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测谎仪"引发高校轩然大波


一套自称能"测谎"的学位论文检测系统,于2008年底悄然在一些高校推广,不期然竟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新技术与学术沉疴之间的抗衡,到底会有怎样电光石火的碰撞?

"又有两人被查出抄袭,停止其毕业程序"。5月8日,韩彦坤收到了导师吴天的一条短信,正在公司开会的他一时忘记了会场纪律,腾地站了起来,大喊一声:"我靠,不会吧!"

在领导和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下,韩彦坤连声说着"对不起"坐回了原位,但内心再也平静不下来。

韩彦坤是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传播班的硕士研究生,他是应届生里的幸运儿,早在2009年2月就被天津高速公司录取了,其时,学院里只有大约20%应届生签了工作合约。

来自导师的短信,让他担心自己论文的命运,进而担心自己的前程。此前,他已经接到同宿舍的李嘉打来的电话,说学院4月23日送出去盲审的论文已经陆续发回来了,结果还不知道,据小道消息称,有些外审学校会使用一套"测谎"软件,专查学位论文抄袭。

5月8日当晚,韩彦坤订了次日返校的机票。他原本订好一张10天后回成都的特价机票,D字级的,不能改签也不能退票,他等不及了,只能白白损失400块钱。

同一时期,与韩彦坤情况相似的张晴也拖着行李匆忙赶回武汉。

在研一还没结束的时候,张晴就已经完成学分离开华中科技大学,一边实习,一边找工作。算下来,这两年她在学校里呆着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8个月。

张晴的毕业论文早在一个月之前已向导师提交了初稿,迟迟没有回音。4月初,她从QQ群邮件里得知,今年学校要引入一个论文"反剽窃系统"。QQ群邮件,也是她离开学校之后获知学校信息的唯一手段。

与韩彦坤一样,回到学校的张晴亲眼目睹了这场"反剽窃系统"引发的大地震。

一群受到惊吓的"白鼠"

那套引起恐慌的反剽窃软件,正式名称是"学位论文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TMLC),学生们习惯称其为"测谎仪"。最初的传闻里,它功能强大,面对学位论文有一双火眼金睛。

韩彦坤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奢侈品广告的,4.2万字的论文,他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完成。这速度算不上快,师兄师姐在介绍"经验"时说,一个星期就可以搞定,方法是直接找一篇现成的论文,在那上面进行一些修补删减,变成"自己的东西",再拷贝一点其他论文的观点,就OK了。

师兄张横还告诉韩彦坤,一定要放宽心,很好过,"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韩彦坤周围的大部分同学都是用"拷贝粘贴法"写论文的。对于他们而言,还有比这个更现实更迫切的任务:实习、找工作。

张晴同样认为论文抄袭不值得小题大做。4月底,她所在的学校有五名学生因学位论文抄袭被追回了学位,其中有两名博士。"那肯定是抄得太离谱了,不然怎么可能被取消学位?"

近几年,因为论文抄袭而被取消学位的新闻屡见报端。而新华网针对论文抄袭事件的调查显示,44.25%的投票者认为这是"普遍现象,屡见不鲜",24.28%的投票者在评价此事的社会影响时选择了"不抄白不抄,大家都这样"。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硕士生导师沈阳副教授,曾申请和获得多项反剽窃专利授权,他自主研发的"ROST反剽窃系统"软件,目前已在全国20多所高校院系和100多家期刊社使用。沈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他曾检测一所部属高校学生和教师的自由命题论文,783篇论文中,涉嫌抄袭者过半。全文剽窃的论文有161篇,占20.4%;段落剽窃256篇,占33.2%。而他对一所重点院校的450名本科生进行了"剽窃行为的自我评估"调查。认为自己"经常"剽窃的学生占到了32.84%,还有46.15%的学生认为自己"较多"剽窃。

在国内某些高校推广的,是由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与清华同方知网共同研制的另一套学术"测谎仪",即TMLC。

3月23日,华中科技大学发布通知,对所有全日制、非全日制研究生的论文使用"学位论文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相关处罚中,最轻的一条是"一年后重新申请学位"。

仅在武汉,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等6所高校引进了这个系统。武汉大学抽检10%的学位论文,其余的学校都是全检。

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园BBS"白云黄鹤"里,"研究生苑"版前所未有的热闹,有学生戏称这一届毕业的学生是"小白鼠"--成为了此系统的实验品。

"被雷得外焦内嫩"

张晴所在的院系,除了教务在4月份时通知过一次"被系统检测出30%的,直接不授予学位"之外,所有关于此系统的讨论,都是"据说"--

"据说有的院系挂了三分之一!"

"据说有的院系65个人,挂了27个!"

没有人证实这些说法,但恐慌在蔓延。

韩彦坤所在班的QQ群里,颇有点"哀鸿遍野"的景象。此前,这个群里的谈话内容多数是班级里饭局的邀约和八卦的调侃,而5月8日这天,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大家的发言无一例外用上了大量的问号和感叹号,还有哭泣的表情,对"测谎"越描越玄的猜测,更加深了众人的恐惧。有人甚至还编了一首打油诗,在群里广为流传:

"天灾人祸躲不脱,金融危机还未过,测谎机器又来作,到底让活不让活。"

而韩彦坤的同学马平就在这天收到了一条让她觉得"霉起冬瓜灰"(成都方言,意为很倒霉)的通知:论文外审没有通过,延迟答辩。这意味着她不能和同学们同期毕业,毕业证和学位证要延迟到12月份才可能拿到。

问题出在外审老师使用的学术不端"测谎仪"上。那篇没通过答辩的论文,据说已经亮起了"红灯",用"行话"解释,就是3.6万字的论文里的文字复制比例超过了30%,有段落抄袭的嫌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