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尘 :“酒后失态”

2009-03-10 03:10 作者: 掸尘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酒作为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可真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所以,喝酒也就成为了一部分人的生活常态。而醉酒后的失态失语也真的就是司空见惯的了,对此世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忌讳。人们还往往容易在酒后看到一个人的本来面目呢,不是有那句话吗?叫作“酒后吐真言”。

特别是在官场上,你不喝酒,领导会对你委以重任吗?以前网上不是有篇文章吗,说的是零四年的时候,山东有线台王英为了庆祝自己当上台长宴请众官员。其中,省委宣传部高部长是大功臣。席间,酒喝到酣处。有人提议,谁能让高部长喝一满杯?这时高部长已经喝多了,对众人的提议加以拒绝。此时此刻,王英提议说,如果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当众亲你的屁股。高部长兴奋了,举杯一饮而尽。高部长站起来,把裤子一脱,王英毫不犹豫地在大屁股上亲了一口。

王英官职为什么升的那么快?就因为人家会来事,该张嘴时就张嘴。他人又能说什么呢?顶多说一句“酒后失态”嘛。人家不还是官照当,酒照喝。从这个角度上看,王英和高部长的“酒后失态”,失的真有水平,既快乐了自己又快乐了别人,堪称“酒后失态”之典范。

林嘉祥林书记的“酒后失态”就有点不值了。主要是他面对的对象不是自己的上级,亦不是自己的下级,所以他的本性一露出来,马上把人家小姑娘给吓哭了。其实,要是至此结束也就算了,自己一收敛,一天云彩不就散了吗?可是偏偏林书记的威风借着酒劲一发作出来,也是酒壮英雄胆吧,就把人给镇住了:“我是北京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按理说,说说真话、耍耍威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偏偏他的表现被监视摄像头给录了像。好事者一高兴就给他发到了网上。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林书记一下子风靡海内外,声名狼藉。

酒这个东西,最能把人的真本性都原原本本的激发出来。打虎英雄武松靠醉酒后施展手脚,一举成名;醉打蒋门神,喝醉了的武松照样能分清好坏人。正在全世界巡演的《神韵》有一个节目就是演李白醉酒的,醉酒后的李白竟然能写出千古绝唱。看来,酒之于人,能使人超凡脱俗、功成名就。相反的例子也很多,张飞为给二哥关羽报仇,日夜喝酒,鞭笞部下,结果是他自己丢了脑袋。八戒的前身可是赫赫有名的天篷元帅,就因为醉戏嫦娥,犯了天条,结果投胎得了个猪身。林嘉祥的真本性从他醉酒后的表现就完全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什么东西了。

交通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是个很有独到见解的政协委员,他对林的遭遇下了一个很中肯的断言: “网络是可以杀人的”。照着刘局长的意思,要是没有那个录像,要是录像没有传到网上,要是网民都没有看到那个录像,要是看了录像都不作声,还会有这档子事吗?你说这怪谁呢,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倒霉,所以刘局长又说了:“他就是个倒霉蛋”。

写到这我得交待一句了,我是看了《金羊网 新快报》上的一篇文章《交通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称林是个好干部》后才动了写此文的念头的。文中对刘局长的回答引述很细,也很生动。但是有一点作者没有交待,就是刘局长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喝没喝过酒?他回答记者的提问是不是也属于“酒后失态”。这“酒后失态”四个字,是刘局长为林书记开脱时说的,我只是引用而已。

按理说,记者没有写明刘局长喝酒,那就是没有喝酒,这是常识。但是刘局长的答记者问中,话语的前后矛盾和武断,使我觉得他是刚喝过酒的。不然的话,如此高级别的政府官员怎么连一些基本的常识都不顾呢?怎么答话前后矛盾呢?不信的话,我给大家举出例子来。

先说矛盾的例子。他开始说林嘉祥的“倒霉”是“酒后失态”,“ 他就是喝多了,和别人吵架了,吵得厉害了。……他喝醉了找厕所,叫小姑娘带一下路……小姑娘一看,这人喝醉了,扭头就跑了。”很明显刘局长说林嘉祥喝醉了。但你看刘局长下面怎么说的:“他傻吗?当时现场有很多人,后来公安局调查了156个目击者,没一个人说林嘉祥说过那样的话。但就因为他在公共场合失态,影响一个领导干部的形象,就撤职了。”

前面说林嘉祥喝醉了,和别人吵架了,还很厉害。后面否认林嘉祥说大话时,刘局长为他辩护说“他傻吗?”,意思是林不傻。这不就矛盾了吗?按刘局长的解释:林不傻,“他工作能力非常强”,所以他不会做傻事,不会说傻话。照刘局长的意思解读,交通部海事局的领导们都是越醉酒越精明的人,醉的越很越不傻。骗鬼去吧,一会儿说林醉了,一会儿说林失态,这会儿又说他不傻。他是不傻,可是他喝醉了,做了“傻”事了,所以,“他就是个倒霉蛋”。这么清楚的事,还说公安调查了156个人,就是调查651个人,又能说明什么呢?我只能说,要是没有录像的话,想在网络上逮着这么一条大鱼,做梦去吧。

这就说到另一个问题了,刘局长说:“网络是可以杀人的,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我没有见过网络杀人,但是我见过网络救人。山西黑煤窑事件,三聚氢胺事件,网络是在杀人吗?没有网民的广泛呼吁,那种危害是不是会更大?“做俯卧撑”事件,“躲猫猫”事件,没有网民的介入事情能真相大白吗?受害人能得到应有的补偿吗?就连温家宝两会时不也是到网站上回答网民的提问,一示其亲民的形象吗?那可是政治局决定的。刘功臣一句话,就把总理、甚至政治局都扯進去了,原来总理和中共政治局的相关人员上网是在杀人啊。刘局长一不小心,把这个不能说的机密都给泄露了。

至于说“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我倒没有见网民怎么说过,倒是政府方面报道出来的“做俯卧撑”和“躲猫猫”被网民给揭发出来了,于是,白的还是白的,黑的仍是黑的。这样看来,政府是在颠倒黑白,而网民只是在把黑白真正的给大家辨别出来而已。

刘局长还有一句经典的名言:“公务员是弱势群体”。那谁是强势群体呢?看看每年考公务员的人群吧,再看看公务员录取的比例吧,再看看又有多少人根本不具备报考公务员的资格吧。中国人是不是都犯贱啊?争着往弱势群体里面钻。看到了吧,这就是人民公仆的嘴脸:享受着丰厚待遇的同时,还在向人民哭诉“我们是弱势群体”!我真不知道这个刘功臣是在作践自己呢,还是在作践我们老百姓?

看到刘功臣说的话,我一下子想起了网上的一段视频,是江××怒斥香港记者的。江说:“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西方的哪个国家我没去过?你们要知道,美国的华莱士比你们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江正在教训记者呢,忽然话锋一转说:“我每次看到你们,都想起中国一句话:叫做‘闷声发大财’,我什么话也不说,这是最好的。”这前后矛盾的话能不是江醉酒后说的话吗?他要是清醒的话能说出这样的话吗?毕竟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啊!

不过我想,也真的难免就是人家在清醒时说的话,我这样盲目推断实属不雅。人家要是没喝酒呢,我这样评论人家犯得着吗?但我很快就释然了:现在的中共官员天天在酒中泡着,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自己是醒还是醉呢,所以我这样说,还是能够说的过去的。

即使是党官们很清醒时说这样的话,我们老百姓也能理解:他就是这么个玩意儿,清醒时也得说醉话,不然的话怎么能自圆其说?又怎么能是党的好干部呢?

刘功臣副局长要不是“酒后失态”,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呢?其实醉人说醉话往往有异曲同工之妙。林嘉祥说:“我是北京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刘功臣说:“公务员是弱势群体。”林嘉祥说:“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刘功臣说,“凭什么开除他?他做什么了?处理得有依据呀。公安有认定吗?没有呀。他触犯法律了吗?难道还能判他刑啊?”

最后刘功臣的这段话,是记者问他林嘉祥是否会被开除党籍时说的。我感到他这段话答的非常好,也非常的有气势,一连五个反问句就把记者给压住了。林嘉祥这样的干部怎么能开除出党呢?我们党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啊,“仇官仇政府”的人都是反共人士,而林嘉祥是绝对拥护我们的党和政府的。

要是把林嘉祥这样的人也推到老百姓这一边来,我看××党也是“酒后失态”了。不过中共也明白,这样的好党员是党花了相当的心血才培养出来的,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把他推给老百姓了。作为我们这些草民心里也清楚,这样的好党员,党是不会轻意放手的,其实就是党想把他推给我们,我们也不要,还是留给党自己好好的养着吧。

(清心论坛文学原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