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傑新書《大陸官場黑社會》出版

2008-12-31 21:09 作者: 張耀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陸官場黑社會

——安徽阜陽黑惡傳奇

張耀傑編著

內容提要:大陸中國的整個官場,早已成為「不缺錢,只缺德」的官場黑社會,這其中以農耕歷史最為悠久漫長,同時又最為貧窮落後的安徽阜陽等地最為殘酷與黑惡。著名作家張耀傑,繼陳桂棣、春桃夫婦之後,再次深入安徽阜陽農村,採訪調查省委副書記王昭耀、副省長王懷忠、女貪官尚軍、「白宮書記」張治安等人男盜女娼、前腐後繼的黑惡傳奇,成就了一部改革開放30年的官場現形記。

由於執政黨對於大陸中國的信息封鎖,在新聞報導和學術研究中,人們能夠看到和聽到的,只是以正面信息為主旋律的黨化宣傳和喉舌話語。負面報導與負面信息幾乎完全被國家機器閹割屏蔽,只有在貪官大案或突發事件中,才會爆炸性地泄露出一點一滴的片面真實,這些片面的真實往往又是浮光掠影一閃而過。至於貪官背後的貪官與負面背後的負面,不經過長期的跟蹤與縝密的調研,局外人是永遠看不到也想不到的。書中揭秘的不僅有大陸官場地下黨加黑社會性質的權權交易、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更有傳統中國禮尚往來加共產專制的家族政治與裙帶官場,同時還配有最高當局與黑惡貪官親密接觸的珍貴圖片。書中對於安徽阜陽貪官污吏倒臺傾軋的深層黑幕大揭秘,更是本書不可替代的價值所在。本書是張耀傑的第十三部著作,由香港文化中國出版社最新推出。定價80港幣。

序:王懷忠死不瞑目

上編:安徽阜陽的「白宮」大案

001、安徽出了個張家順

   初識安徽阜陽

   「被自殺」的李國福

   神秘官員談官場黑惡

   安徽出了個張家順

   《全球500佳與張氏兄弟》

   網路中的民意訴求

002、記者眼中的張氏家族

   《中國青年報》的持續追蹤

   《新京報》的核心報導

   黃玉浩對話張治安

   張氏家族的政治奇蹟

   柴會群對話張家順

   張家順的香火余熱

   「敢用公檢法」的張治安

003、張氏家族的官場黑社會

   網路中的潁上張家

   靳亞章狀告張家旺

   挑戰張家旺的血淚代價

   八里河的纍纍血債

   官場黑社會的窮凶極惡

   失地農民的血淚控訴

004、「白宮書記」張治安的人命血債

   張超海的生前申訴

   吳紅雷的申訴材料

   「被自殺」的吳邦林

   欲加其罪的黑惡「政治」

中編:貪官黑貪官的王懷忠

005、王懷忠的罪與罰

   「當代曹操」王懷忠

   好大喜功與「繁榮娼盛」

   三個騙子騙倒副省長

   秘密調查與公開審判

   「態度惡劣」與「從重處理」

006、王懷忠玩倒肖作新

   艷舞票據牽出巨貪市長

   王懷忠玩倒肖作新

   肖作新夫婦的權錢交易

   「莫須有」的「態度罪」

   周繼美不是罪魁禍首

007、王昭耀的裙帶官場

   山東梁山的窮孩子

   15年的賣官受賄

   王昭耀與王懷忠

   王昭耀的裙帶官場

   製造假官的楊哲信

   情色故事中的楊楓

   賓語筆下的「喉舌宣傳」

008、王懷忠周圍的官場黑社會

   王懷忠的「兩個半把兄弟」

   王懷忠的「八大金剛」

   「重感情」的李和中

   亦陰亦陽的韓希鵬

   創記錄的縣委書記

   讓下級做噩夢的李興民

   弄巧成拙的陳耀南

009、阜陽公安的黑惡窩案

   行賄首犯常保臣

   車管所裡的罪惡交易

   種永紀的以權謀私

   楊樹新與毒奶粉案

   安全局長不安全

下篇:法院系統的官場黑惡

010、張子海告倒黑惡法官

   人大代表陳建教

   張子海狀告縣政府

   黑法官欺詐張子海

   周道付與張勝利

   反貪局長是貪官

   絕望之中撞大運

011、女貪官尚軍的情色傳奇

   張國華編造官場情事

   甲方乙方各自表述

   左右通吃的「賓語現象」

   罪魁禍首是黑惡政治

   尚軍的官運與情色

   女貪官的權錢交易

012、阜陽法院的男盜與女娼

   薛懿咬翻劉家義

   張自民的以貪反貪

   三任院長的工程腐敗

   買官賣官的張自民

   買來官位發大財

013、跋:執政黨必須還政於民

   「尊王攘夷」的農耕文明

   登峰造極的毛氏共產

   工商時代的契約文明

   禮尚往來的陋規制度

   大陸中國的政治怪胎

   防身與不惑的人生選擇

《大陸官場黑社會》序:王懷忠死不瞑目

張耀傑編著

[《大陸官場黑社會》內容提要:大陸中國的整個官場,早已成為「不缺錢,只缺德」的官場黑社會,這其中以農耕歷史最為悠久漫長,同時又最為貧窮落後的安徽阜陽等地最為殘酷與黑惡。著名作家張耀傑,繼陳桂棣、春桃夫婦之後,再次深入安徽阜陽農村,採訪調查省委副書記王昭耀、副省長王懷忠、女貪官尚軍、「白宮書記」張治安等人男盜女娼、前腐後繼的黑惡傳奇,成就了一部改革開放30年的官場現形記。由於執政黨對於大陸中國的信息封鎖,在新聞報導和學術研究中,人們能夠看到和聽到的,只是以正面信息為主旋律的黨化宣傳和喉舌話語。負面報導與負面信息幾乎完全被國家機器閹割屏蔽,只有在貪官大案或突發事件中,才會爆炸性地泄露出一點一滴的片面真實,這些片面的真實往往又是浮光掠影一閃而過。至於貪官背後的貪官與負面背後的負面,不經過長期的跟蹤與縝密的調研,局外人是永遠看不到也想不到的。書中揭秘的不僅有大陸官場黑社會性質的權權交易、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更有傳統中國禮尚往來加共產專制的家族政治與裙帶官場,同時還配有最高當局與黑惡貪官親密接觸的珍貴圖片。書中對於安徽阜陽貪官污吏倒臺傾軋的深層黑幕大揭秘,更是本書不可替代的價值所在。本書是張耀傑的第十三部著作,由香港文化中國出版社最新推出,除中國大陸外,世界各地都有出售。定價港幣80元,台幣240元。美元17元。]

2008年9月16日,《海南特區報》報導說:近日,被稱為「中國金融第一案」的石雪案,近日在海南省高級法院終審落槌。石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根據一審判決:石雪貪污公款2.6億;挪用公款1.19億余元,尚有6300萬餘元未退還;作為大連證券公司單位犯罪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以單位名義共私分國有資產264萬餘元。並且,石雪沒有任何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然而,一審、二審法院只是判處石雪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且從報導來看,沒有給出任何具有說服力的理由。

據擁有檢察官身份的著名時評人楊濤在《貪污2.6億獲死緩讓正義邊界再退縮》一文仲介紹:《刑法》規定,個人貪污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可以並處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並處沒收財產。而受賄的,同樣依據貪污罪的數額處罰。也就是說,貪污、受賄十萬元以上,如果「情節特別嚴重的」,按照法律規定就可以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刑法》修訂前幾年,的確有貪污幾十萬或者百把萬的貪官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以後,數額開始逐年上漲。2000年,胡長清因為受賄500多萬元被執行死刑;成克傑受賄2000多萬元被執行死刑;王懷忠因為受賄500多萬元被執行死刑。不過,從王懷忠後,就很少見到有貪官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2007年3 月,最高法院負責人表示:「對罪行極其嚴重的經濟犯罪份子,包括罪行極其嚴重的貪污、賄賂等腐敗犯罪份子,人民法院將一如既往,嚴格依法適用死刑。」於是,就有了2007年5月國家藥監局原局長鄭筱萸受賄600多萬元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不過,鄭筱萸案以後,很少再有貪官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基於上述情況,楊濤評論說:「看來,正義的邊界正在逐年老化,遙想當年,劉青山、張子善貪污舊幣三億多元(折合現在人民幣二十多萬元)就被判處了死刑,現在貪污2.6億就是一個死緩,真是恍若隔天。‘邊界’的變化,是否反映著貪官(包括那些未發現的貪官)在體制內的博弈能力的逐漸增強,他們是否已經有能力遠離死刑?如今,在一些地方,司法機關對於受賄罪立案數額標準通常都把握在5萬元以上,這種現象也可說明這種‘博弈’的存在。法的紅線不能像今天的股市一樣‘跌跌不休’。如果再不增強博弈另一方的力量,我不知道,正義的邊界將退卻到何方才能罷休?」

看了這篇文章,筆者實在不明白楊濤所說的「博弈另一方」,到底指的是法庭上的公訴方、被告方、審判方、陪審方,還是有第四種力量之稱的民意力量特別是新聞媒體的輿論力量?而在司法部門根本不可能獨立操作的大陸中國,真正需要的「博弈另一方」,其實是一整套足以把「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執政黨的政治權力,限定在憲政民主的制度框架和法律程序之內的現代工商文明的契約力量與現代政治文明的制度力量;也就是足以促使執政黨依法執政並且依法行政的社會合力。這樣的力量在當下的大陸中國,還僅僅處於萌芽狀態,這是整個中華民族的莫大恥辱,同時也是現代人類社會的莫大恥辱。

既然作為大連證券公司主管人員的石雪貪污公款2.6億;挪用公款1.19億余元,尚有6300萬餘元未退還都可以不被執行死刑; 2003年12月11日在濟南中院出庭時慷慨陳詞的「歷史將證明我這是最大的冤案」的前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因為517.1萬元的受賄罪外加「莫須有」的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和認罪態度極其惡劣而被處以死刑,是完全有理由死不瞑目的。

事實上,王懷忠是執政黨內部主管過政法系統的既學法又懂法的省部級高官,最讓他死不瞑目的,並不是貪污受賄以及來源不明的財產的數額大小,而是專政機關凌駕於法律程序之上長達一年半的「欲加其罪,何罪無辭」的秘密關押和暗箱操作。作為一名主管過政法系統的省部級高官,王懷忠在被凌駕於法律程序之上的專政機關秘密「雙規」之後,再沒有權力保持沉默,更沒有權力在受審時諮詢律師,甚至於連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身在何處。他所有的罪名與罪證,都是在這種嚴重踐踏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羅織出來的。與此相適應,王懷忠被執行死刑的主要原因,並不在於他的貪污受賄及鉅額財產來源不明,而在於他貪官倒貪官的玩弄權術、弄巧成拙,以及他對於自己所加入的執政黨的不夠馴服並且有所抗議。

依據現代法理,「毒樹之果不可食」,王懷忠在秘密關押期間的所有供述,都不足以成為他被證明有罪的證據。進一步說,假如包括執政黨的最高當局在內的政治寡頭與經濟寡頭們,都能夠像歐美文明國家的政府官員一樣,按照陽光法案的要求定期公開自己的家庭財產,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的現象就可以得到最大限度地杜絕。王懷忠等貪官污吏的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的罪名,也就無從談起。在執政黨的專政機關凌駕於法律程序和制度框架之上為所欲為的情況下,作為執政黨內部的省部級高官的王懷忠,即使確實罪大惡極,真正的罪魁禍首也不是王懷忠個人,而是先提拔重用他而後又拋棄懲罰他,或者說是既沒有正大光明地提拔重用他更沒有正大光明地關押審訊他的某組織!!

2008年10月8日於北京家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