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救灾回来,别人坐飞机,我们坐牢房(组图)

2009-02-19 08:41 作者: 周锦洪 李贯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每个星期三,市政府信访办门口都是人山人海,一张张焦虑的面孔,无奈地等待着,希望早日讨回自己的财产,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是强迁户,失去家园的人,每当到11点钟左右,这些冤民连站的地方都没有,这时就会有一帮警察在大门口驱赶我们,谁要不走就是拳脚相加,他们这样横行霸道!因为他手中有一张王牌,那就是国家公务员。

抓人、打人、打击报复、欺压百姓、胡作非为,是他们一贯看家本领。2008年4、5月份西方媒体在网上和报上刊登一幅图片,中国警察在驱赶西藏喇嘛......当时我还有点半信半疑,可现在这样的事件,几乎每个星期三在上海市人民政府信访办门口都会发生,公务员就有权驱赶遵纪守法的公民吗?例:2008年7月1日杨佳袭警一案,杀死六位警察。虽然案件已结,六位警察被杀,杨佳理应服法,但是那些公务员到底对杨佳做了什么?为什么杨佳会如此的恨他们?杨佳是对还是错?到现在在人民群众的心中还是个谜!

2007年10月13日下午16时,三林派出所警察知法犯法参于黑社会性质的事件,当天晚上零点用警车把我拉到一黑弄堂里。指使黑社人员对我进行暴力欧打,当时开警车的警号是014240,曾经一刹那,我就有过像杨佳的那种念头。

2009年2月6日,在联合时报刊登一篇文章,5.12抗震救灾优秀记者,被四川成都政府的公务员围欧,两名警察袖手旁观,我看了以后心情非常沉重,但是很平静,因为我深有体会,我们很了解记者的辛苦和危险,因为他们在第一线,要在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出,因当时我也在现场,5.12大地震上海去了很多志愿者,但极大部分是政府组织去的,就会有专车,同时家属也会有政府部门关心,回来时得到了市领导的慰问,迎接他们是鲜花和掌声,还有假期出去休闲一下,还可以住几天高档宾馆,这也应该,因为我们知道到灾区确实很辛苦,也很危险。

5.12四川大地震,我们一行7人是在童国菁的动员下去的,有:李贯荣、朱金娣、谢金华、张茵、丁菊英、谢云达,因为我们这些人是自发去的,家里都很贫寒,连买一张火车票的钱都要向朋支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没有钱有的是力气,有爱心,送给他们的也是我们最富有的,就是"勇气"。鼓励他们要好好的活下去,重建家园。

丁菊英抗震救灾

我们于5月28日到四川绵羊,然后再到重灾区安县,我们在那里呆了7天,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帮灾区同胞做后勤工作,搭帐蓬、在烈日下做搬运工,在灾区再苦再累我们无怨无悔,也受到了当地政府领导的好评,还给我们发了荣誉证书和感谢信,还有中国志愿者的胸章,我们于6月上旬回上海,我们也是默默无闻,因为同胞有难,我们理应伸出援助之手。

丁菊英抗震救灾

奥运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到了八月份,市领导突然想起来关心我们了,我们也有专车了,是"警车",迎接我们的不是鲜花与掌声,却是手铐与吼声!

市政府组织去的志愿者回来享受的是高档宾馆,我们却面临着失去自由,别人坐飞机,我们坐的是牢房。

童国菁八月份被刑事拘留一个月;
谢金华被刑政与刑事拘留三次,还要被劳教;
丁菊英八月九日被行政拘留十天;十二月二十八日被刑事拘留一个月,还要被劳教;
李贯荣夫妇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还被行政处罚;
朱金娣被非法关押;
张英被非法关押;
谢云达被非法关押;

2008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童国菁因房屋被强迁多年,至今没得到安置,依法向市局申请游行示威,上海市人民政府的警察真小气,连一天人权都舍不得送给人民,人权日那天,童国菁得到了几个拳(权)头,同一个蓝天下,这就是所谓的公平与和谐吗?人民的公务员是干什么的?他们究竟干了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的心中最清楚。

周锦洪
李贯荣
2009年2月14日

丁菊英抗震救灾

丁菊英

丁菊英:得罪了市长的一个狗腿子,我又失去了自由

2009年2月12日上午我收到《得罪了市长我又失去了自由》这条信息,看了里面的内容,是《督察简报》的主编冯正虎被抓了,《督察简报》一直都是以宣传法律和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为主题,因为在维权人士中他是有学历的,也是无偿的向我们提供法律援助。根据信息上的时间我们准时到了他家门口,一看果然他家门口戒备森严,门口有一辆黑色轿车,车里坐了三个人,还有警车,他们看见我们就从车子里出来了,说你们要登记。我们就问他们是哪个部门的?请出示证件。他们不肯,我们就笑了笑说:"你们不出示证件,显然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这时候冯老师已不在家里了,已被他们的属地派出所抓走了,这次冯老师得罪了市长是日子不好过了。

我仅仅得罪了市长的一个狗腿子,就是我们川沙镇功能区信访办主任瞿燕平,他就不择手段的陷害我6次入狱,最近的一次就是2008年的12月26日,上海市政府工作人员在北京暴欧上海市民的违法事件发生后,我就是77名受害者之一,亲眼目睹了这一系列事件,77名受害者是分三批从北京的马家楼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丰台北路三路居167号的河北保定市驻京办,我们27人是最后一批接来的,车刚到门口,我们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叫救命,还有人说:"给我打",我们下车走进一间小黑屋,看见有一位妇女约50多岁,从她的脸上已认不出是谁了,因为脸已被打变形了,后来才知道她叫曹义宝。上海驻京办的一些工作人员,其中有一个还向我们自我介绍的说:"我叫小山东,你们识相一点!把包里的钱财拿出来,没钱的给我写欠条,不服的可以去告" 。77个人都被强行搜身和写欠条,这是谁给他们的权力,天啊!在"天子"脚下他们就敢目无王法,当今的法制社会到处是"山大王"!就在这又冷又饿的环境下,整整折磨我们近20小时,于2008年12月28日回到上海,我继续遭受到我们川沙镇功能区信访办主任瞿燕平的陷害与折磨,因去北京我被刑事拘留一个月,还要被劳教!

目前,中国的法律是软弱的,尤其是这些权倾一时的权贵们不会去尊重她,但是每个公民需要坚持不懈的用生命去捍卫她,就会变得强硬,全体公民最终都会敬畏宪法和法律,公民的人权就会得到保障。我们最终会用法律的武器把权倾一时的权贵们告到铁板上去。

丁菊英

2009-2-14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