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瓜案:薛妻内裤检出另两男性DNA(图)




检察官阿荣·帕金斯起诉薛乃印于2007年9月11日, 用领带勒死了妻子刘安安。薛在9月15日将女儿抛弃在墨尔本后,飞往美国。在2008年2月,薛在美国乔治亚州的切伯利被抓获。

本周,薛乃印涉嫌杀妻案进入第三周的审理,法医鉴定结果提供了一项令人意外的数据:在对刘安安裸尸旁发现的一条红色内裤上,检测出除薛乃印之外的另外两名男性的DNA。

警官悠万·安哥布瑞切特(Uvaan Engelbrecht)与一同在场的警官安德鲁·欧文斯(Andrew Owens)向法庭描述了当时发现刘安安尸体的情况。刘安安的尸体呈俯卧状,脸朝向左侧,除了双手上的一副白色手套外,全身裸露。一根黄色的领带除了绕颈之外,还盖住了刘安安的眼睛;左臂及上身被一件绿色的男性睡袍遮盖着,下身覆盖一件黑色男性茄克。此外,在刘安安的尸体旁还有一卷女性的衣物,包括一条粉色睡裤,一条红色内裤及一件浅紫色内衣。另外还有一件棕色的男性茄克衫,在其左口袋中还有两枚男性戒指,其中一枚是结婚戒。

法医检验中心向法庭提供了一份32页的DNA检测报告,包括对尸体和衣物的不同部位,以及薛刘房间内的部份区域进行DNA取样。对化验结果的分析,绿色睡袍和黑色的茄克与薛的DNA非常相近,而其他女性衣物与刘安安的DNA相近。但另外两样衣物却给出令人匪夷的结果:在对红色内裤的腰带部位取样后,检测出除薛乃印以外,还有至少两名其他男性的DNA,而刘安安颈上绕着的领带上,也检测出除薛的DNA之外,另外一名男性的DNA。而薛乃印的男性房客张正业(音译)的 DNA,与发现的DNA毫无关联。

法医鉴定中心的萨丽安·哈比森女士(Sally-Ann Harbison)表示,一般男性的DNA在经过一次水洗之后,就不存在了。因为薛乃印与刘安安一直住在一起,所以在领带及内裤上检测出薛的DNA并不奇怪。但在一件经常洗的内裤上,却有着与刘不住在一起的其他男性的DNA,却是非常少见。

检察官阿荣·帕金斯(Aron Parkins)起诉薛乃印于2007年9月11日,用领带勒死了妻子刘安安。薛在9月15日将女儿抛弃在墨尔本后,飞往美国。但几个月后,在2008年2月,薛在美国乔治亚州的切伯利被抓获。

病理学家提摩西·寇梅尔(Timothy Koelmeyer)星期二告诉法庭,他相信刘是被从后面用领带勒死的。

薛的律师克瑞斯·考姆斯基(Chris Comeskey)则针对法医鉴定结果提出疑问,考姆斯基认为刘可能在性活动中死于意外,并举了一个先前的例证。

当薛的律师问寇梅尔医生是否能够排除这种意外死亡的可能性时,寇梅尔有些犹豫,他认为这取决于陪审团的看法,但他表示,如果他必须回答这个问题,他只能说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他更倾向于刘不是意外死亡。

2007年9月15日,继小南瓜被遗弃在墨尔本火车站之后,新西兰警察开始查找其母刘安安的下落 。9月19日,在查无线索后,警方将注意锁定在停泊在薛家外面的薛的工作车上,打开后在该车的后尾箱内发现了刘安安的裸尸,并立即开始了法医鉴定。

由12名女性组成的陪审团的法庭审理已进入第三个星期,估计将于本周结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