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野狐怪谈画梦录

2009-01-24 03:29 作者: 苏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有时想来人生确亦如梦,有的不过略几年前的事情现在看来却几如隔世。吾爱做梦,但梦境较真,在梦中不识为梦,虽过后以之虚诞而又如何之?醒来捏梦在手不疑其幻,是以奉献以下区区梦境,而做野狐之谈,希望所谓之浮生亦自有归真之途也。

一 某年夏夜,梦一青衣童子忽拿一符命来请,随之之一境。乃一大野,而众将列焉,问之皆天神也。有一青年使者类如文职,教吾咒诀,此如何之发火,此如何之敕雷,然后隐去。吾率众将前趣,见有大山而群妖密布,麾众以攻,群妖大怖而退。追一老妖匿于一古墓,墓极阴寒而深,不知其几重,吾对之手心出雷,妖为之化为齑粉。梦中心内犹记之咒诀,醒后忘之矣。

二 某年夏夜,再梦一人来请,然似有奸滑之状,心甚疑之,来一山坡。抬头见一庞然之物,全身黝黑,非蛇非龙,飞于中空约十里之长,两眼如电,光甚炽盛,仰然不可逼视。吾不知所以然也,望之不见其尾,惟见巨首与电眼闪烁于云层。其人与吾藏于山坡之下,彼庞然之物欲吸吾与之同体,吾阻之,而左侧之人却力劝之,吾大怒,因怒而醒也。

三 某年之春,梦来一大树下,树身为白,突齐发灿烂之花,花萼如玉,通体玲珑,大如牡丹,稍待有一凤凰,停于枝头,举翼望天,意如神人,吾正张皇,见凤凰飞下变化为人,乃吾人之三姨。

四 此殆二零零三年事也。梦回中学母校操场,天上诸星成列,脚下涌起红莲,吾着红色之袈裟,盘恒操场之上,离地十丈,然心甚为泰定,不忧不喜,而天上诸星若有灵,变化图案,最后成一偌大之万字符。

五 二零零四年某夜,梦诸多彩虹生起,彼此纵横交错,天空碧青已成彩虹之国矣。吾与妻、妹、三姨争出睹之,惊曰:“法正人间之日来也!”

六 二零零五年某夜,梦游于诸天而乃一古装之道家童子也,彩带飘舞独立于中天,时为黑夜似奉命出巡,手拿一彩色之法轮,法轮射一强大白色之电光摄照下界,至某一邪区,突然全身毛发为悚,为之赫怒,以身化为霹雳呼啸而下,将之击灭乃尔。

七 二零零六年梦至一高山,山色为白而质如金刚,下有湖水甚为平净,湖水之上森林蔚蔚,心犹乐之。又转至某处见一黑山,而身为三头六臂战将之状,持一宝剑立焉,盖有所待者。不久,黑山变一邪物,高如天穹,躯体巨大,吾人之如芥子耳,然中心无惧,腾于其上一剑劈下,彼竟退为微尘为剑尖所杀。

八 梦与谢君来一古刹,中庭植有千岁之木类如松柏或如老槐,上下无人无风无花无息,境界幽淡而似若曾识者。谢君领吾之一庙堂,中间佛像极为殊胜,古貌古形俨然巨尊,不由为之赞叹,然心不思为之礼,吾意气平常甚为自若。

九 梦飞降之一山,山有老洞,洞前跪有一瘦驼,而首如龙。洞内有三人,皆喇嘛模样,一老,两少壮,见吾之洞皆起座,稽首曰:“君来矣!”,吾恍然答之,听老者言:“君此生得如来之位,当归来度我等!”,吾颔之,举手相向,手发光焰,洞如白昼,然后出之。自后半年我观古画方知古有所谓龙驼者,不意先于梦中见之。

十 此昨日梦也。梦去一幽林,林中似有霭,而日色微红,前有一紫花丛迥非人间所能有,冠比芙蓉,宝叶璀璨,流彩溢光,仿佛上古夜明之珠。后去一水涧,有诸农夫在旁劳作,而有一玄色之大狮子逡巡左右,涧底乱石亦有鳖,鳖之颈长如蛇。再去一小城,若有旧友来迎,而此旧友与城者俱以前梦所梦也!

诸位,人间诸梦如幻究竟非真,撰此小文,聊做诸君案前之清供、灯下漫谈而已,果能如是,苏子不由欢欣抃舞幸胜之至。

来源:清心论坛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