一直走到一個叫八澗煲的地方,打聽到一間出租的房子,於是他們租下了這間房子暫時棲身。到後來二姨去了,還有一些其它功友也去了,人多了,他們便又租了一間,以那個地方為落腳點,在北京安營紮寨的講真相了。為瞭解決生活來源問題,父親便去做家教,每天可得100元,這樣就可以維持大家的最低生活水平了。

那些日子大家想出了許多講真相的辦法,而且許多都是行之有效的,他們這群異鄉人的身影活躍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中,用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辦法告訴人們,法輪功是正法,修煉法輪功沒有錯。但生活的艱難與恐怖也是如影隨形地跟著他們:街道和警察老是來查房子,每到這時,大家就把門鎖起來。當警察問是否有人時,房東總是說:"沒有,這房子已經空閑了好久了!"那時他們往往是三十幾個人擠在一間只有十平的小屋裡,屏息的站著,從門縫裡可以看到外面的警察穿著大皮靴子走來走去。

兩套房子中間有二三里的距離,得到警察來查的消息後,就有一人從一處跑到另一處,把正門上鎖,把所有的同修鎖在屋裡。然後自己從後窗爬進屋裡,大家再把窗子擋死,大家就這麼呆著。因為有時得到消息比較晚,弄得就非常緊張,甚至手忙腳亂的。但在師父的加持下,半年中從來沒有發生過意外。

同修中不斷地有人被警察抓去,卻沒有人說出大家的居留地,人數反而是越來越多。一個人被抓走了,留下來的人就自覺地擔起那人承擔的事情,一種悲壯的情緒在大家心中激盪,大家沒有怕, 也沒有覺得苦,救自己於苦海的大法在人間遭到了這樣不公正的待遇, 大家只有一個想法 ,就是還大法以清白。

法輪功

2002年天安門廣場-肆意毆打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
2003年1月14日天安門廣場 

這中間也有無數的驚喜,如有一次,一個男功友一夜未歸,大家覺得他肯定是被惡人抓走了,但第二天下午他回來了。原來他那天真的被警察抓走了,但有一個警察發現了他口袋中的錢,拿出來一數有500呢,立刻樂不可支,扔下他就沒影了,我們的功友為了大家的安全,當晚沒敢回來,就在大橋下呆了一夜。

八澗煲的狗特別多,幾乎家家養狗,只要警察來的時候,狗便爭先恐後的叫起來,在警笛與狗叫的恐怖氣氛中,同修不由自主地把心提了起來,感覺像鬼子進村一樣。

法輪功
2006年5月14日臺灣屏東集體煉功 

十.離開險惡派出所 又進"北京"面群魔

2000年的北京那真是謠言四起、陰雲滾滾。法輪功修煉者們前仆後繼的進京上訪,要為給人類帶來無限光明的大法說句公道話,所以北京到處都有法輪功修煉者的手跡和足跡。我的父母懷著一顆對大法純淨的心,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用各種辦法告訴別人真相,轉眼就過去三個月了。

在2000年12月30日的夜裡,母親作了一個夢:她夢見有好多人掉到一個大海裡,拚命的掙紮著,眼看就沒有了一點氣力。天是黑的,水也是黑的,一條船也沒有。她知道那些人快死了。突然有一股力量把自己和功友們一個個的托到一條大船上,而且自己的衣服一點也沒有濕。船上有好多人,都用親切的眼光看著她,這時她發現自己的懷裡抱著一本書,就是那本《轉法輪》。船在水上輕飛著,水上展放著各色的蓮花,她忽然想唱一支歌,可是一張嘴就醒了。那時她又閉上眼睛,不無遺憾的說:"真的不想醒啊!"早晨她把這個夢告訴大家,每個人很激動,好像師父在鼓勵大家,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於是她和父親商量好,要在2001年1月1日早起去迎接日出。

第二天是西元新年,也就是2001年1月1日。早5點,他們就拿著講真相用品走出自己的居室,他們想在這一天,把更多的大法福音傳達出去。天真的好冷,北京街頭死一般的沉靜。在那空無一人的街上,這群忙碌的人是很顯眼的,父親很快意識到這一點,但是誰也不願意回去,大家就加快了工作速度。已經快做完了,太陽還沒有出來。天空被一大片黑漆漆的雲遮蔽了。這時有一群雜色的人出現了,父母知道那時北京當局為迫害法輪功拼湊了很多巡邏人員,他們想躲一下,但那些人已經發現他們了,逕直地向他們走來。母親一把搶過大家手裡的東西說:"離我遠點!等到他們問起的時候,你們一定要說不認識我,趕快走!"但是那些惡警終究把他們都抓起來。後來派出所果然因為無法確定,放了一個女同修。

法輪功
肆意侮辱毆打法輪功學員 

到了黑暗的派出所,母親告訴我,覺得好像走進了西遊記中的妖精洞,那個派出所比濟南的派出所感覺還要惡劣,看上去沒有一個警察把帽子戴正的,那些警察看見他們進來,紛紛地從酒桌上,牌桌上走過來。"嘿,抓到了!有財命!""你們是外地人吧,來北京鼓搗什麼呀!" "他媽的,我看政府管得還是不厲害,抓到了不用送,就是就地正法,你看誰還敢煉!"他們七嘴八舌的叫嚷時拉開一張桌子進行審問,當然那是沒用的,因為誰都不說話,不一會兒他們懊喪地把桌子撤掉了。

晚上父母和同修被關在一個鐵籠子裡,門開著,外面的冷風直直地吹到他們身上,冷得有些發抖,有一串警察在鐵籠的外面坐著,父母和功友就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煉功。"不許煉功!"警察們大叫起來,但是沒有人聽他們的,他們搖晃著鐵籠,一邊喊著,罵著,但是還是沒有人理他們,那個派出所就這樣把他們關了三個晝夜。

到了第四天,警察把他們從鐵籠子裡押出來,想問他們是從哪裡來的,但是他得到的還是沉默,那些警察只好把他們送到"北京朝陽區看守所"。

(待續)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 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 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 書,父親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母親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游,不准辦護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 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父親母親。父親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父親被關押看守所:山東看守所:531- 85081900 531-82780056 531-82795754 531-850883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鐘偉 電話:13361012598
辦案單位: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分局610辦公室:韓某 0531-85084585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