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杰新书《大陆官场黑社会》出版

2008-12-31 21:09 作者: 张耀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陆官场黑社会

——安徽阜阳黑恶传奇

张耀杰编著

内容提要:大陆中国的整个官场,早已成为“不缺钱,只缺德”的官场黑社会,这其中以农耕历史最为悠久漫长,同时又最为贫穷落后的安徽阜阳等地最为残酷与黑恶。著名作家张耀杰,继陈桂棣、春桃夫妇之后,再次深入安徽阜阳农村,采访调查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副省长王怀忠、女贪官尚军、“白宫书记”张治安等人男盗女娼、前腐后继的黑恶传奇,成就了一部改革开放30年的官场现形记。

由于执政党对于大陆中国的信息封锁,在新闻报道和学术研究中,人们能够看到和听到的,只是以正面信息为主旋律的党化宣传和喉舌话语。负面报道与负面信息几乎完全被国家机器阉割屏蔽,只有在贪官大案或突发事件中,才会爆炸性地泄露出一点一滴的片面真实,这些片面的真实往往又是浮光掠影一闪而过。至于贪官背后的贪官与负面背后的负面,不经过长期的跟踪与缜密的调研,局外人是永远看不到也想不到的。书中揭秘的不仅有大陆官场地下党加黑社会性质的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更有传统中国礼尚往来加共产专制的家族政治与裙带官场,同时还配有最高当局与黑恶贪官亲密接触的珍贵图片。书中对于安徽阜阳贪官污吏倒台倾轧的深层黑幕大揭秘,更是本书不可替代的价值所在。本书是张耀杰的第十三部著作,由香港文化中国出版社最新推出。定价80港币。

序:王怀忠死不瞑目

上编:安徽阜阳的“白宫”大案

001、安徽出了个张家顺

   初识安徽阜阳

   “被自杀”的李国福

   神秘官员谈官场黑恶

   安徽出了个张家顺

   《全球500佳与张氏兄弟》

   网络中的民意诉求

002、记者眼中的张氏家族

   《中国青年报》的持续追踪

   《新京报》的核心报道

   黄玉浩对话张治安

   张氏家族的政治奇迹

   柴会群对话张家顺

   张家顺的香火余热

   “敢用公检法”的张治安

003、张氏家族的官场黑社会

   网络中的颍上张家

   靳亚章状告张家旺

   挑战张家旺的血泪代价

   八里河的累累血债

   官场黑社会的穷凶极恶

   失地农民的血泪控诉

004、“白宫书记”张治安的人命血债

   张超海的生前申诉

   吴红雷的申诉材料

   “被自杀”的吴邦林

   欲加其罪的黑恶“政治”

中编:贪官黑贪官的王怀忠

005、王怀忠的罪与罚

   “当代曹操”王怀忠

   好大喜功与“繁荣娼盛”

   三个骗子骗倒副省长

   秘密调查与公开审判

   “态度恶劣”与“从重处理”

006、王怀忠玩倒肖作新

   艳舞票据牵出巨贪市长

   王怀忠玩倒肖作新

   肖作新夫妇的权钱交易

   “莫须有”的“态度罪”

   周继美不是罪魁祸首

007、王昭耀的裙带官场

   山东梁山的穷孩子

   15年的卖官受贿

   王昭耀与王怀忠

   王昭耀的裙带官场

   制造假官的杨哲信

   情色故事中的杨枫

   宾语笔下的“喉舌宣传”

008、王怀忠周围的官场黑社会

   王怀忠的“两个半把兄弟”

   王怀忠的“八大金刚”

   “重感情”的李和中

   亦阴亦阳的韩希鹏

   创记录的县委书记

   让下级做噩梦的李兴民

   弄巧成拙的陈耀南

009、阜阳公安的黑恶窝案

   行贿首犯常保臣

   车管所里的罪恶交易

   种永纪的以权谋私

   杨树新与毒奶粉案

   安全局长不安全

下篇:法院系统的官场黑恶

010、张子海告倒黑恶法官

   人大代表陈建教

   张子海状告县政府

   黑法官欺诈张子海

   周道付与张胜利

   反贪局长是贪官

   绝望之中撞大运

011、女贪官尚军的情色传奇

   张国华编造官场情事

   甲方乙方各自表述

   左右通吃的“宾语现象”

   罪魁祸首是黑恶政治

   尚军的官运与情色

   女贪官的权钱交易

012、阜阳法院的男盗与女娼

   薛懿咬翻刘家义

   张自民的以贪反贪

   三任院长的工程腐败

   买官卖官的张自民

   买来官位发大财

013、跋:执政党必须还政于民

   “尊王攘夷”的农耕文明

   登峰造极的毛氏共产

   工商时代的契约文明

   礼尚往来的陋规制度

   大陆中国的政治怪胎

   防身与不惑的人生选择

《大陆官场黑社会》序:王怀忠死不瞑目

张耀杰编着

[《大陆官场黑社会》内容提要:大陆中国的整个官场,早已成为“不缺钱,只缺德”的官场黑社会,这其中以农耕历史最为悠久漫长,同时又最为贫穷落后的安徽阜阳等地最为残酷与黑恶。著名作家张耀杰,继陈桂棣、春桃夫妇之后,再次深入安徽阜阳农村,采访调查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副省长王怀忠、女贪官尚军、“白宫书记”张治安等人男盗女娼、前腐后继的黑恶传奇,成就了一部改革开放30年的官场现形记。由于执政党对于大陆中国的信息封锁,在新闻报道和学术研究中,人们能够看到和听到的,只是以正面信息为主旋律的党化宣传和喉舌话语。负面报道与负面信息几乎完全被国家机器阉割屏蔽,只有在贪官大案或突发事件中,才会爆炸性地泄露出一点一滴的片面真实,这些片面的真实往往又是浮光掠影一闪而过。至于贪官背后的贪官与负面背后的负面,不经过长期的跟踪与缜密的调研,局外人是永远看不到也想不到的。书中揭秘的不仅有大陆官场黑社会性质的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更有传统中国礼尚往来加共产专制的家族政治与裙带官场,同时还配有最高当局与黑恶贪官亲密接触的珍贵图片。书中对于安徽阜阳贪官污吏倒台倾轧的深层黑幕大揭秘,更是本书不可替代的价值所在。本书是张耀杰的第十三部著作,由香港文化中国出版社最新推出,除中国大陆外,世界各地都有出售。定价港币80元,台币240元。美元17元。]

2008年9月16日,《海南特区报》报道说:近日,被称为“中国金融第一案”的石雪案,近日在海南省高级法院终审落槌。石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根据一审判决:石雪贪污公款2.6亿;挪用公款1.19亿余元,尚有6300万余元未退还;作为大连证券公司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以单位名义共私分国有资产264万余元。并且,石雪没有任何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然而,一审、二审法院只是判处石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且从报道来看,没有给出任何具有说服力的理由。

据拥有检察官身份的著名时评人杨涛在《贪污2.6亿获死缓让正义边界再退缩》一文仲介绍:《刑法》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而受贿的,同样依据贪污罪的数额处罚。也就是说,贪污、受贿十万元以上,如果“情节特别严重的”,按照法律规定就可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刑法》修订前几年,的确有贪污几十万或者百把万的贪官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以后,数额开始逐年上涨。2000年,胡长清因为受贿500多万元被执行死刑;成克杰受贿2000多万元被执行死刑;王怀忠因为受贿500多万元被执行死刑。不过,从王怀忠后,就很少见到有贪官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2007年3 月,最高法院负责人表示:“对罪行极其严重的经济犯罪分子,包括罪行极其严重的贪污、贿赂等腐败犯罪分子,人民法院将一如既往,严格依法适用死刑。”于是,就有了2007年5月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受贿600多万元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不过,郑筱萸案以后,很少再有贪官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基于上述情况,杨涛评论说:“看来,正义的边界正在逐年老化,遥想当年,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旧币三亿多元(折合现在人民币二十多万元)就被判处了死刑,现在贪污2.6亿就是一个死缓,真是恍若隔天。‘边界’的变化,是否反映着贪官(包括那些未发现的贪官)在体制内的博弈能力的逐渐增强,他们是否已经有能力远离死刑?如今,在一些地方,司法机关对于受贿罪立案数额标准通常都把握在5万元以上,这种现象也可说明这种‘博弈’的存在。法的红线不能像今天的股市一样‘跌跌不休’。如果再不增强博弈另一方的力量,我不知道,正义的边界将退却到何方才能罢休?”

看了这篇文章,笔者实在不明白杨涛所说的“博弈另一方”,到底指的是法庭上的公诉方、被告方、审判方、陪审方,还是有第四种力量之称的民意力量特别是新闻媒体的舆论力量?而在司法部门根本不可能独立操作的大陆中国,真正需要的“博弈另一方”,其实是一整套足以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执政党的政治权力,限定在宪政民主的制度框架和法律程序之内的现代工商文明的契约力量与现代政治文明的制度力量;也就是足以促使执政党依法执政并且依法行政的社会合力。这样的力量在当下的大陆中国,还仅仅处于萌芽状态,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莫大耻辱,同时也是现代人类社会的莫大耻辱。

既然作为大连证券公司主管人员的石雪贪污公款2.6亿;挪用公款1.19亿余元,尚有6300万余元未退还都可以不被执行死刑; 2003年12月11日在济南中院出庭时慷慨陈词的“历史将证明我这是最大的冤案”的前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因为517.1万元的受贿罪外加“莫须有”的钜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和认罪态度极其恶劣而被处以死刑,是完全有理由死不瞑目的。

事实上,王怀忠是执政党内部主管过政法系统的既学法又懂法的省部级高官,最让他死不瞑目的,并不是贪污受贿以及来源不明的财产的数额大小,而是专政机关凌驾于法律程序之上长达一年半的“欲加其罪,何罪无辞”的秘密关押和暗箱操作。作为一名主管过政法系统的省部级高官,王怀忠在被凌驾于法律程序之上的专政机关秘密“双规”之后,再没有权力保持沉默,更没有权力在受审时咨询律师,甚至于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他所有的罪名与罪证,都是在这种严重践踏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罗织出来的。与此相适应,王怀忠被执行死刑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他的贪污受贿及钜额财产来源不明,而在于他贪官倒贪官的玩弄权术、弄巧成拙,以及他对于自己所加入的执政党的不够驯服并且有所抗议。

依据现代法理,“毒树之果不可食”,王怀忠在秘密关押期间的所有供述,都不足以成为他被证明有罪的证据。进一步说,假如包括执政党的最高当局在内的政治寡头与经济寡头们,都能够像欧美文明国家的政府官员一样,按照阳光法案的要求定期公开自己的家庭财产,钜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现象就可以得到最大限度地杜绝。王怀忠等贪官污吏的钜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名,也就无从谈起。在执政党的专政机关凌驾于法律程序和制度框架之上为所欲为的情况下,作为执政党内部的省部级高官的王怀忠,即使确实罪大恶极,真正的罪魁祸首也不是王怀忠个人,而是先提拔重用他而后又抛弃惩罚他,或者说是既没有正大光明地提拔重用他更没有正大光明地关押审讯他的某组织!!

2008年10月8日于北京家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