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死绿坝

let's play to win!

2009-06-24 03:40 作者: 解滨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再过几天,全国人民的计算机上就要装上一个叫"绿坝-花季护航"的免费软件了。 和大多数网民一样,笔者对党中央的这一关怀一开始不甚理解,有些闷闷不乐。 不过在对这个软件进行了一番测试后,笔者笑了。 绿坝这东西实在是太可爱了。 大家不要误解党中央的一番苦心。

党中央关于全面安装绿坝的通知下达后,引来了各方人士的关注。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二十多个测试报告已陆续发表。 笔者就不再凑这个热闹了。比较权威的测试报告有两个。一个是由一群专家合作完成的,链接在这里:http://docs.google.com/View?id= afk7vnz54wt_12f8jzj9gw。另一个测试报告是美国密歇根大学计算机系的三个专业人士完成的,链接在这里:http: //www.cse.umich.edu/~jhalderm/pub/gd/。 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要完全读懂这些测试报告有些吃力。这里笔者打算以通俗的语言来解释一下这些报告的内容,以打消大家的顾虑。

党中央下决心普及绿坝的最大一个原因就是要从保护儿童着手,加大扫黄的力度。想必大家仍在为秦刚的那个问题所震撼:"你家有孩子吗"?(多强烈的爱心啊!)。 那么,诸位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绿坝可以过滤黄色内容吗?

这一点您绝对可以放心。 笔者担保,岂止黄色,就连绿色、红色、蓝色,或任何颜色的内容都可以一起过滤掉的。金惠公司虽然没有这么说,但根据他们公开的数据计算一下,结果就是这样的。 金惠公司说,绿坝的黄色图像检测正检率大于90%,误检率小于7%。这是行话,不一定人人都听得懂。 这个"正检率大于90%"是指在实验室中检测通过视觉已确定为黄色图像的正检率,英文把这个叫做"True Positive Rate"。 "误检率小于7%"是指对于实验室里通过视觉已确定为非黄色图像的错检率,英文是"False Positive Rate"。 请注意这只是实验室的结果。 但现实生活中,人们在网上浏览的过程是随机的,有黄色图像,也有非黄色图像,不可能永远盯着黄色图像的。绿坝的工作就是在人们浏览网站时把黄色图像找出来,过滤掉。我要问一个科学的问题:在实验室外的真实环境里,如果绿坝说某幅图像是黄色图像,有多大的可能性那确实是幅黄色图像呢?如果您以为这个概率是90%,您可就大错特错了。

有个贝叶斯定理(Bayes'Theorem)专门回答这个问题。这里需要的数据金惠公司已有提供,惟一差的一个数据就是中国网络上黄色图像的普及率。 这个没有人统计过。考虑到中国网络上其它过滤工程(如强大无比的"金盾",孜孜不倦的网络警察,一丝不苟的中宣部等)的功效,笔者粗略地统计一下,中国网络上的黄色图像普及率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实际上还不到1%,即0.01。 把这些数据输入贝叶斯定理公式后,计算结果为0.115,即11.5%。这也就是说,如果绿坝认为网上的某一图像为黄色图像,实际上只有较小(11.5%)的可能性那确实是一个黄色图像。用通俗语言来说,如果绿坝说网上某个图像是黄色,十之八九那是瞎扯淡! 就这么简单。 好几篇测试报告都观测到了这一情况。

这么看来,绿坝的原则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走漏一个"。 但您也不用着急。那被"错杀"的固然有您喜爱的喜剧大师,悲剧主角,但也很难说不是某个伟大光荣正确的领导人的光辉形象,某位将军级歌唱家的风姿,某位社会精英的近照,等等等等。 政治局新闻发布会的照片被"错杀"掉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这种情况我们叫做机器玩人,十分可爱。

绿坝还有一个可爱之处就是人也可以玩机器。 除了可以过滤黄色图像外,绿坝还可以过滤不良词汇,无论它出现在浏览器、文字处理软件,还是QQ里。至于什么是"不良词汇",这就要听党的话了。 我们把这叫做黑名单。 绿坝最强大的功能是什么? 是计算机每一次开机时这黑名单都自动更新。这样一来,假如明天某个气功改了名称,当局只要把它的新名字加入黑名单,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后天某地出现了另一个烈女叫邓玉瑶,当局只要把邓玉瑶三个字往那个黑名单上一放,这烈女从此便人间蒸发了。 这岂不很恐怖?其实您也甭生气,我们中国几千年来当官的不都是这样做的吗? 中国人几时自由过? 不过如果我告诉您有关绿坝黑名单的一点秘密,您就要笑了。这个黑名单是怎样更新的呢? 这个过程也很有中国特色。 它使用的是HTTP。换成通俗语言,就相当于在大街上吆喝着"老子这就去京城朝廷里接圣旨,看老子回来如何收拾你们这群穷鬼,杀无赦!" 这个"圣旨"放在哪里呢,就在以下这组IP中的任何一个: 203.171.224.1 - 203.171.239.254。这"圣旨"交接过程也是要先相互握手致意,交换口令的。 这些谁都可以听到的。那么,只要设法让"圣旨"发不过来,或者"篡改"一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这办法实在太多了。比如说,计算机上装一个软件防火墙,堵住"圣旨"的地址,那黑名单就死定了。让绿坝成为傻坝的办法有许多种,网上已有介绍,我这里就不罗嗦了。这种做法我们叫做人玩机器。

这年头人玩机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绿坝只是提供了一个比较新和比较好的平台供人们肆意玩弄而已。笔者猜想,在党中央招标的过程中,要求投标公司过滤的东西太多,因素太复杂,比如说黄色内容,反党言论,游戏程序,国外的政治影响,敌对势力的煽动,国内的任何新动向,国外的中文网站,等等等等,数不胜数,投标者实在不容易拿捏好到底要过滤什么不过滤什么。金惠公司之所以脱颖而出,多半是由于政治上可靠,善于揣摩圣意, 满足党的各种要求。 这样的公司70年前在德国和日本也很多,后来大多栽的很惨。但金惠公司毕竟庙门太小,没有什么技压群芳的真本事。 作为代价,用户的计算机安全就被忽略不计了。 所以绿坝就成了网络玩家们的一个比较理想的平台。一般的玩家可以轻易地让绿坝失聪。 厉害一点的可以让绿坝机被彻底玩残,成一具可以任人操纵的僵尸。 用国内行话,这样的僵尸机叫做"肉鸡"。肉鸡的作用是拿来攻击网络上的任何目标。比如说,我花很多的钱搞了一个新的游戏网站,我的竞争对手一下子丢了许多生意,于是就花钱雇人买个几万台肉鸡,对我的网站昼夜攻击,我的生意就泡汤了。这种现象我们叫做机器玩机器。

现在国内肉鸡的市场行情大概是4、5毛钱一台,只批发,不零售。 每笔生意成交额大概在几万到几十万台肉鸡之间。 等绿坝普及后,估计肉鸡的价格要惨跌到几分钱一台,那个时候好戏就天天有得看了。

很多测试人员说绿坝是一个流氓软件。 这很冤枉。 我们知道,软件都是人写的。 要软件成为流氓,这写软件的首先必须成为一个流氓才行。中国有很多软件公司在招聘程序员时忽略了考察应聘人员这一重要素质,而后又没有给予程序员们足够的流氓培训,所以才让金惠公司这样的下三烂逆向脱颖而出,从纳税人手上一下子弄走4000万元。郑州的金惠公司也好,北京的正大公司也好,其实都不过是街头的小混混而已。 真正的大流氓是不用出面的。至于这个大流氓叫什么名字,想必您比俺还清楚。 说起来,我们应该扪心自问,流氓到底有什么不好? 这年头在中国不流氓能成什么事?你要不流氓谁瞧得起你?

我们知道,人类创造出这互联网的目的,本来就是要"通"而不是要"堵"的。可有的人就是不信邪,偏偏要想方设法堵住这四通八达的互联网,一会儿造个"金盾",一会儿又搞个什么"网警",现在又建造一堵"绿坝",企图挡住那汹涌澎湃的世界潮流,还大言不惭地问人家"你家有孩子吗?" 我说秦大人,您应该转身问一问你身后的那些官人:你家有老婆吗?如今中国黄色产业的主流消费者,除了你们这些公务员还有谁? 谁不知道,这年头网上捣鼓黄色图像,看A片,过干瘾,只是小老百姓的事。这种事被你们公务员听到,会被笑死的。现在公务员们连找个小女孩"开处"都很平常了,谁还去看A片啊,最不济都是找个大学生实战了。就是去洗浴中心"修脚",来个"异性洗浴"之类的消费,也比看A片强,只要别再碰上姓邓的服务员就行。你们真有心反黄,干嘛不从源头上去反,回家给你们自己的老婆们一点内需? 你们公务员们对于黄色产业的内需如此强劲,却装模作样地要别人不要沾黄色图文,你们真以为全国网民都是少年儿童啊?

这种拿几千万网民当儿戏的做法叫做人玩人。 好在这互联网本来就不是为了独裁者而创立的。金盾也好,绿坝也好,很快就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的。你公务员们能厚颜无耻地玩老百姓,老百姓自然也可以从容不迫地玩你公务员。你那几万名网警加上那几个要钱不要脸的滤霸公司,面对几千万网民的汪洋大海,谁玩残谁还说不定呢。

网民们,let's play to win!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