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制造车祸欲夺命 阴司拒收大法人(七十)(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七十)

2009-05-15 19:17 作者: 张霜颖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风声鹤唳的2008年北京奥运

一三七 制造车祸欲夺命 阴司拒收大法人

前面讲过的田尚珍在劳教所被打了不明药物以后,就糊涂了。劳教期满从牢中出来,恢复炼功学法,头脑渐渐清醒了以后, 她想起了自已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向众生讲清真相,就一刻不停地做起来了。她自己过去曾是老共产党员,丈夫是部队的高官,自然十分关心那些在部队和公安系统工作的旧识亲朋,她觉得这些人受害最深,最需要听真相,所以她就隔三差五的到六一零和派出所去送材料、聊聊坐坐。对于这样一个"固执的老太太",六一零的人虽然也是威胁、抄家、绑架的对她,但是田尚珍一点也不受影响,久而久之,其中有些人也转变了态度。可是六一零毕竟是和法轮功"战斗"的前沿阵地,那些视此为升官桥梁的头目们的思想中对法轮功的仇视已经是根深蒂固,一门心思的要给中共做殉葬品了。俗话说一正压百邪,面对大法弟子光芒万丈的正念,这些邪念无异于自取灭亡,这些人头脑中的业力听到真相就瑟缩发抖,人就会感到万分难受。脑中充满业力的人没有能力分清哪些是业力,哪些是自己,他们把那些拉着自己走向毁灭的业力当成了真正的自己,所以他们对田尚珍的讲真相是恨之入骨。

赶巧有一天,田尚珍去六一零讲真相时把自己随身的笔记本落在他们办公室了,那是她的劝退记录,上面还有几十个人名没有发表呢,田尚珍可惜的不得了,想着一定要去要回来。"你把这样的东西掉在了六一零,就别去要了,一是那些人绝不会给你的,因为这种事就是他们要探查的目标;另一方面那些人心狠手辣,你这样送上门去,谁知道他们会起什么坏念头呢。"功友使劲劝她,但田尚珍就是不听,还坚持说:"他们一直对我挺好的,我刚问了,那个女的说,明天就给我。"人们苦笑,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使田尚珍明白六一零就是千万大法弟子遭受非人虐待和悲惨迫害的根源,他们天天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仍旧做着迫害无辜的事情,稍有良心的早就赶快调走,离开这个黒窝了,还在乐此不疲地干着的人,他们那头脑中的善念是很难被唤醒的。果然不久,一伙公安气势汹汹的来到田尚珍家,扬言要抄家,田尚珍不气不恼,热情地招待他们,还削苹果给他们吃,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但是她的态度却是极其认真的,不准警察动自己的东西。看到这个八十岁的老太太那种坚决的态度,那些人最终也没有下得了手。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法轮功学员剪纸庆祝师父生日 

第二天,田尚珍照旧推着车子准备出去讲真相,刚出门,一辆汽车就疯了似的向她冲过来,看准了她就直直地撞到她身上。车里的人见她被撞倒后,马上又发动车准备立刻逃走,没成想被干休所的战士拦住了。田老太太在干休所里住了好些年了,平日里经常给战士们讲真相,那些小伙子们都认识她,他们深知田尚珍是个好人。今天,这个院里远近闻名的大好人不但遭此横祸,那肇事司机还想逃逸,小伙子们当场拦住了那个司机。大家七手八脚的赶快送老太太去医院,剩下的人有的就抓紧联系交警,有的看着肇事者,不允许他离开。田尚珍被撞得非常严重,只说了一句话就昏迷了。她昏迷前只想到了那个撞她的人,说了一句战士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话,"不要难为他,放他走吧。"她这话是对那几个看管着司机的战士们说的,希望他们放了那个肇事的司机。

田尚珍说完就昏迷过去,被送到医院后,经过医生诊断,田尚珍被轧断了七根肋骨,头被撞裂了一个大口子,缝了二十多针。可是令人惊奇的是田尚珍这个八十岁,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居然在一个小时后苏醒了。她一睁眼,看到了那个坐在她身边的肇事者,她惋惜的说:"呀,怎么会是你!"原来,那肇事者居然是一个刑警,而且就是昨天来抄家的其中一人,是老田把一个削好的苹果塞到手里的人,所以田尚珍一下子就认出他了。没想到只相隔一天,他竟然开车撞了田尚珍,而且撞的这么狠,如果不是炼功人,这么大年纪还不给撞死了?!这是为什么?这让单纯善良的田尚珍百思不得其解。平日只知道讲真相,什么也不计较的她,看到那警察羞愧的面容,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他们原来就是想置我于死地啊!田尚珍的心一阵绞痛,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这些做着伤天害理的事而不自知的愚昧的人们。"小伙子,你怎么可以干这事呢?"田尚珍拉着他的手痛心地说。那人低垂着头,诚恳地说:"阿姨,我错了!我以后不再干那事了!我听你的。"田尚珍不顾战士和家人朋友的反对,恳求交警不要处罚那个肇事者,安静的放他走了。

功友们陆陆续续都知道了田尚珍被撞伤的消息,心里都非常担心,母亲也很想去看她,但是想到身后那些跟踪者,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田老太太好像知道母亲的心思似的,半个月后,身体康复了的田尚珍就来母亲家了。只见她面色红润,一付神清气爽的样子,令母亲不禁有些惊讶。她对母亲叙述了她在医院的经历:有一天,四个警察来到医院,找到田尚珍的主治大夫说:"这老太太是装的,得让她回家,不能留在医院里!"田老太太的主治大夫一听警察这种无理要求,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毫不客气的指着那断了七根肋骨的X光片斥责警察说:"你们难道是医生吗?如果这也能装,那你们来装装我看,你能照出这样的片子来吗?"其实,这案子再简单不过了,这不就是明显的谋杀吗?可是因为与警察有关系,也就没人敢管了,当然也和田老太太有关系,她和那个撞人的警察讲了很久,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再干坏事了,那人答应了,田老太太就一副心事了了的样子,一点也不追究了。不管怎样,田尚珍终于明白了功友们当时的担心,她说:"我以后不去六一零了,我到别处讲真相了,他们都想撞死我,真是不可救药了。"不过,这件事也让田老太太有意外之喜,她不但在半个月内完全恢复了健康,而且原来因风湿而变形的关节都变得正常了,手和腿都变得直直的,她精神焕发的说:"那些人想撞死我,却把我撞得更漂亮了。"

说起这件事情来,是因为在我父亲被邪恶庭审时,田尚珍也去了法院,因为她想告诉人们大法好,想告诉人们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当别人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时候,自己不但没有被轧死,反而不到半个月就断骨复元,而且还出现了奇迹,全身变形的关节恢复了正常,身体更健康更年轻了。父亲是三月三十一日非法庭审,田老太太是三月一日被撞昏迷,她头上的缝针还历历在目,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太太能恢复到这个样子,难道不正说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吗?没想到想进去旁听的田尚珍又被抓起来了。因为在法院门口埋伏的都是610和便衣,就是他们一手策划了田尚珍的撞人案,他们听到这话当然十分恼火,就七手八脚地把她又塞到警车里。

写到这儿,我就想到了处于磨难中的无数大法弟子,包括现在的父亲、母亲和我。中共对大法的打压即将走过第十个年头了,那些一意孤行做坏事的人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结果是什么呢?只能是赔掉了他们自己的江山,也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而大法弟子呢?得到的却是金光灿灿的永恒。就象田尚珍一样,如果没有警察那种最卑劣的迫害,怎么能够显示出法轮功的神奇呢?怎么能够让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这么坚强与神勇呢?人间有句俗话说,吃亏是福,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可是中国纳粹组织六一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简直是打一巴掌给一座金山。你看他们有多"厚道"啊!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在"成就"大法弟子啊!但是,这也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有哪个法轮功学员愿意面对这样的结果呢?十年了,法轮功学员受尽了魔难,天天都在呼吁停止迫害,是为了自己吗?不是,更多的,我们是为了世人的觉醒,为了所有人的最终归途与生命,然而,机会一再失去,现在还双手紧抱邪灵,一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可怜生命,你们为什么不悟,为什么非要一意孤行啊!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台湾法轮功学员08年11月集体炼功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韩国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一三八 大劫将临讲真相 所遇都是有缘人

田尚珍是个平常的老太太,和她接触过的人都感到这个老太太实在是太平常了,但是她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却是人人都望之而不及的。她为了坚持修炼,为了讲真相,那真是什么苦都吃过。被打不明药物,关押在劳教所期间,连老伴最后一面也没见着,最后气急败坏的邪恶警察竟然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她撞死。但是不管中共怎么打压,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状况,她就是没有怕心,看起来她唯一的生活目标就是讲真相。她讲呀讲呀,真的是走到哪儿讲到哪儿,见到谁就讲给谁,功友们一直劝她注意一下安全,毕竟法轮功现在还是在遭受残酷的打压。但是她经常是说着说着就忘了,她在家,在六一零办公室都是一样坦荡和自然。有些法轮功学员甚至都有些顾忌她了,不太欢迎田老太太上门去,怕她把公安一起带上门来。当田老太太把这事儿当个笑话说给母亲时,母亲说:"要是我呀,同修不让我进门,我就会接受不了,情绪多少会受到影响呢。"可是田尚珍还真不在乎,你不让她进门,她掉头就走,她可是忙着哪,哪有时间耽搁呀!母亲笑着问她:"某某不让你进门了,你感觉咋样?""什么咋样?可能她挺忙吧?我以后不去打扰她了!"她竟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特别。其实那位同修遭到绑架的时候,田老太太为了营救她出来,跑上跑下的操了不少的心,甚至大抱大揽,对警察说她手中的那些材料都是自己送去的。"你看人家田尚珍,人心就是少啊!"大家都很感慨,这样的状态如果不是踏踏实实修炼,是修不出来的。

父亲被非法庭审那天,田尚珍因为想出庭旁听,说了几句话,果不其然也被抓到派出所了。可是,她在派出所呆了一天,第二天就回家了。她从派出所回来后对功友说:"我到了派出所,就想着怎么三退和讲真相,别的什么都没想。"原来,那天田尚珍被拘在派出所里,坐在椅子上,等着警察们闲下来,正琢磨讲真相的这个头怎么开呢,一个年轻的警察走到她面前,像个老相识似的对她说:"老太太,又去讲了,你这回真行,讲到法院去了!"那警察递给老太太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田老太太正好接上茬了了,赶紧大声说:"我不讲真相,怎么救人啊?你也别不信,唯物论是错的,神就是存在。前些日子有人想轧死我,你看我头上缝的针,这不是造谣吧?轧断了七根肋骨啊!半个月,好了!连我过去得风湿变形的腿都直了,你说没有神会出现这样的事么?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八十岁了,要不是修炼,能半个月就好了吗?不炼功的人,你试试!"田尚珍说着嘣的站起来,把两腿并得直直的,"你看现在我这腿,多直。告诉你们,以前我因为得了类风湿,腿变形几十年了,可是那汽车一轧,反而把我的腿变直了,你们说不可思议吧!"田老太太这么一说,一大堆警察们都跑过来看热闹,一看田老太太头上的缝针历历在目,再细看下田尚珍,只见这老太太除了白发以外,简直是个年轻人的体态,窈窕挺拨,胳膊腿利索着呢,那腿哪有什么变形的踪影?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波士顿小学员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9年5月韩国法轮功学员游行

"你们这些小青年,别受了共产党的毒害,什么无神论啊?那都是骗你们的!毛泽东要是不信神,能把自己的亲信部队叫做8341么?""这个我知道。"一个女警插话说。田尚珍笑了,她很高兴她的话得到了警察的共鸣。"江泽民不信神?"田尚珍继续说,"江泽民不信神,那他去拜泰山老奶奶干什么?有个农村的党支部书记,前些天,一只胳膊莫名其妙疼得死去活来,去医院检查,大夫都说没病。他这个人悟性还真挺好,突然想到了自己在破四旧的时候到庙里去砸佛像的事情,那一次,他把佛像的一条胳膊砸掉了。他觉得胳膊疼就是那件事情的报应,于是就到庙里做了些功德,从那以后,他的胳膊就好了,再也不疼了。你们说,这事唯物论能解释得清楚吗?"

田尚珍讲真相有经验了,也知道些典故了,她接着说:"谁都知道,以前太湖夜夜鬼哭,附近的人们吓得要死,什么原因呢?那些信奉唯物论的专家研究了好久,到底也没办法弄清楚。后来有的老人说,在那里曾经冤死过好些人,于是就有人用录音机录下了那些哭声,找到冤死的人的名字,并给他们平了反,后来那哭声就再也没有了。你们说人有死后有没有灵魂?"田尚珍讲得有声有色,她周围一大堆人都听得连连称是,接着田老太太就开始给那些警察讲三退。她说:"共产党不信神,还做了这么多孽,你们年纪轻轻,可别跟着遭了殃,退党吧,跟共产党走可是死路一条,一定要退党保命啊!"那些警察笑笑,不说话。"好,就从所长开始,你不反对就是同意了,你叫罗新生,你叫李宁安,你叫周长信,我给你们起个别名退党了,记住,这是你们退党的名,你们可要记住啊!明天我回去就给你们退了。"那些人还是笑,不说话,也不表示反对。田尚珍告诉母亲,公开场合里,他们不太敢说话,不表示反对就是同意了。她就把他们的名字都写在手上,后来再悄悄地一个一个问他们是退队、退团还是退党,他们都告诉了她。在自己被绑架到派出所的情况下,能给警察大面积的讲三退,听起来好象有点不可思议,但是田尚珍的确做到了。

第二天早上,田尚珍对警察说:"我已经在这儿过了一宿,现在我得回家了。"所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没想到老太太还有要求。"啊!我想起来了,你得把书还给我,不然,我回去怎么学法呀?"所长还真是一点也不含糊,叫警察们把书找出来还给了她。没想到,田尚珍又说话了。"你还得把我师父的像还给我,上次你们抄家把我师父的像抄走了,你要是不给我,对你可不好啊!"这下所长有点作难了,"可是,这大白天的你拿着你师父的像走在大街上,还是从我们派出所走出去的,这可不行啊!"可是不管所长怎么说,田尚珍坚决要拿。局面僵持了一会儿,终于,所长拗不过田尚珍,做了让步。"那你只能拿像走,不能拿框子,那个玻璃框子暂时我们给你保留着。"所长说。田尚珍同意了。

田尚珍是在庭审中被非法绑架的四个人中,唯一被放出来的人。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被判刑,一般都是六一零的黑手在背后指使,她被放出来,一定也是得到了市中分局六一零的默许。黑心的六一零警察一手制造的"命案"虽然因为田老太太的无量慈悲没有被追究,可是在他们的心中,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也不是没有一点后怕吧!再说象田尚珍这样的人,抓了她,他们日后的工作也就别想顺利进行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当你修炼的心性达到了一定程度,就没有谁能关得住你了,修炼的事情邪恶说了不算,一正就能压百邪。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被强判7年 法庭不允许上诉

各位读者,父亲的案子3月31日开庭,开庭日法 庭外有两车防暴警察,大约70多人荷枪实弹,散布在法院周围的便衣警察有一两百人,母亲及其他亲属被劫持回家遭软禁不许旁听,三名在场群众:朱晓东,苗培 华(刚出家门走在路上),刘丽杰被当场挟持至派出所,后均被判处一年零九个月劳教。父亲律师不被允许进入法院,只有罢庭抗议,父亲面对法庭上警察听众, 毫无畏惧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起诉人无法应对,只说父亲认罪态度不好,后通知父亲被判7年徒刑,现在在上诉期内,法庭通知律师不许上诉

自 从2008年7月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济南看守所已经8个月了。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委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公安局市中区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能够早日 回家。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9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市中区法院 地址:济南市英雄山路197号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6051403
院长:解雅洁 办公电话:89873578. 手机:13854161977

                 厅长王利民 电话:0531-8256-7176 

济南市中级法院 院长 李静 地址:济南市经二路1号 邮 编:250001 电话:0531-89256000 0531-82567112 传真:0531-89257430

济南市中级法院立案庭副庭长张江涛 电话:0531-89258010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 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