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树下好乘凉:导师逼死学生及其它(一)

2009-07-02 15:42 作者: 一声叹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媒体混了十多年,世态炎凉见了很多。曾经羡慕跑教育口儿的同事,能成天钻到"象牙塔"、与高级知识分子打交道。不过,到后来才知,其实教育界,更是浑黑得不见底。

网上正在热传《北大研究生被导师逼迫跳楼自杀》、《北大新闻学院研究生贾昊跳楼自杀 消息被封锁》,北大失去了一位年轻的生命,这么重大的新闻,任何"主流媒体"、自封为人民喉舌的媒体,包括本人供职的媒体,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这里先不说我们为何不报导,而是将近几天从同事、熟人、北大的朋友、北大的毕业生那里搜集来的种种零碎信息做些梳理,整出一条线索:北大为何能出这样的教授、这样的事故?(抱歉,内容既不能发表于我供职的媒体,也不能粘贴到我的网络空间,无奈)


在北大,一切事在"人为"
这里就从热贴中的导师谢新*说事。这位仁兄留在熟人心中的形象很复杂,其中有三件坏事、几件得志事。

第一件坏事:谢某人竟然是个贼,犯过"监守自盗"的事儿。这是从北大信管系那里获得的,当年他在该系图书馆专业任教,伙同北大出版社发行处的副主任将新出版的书,以处理废纸的方式盗出,拿到谢某在海淀图书城开的小书店出售。大约1997年东窗事发,给北大出版社造成了严重损失,那位副主任被开除、罚款(北大考虑到影响,未追究其法律责任),当时海报张贴在三角地的橱窗里。

这件坏事对谢某的影响:仅限于免去其系团委副书记的职位。而且之后在2001年新闻学院成立时,谢某又谋行政职位,他当时表现得"极勤恳"、常汇报(每天给领导们一天十多个电话)、肯吃苦(最形象的表述是太阳底下扛桌椅)等,获得副院长候选人资格,并用在新闻学院未成立时"透支"了第一个教授指标,升为教授。此时,信管系的领导向组织部门重提监守自盗的事,组织部门要求新闻学院严格要求他的同时,同意他担任新闻学院副院长。

第二件坏事:谢某人的博士论文竟然由3位硕士生代笔。谢某是在升教授后回信管系读博士学位的,导师其时已在新闻学院任教,2004年获得博士学位。他的论文是关于网络传播的内容,9章,由3位他的硕士生各写3章,当时的学生都知道。事发于2004年二学位一毕业生的揭发,这位学生因为毕业论文有抄袭行为而被处分、未获得学位证书,他愤愤不平,因此投书北大的各部门举报了谢某。

这件坏事对谢某的影响:博士论文获得2004年北大优秀毕业论文。那篇关于网络传播的论文,是在信管系答辩的、答辩老师都是由谢某自己邀请的,其中没有任何一位新闻或传播的专业教师,也未公开答辩的信息。他向包括关系密切的新闻学院领导在内的所有人,都保密了他的答辩一事,而在信管系顺利过关,并通过公关由系里推荐为北大优秀毕业论文。那时学生的投诉信已经投到纪检等部门,但研究生院通过了其"优秀论文"。如果各位能够到国图、北大图书馆去查询一下这位仁兄的论文,就知道什么是北大"优秀论文"了!我转折看到,也立即赞同内行专家的意见:一篇并不流畅的拼凑文章,通俗文章都算不上。那3位代笔的硕士生据说确实很牛、比谢某强多了,其中两位是被外派到美国交流期间代写论文的。谢某胆子大到敢宣称自己是所有最热门专业(最可获利的)专家--在还未学会打字、不会上网的情况下,2001年领导说要重点发展网络传播时,就立即向领导说明是搞"网络传播"的、要求上"网络传播"的课,结果把学生都上跑了!据所有采访到的学生言,谢某的课是新闻学院"最最烂的"-因为还有"最烂的",学生评分总是最低的,而且极不负责,经常找个学生或外行来代课,曾经把数十学生上跑、只剩下5人!但由3位硕士生匆忙攒出来的论文,你想想会优秀到什么程度吧!

第三件坏事:谢某竟然将学生交给他的课程作业偷偷发表,遂成"剽窃门"。此事发生在2005年末。对这件事的了解,更费周折些,我采访了许多人(抱歉有时是通过聊天的方式获得)。2005年春季学期某硕士研究生交给谢某一篇期末论文,在年末时偶然在网上发现竟然被发表了数月了,分别是复旦大学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发表、新华网上发表、列为谢某学院简历中一篇"研究成果"。该学生已经将此作业翻译成英文提交给美国的大学、正在申请美国的学校,她很害怕美国学校把自己当作剽窃者,于是心惊胆颤地检举了谢某。

此坏事对谢某的影响:北大学术道德委员会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开了数轮会议,后来此事与新闻学院的换届等事交织在一起,北大又担心出丑闻,便动用种种力量,通过中宣部封锁了所有媒体,不允许报导。2006年北大以"分阶段处理"的方式,暂缓作结论,至今未结。此时谢某利用种种公关手段化解,并散布谣言将这件确凿的剽窃事件当成"内部权利斗争"。在此事未作结论的情况下,2006年夏谢某竟然升为博导! 学校要求新闻学院对此坏事有所体现,于是学院在未有任何通告、会议的情况下,仅限于悄悄抹去谢某的学院学术委员委员。这件坏事新闻学院的师生都知道,但都是从非正常管道获悉,学校、学院未有任何公开的会议宣布过、提起过。据一位跑教育口儿的同行说,新闻学院某领导一直努力要恢复谢某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一职-这是剽窃事件惟一的后果,如果恢复,就没有任何后果了!

最令人恐怖的是,谢某的得志事之中的几件,如升教授、升博导、升副院长、获优秀论文奖,都是伴随着坏事而成的!

上述三件坏事、风暴,未对谢某产生什么后果,都是因为北大这棵大树把他给掩盖了、遮蔽了,而北大无论领导是谁,有一点是不变的:掩盖所有的丑闻。谢某已经深谙其道,因此越发嚣张跋扈,简直无所顾忌-试想,那么大的事,搁在任何人身上都会半死,但他却风生水起!

网上说谢某支使跳楼而亡的学生贾昊免费为其儿子做家教,许诺他继续攻读博士却出尔反尔(没有考试的情况下就许诺硕、博,据说谢向来如此,并真的成功,考试只是走走过场,不知情的其它考生就是这么落选的),一贯如此使用自己的研究生,让学生给他干各种各样的杂活、视学生为奴役......这些信息,我向学生们和老师们求证,他们甚至笑着说"地球人都知道"!

是谁保护了谢某的嚣张跋扈、为所欲为,并由此引发终于逼死学生的悲剧?是北大这棵大树。这棵大树,其实就是中国最著名学府北京大学的制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