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上半年官吏雷语全纪录(组图)


2009上半年网络雷语全纪录

1月12日,刘博:这个事我不好再说太细

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规定从1月1日起全国统一取消公路养路费等6种收费,新年已到,天津市的车主们发现原先每月须交纳的170元费用还留有55元"尾巴"。1月12日,央视《焦点访谈》对此进行了报道,在节目中,面对提问:天津市每年要偿还的公路建设的贷款量有多大,天津市市政公路管理局规费处副处长刘博的回答是:"这事儿不能说得太细。"(1月15日 南方都市报)

这个55元的"尾巴"其实已经悄然跟着养路费征收了5年,只是在养路费取消后人们才发现了它的存在。事关公众利益以及政府部门形象,这件事为什么"不能说得太细"?是不屑说、不想说,还是不敢说?就在人们对此解释一头雾水之时,天津市政公路管理局副局长王树行14日在天津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态,经过几年的实践,证明通行费的征收是合理的。在没有接到新的通知前,经营年限按原有文件规定,到 2028年5月31日。

为什么收费"不能说得太细",继续收费却已经说得够细,这样的结果恐怕超出了所有人对想象之外。王树行解释说,"通行费的征收有力促进了天津市的道路建设和改造",但是我想,通行费对意义恐怕并非这么简单,起码还为经营机构创造了客观对收益。按照王树行对收费年限以及费用支出的描述,可以清楚地看到收取费用的是经营性公路--《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的很清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年限不超过20年,且只能用于还贷以及养护管理支出;而天津市的收费年限是25年,并且相当一部分开支用于原收费公司的收益补偿。看到这里,疑问随之而来--偌大一座天津市,难道所有道路都是由企业机构投资兴建而来的?

显而易见,这种现象充其量不过是"政府还贷公路"摇身一变为"经营性公路"的又一例证。在"车车有份"的收费管理模式中,天津市的每一条道路实际上都是收费公路,这笔庞大的收入究竟如何分配,不仅仅关系到公平问题,而且也关系到还贷的效率。暂且搁置这种收费方法是否合理对问题,如果所有道路都以政府还贷公路的面目出现,毫无疑问将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政府也因此可以更加轻松地偿还债务,甚至是通过"统贷统还"替其他收费公路清理欠债。但是,变身为"经营性公路"之后,此中收益无疑拱手送给了某些公司,而有利可图也正是他们愿意接手收费公路的关键所在。资本的逐利性使得经营者更多地是想从中攫取利益,而不是承担社会责任,还清贷款因此更加显得遥遥无期。

实际上,这样的乱象早已屡见不鲜。然而与以往任何一次丑闻的曝光不同,天津市此次经营权转让的不是高速公路,而是市区道路,由此更加令人难以接受 --在任何一座城市,满足民众最基本的出行需求,都是政府应尽之责,而且也在政府财政开支序列之内,对此收费已然足够令人吃惊,拱手相送给经营机构岂非更加荒诞?此事还有一个令人费解的细节--继续收取通行费的理由中,维持"目前19个收费站的维护费用"赫然在列。收费是为了收费站,收费站是为了收费,看来,这还真是个"鸡又生蛋,蛋又生鸡"的难题。"逐步有序取消"收费公路的天条掷地有声,没想到在具体执行过程中,竟然会遭遇这等尴尬的阻力。

燃油税已经付诸实施,"逐步有序取消"收费公路依然在艰苦博弈,更为严重的是,还有天津市这样没有设置收费站却每条道路都要收费的"变通方案"的存在。此景此景,怎能不使人顿生"旧费未除又添新费"之叹?人常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积弊已久的收费公路何尝不是同样如此--收费之时如泰山压顶呼啸而至,免费之时却丝丝缕缕藕断丝连。此中内幕,当事人怎能不讳莫如深,又怎会轻易"说得太细"?

2月27日,许宗衡:抓几个典型清除出公务员队伍

"政府的承诺白纸黑字写在那里,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我们,来不得半点虚假。"2月27日,深圳市四届人大六次会议闭幕后,深圳市市长许宗衡立即主持召开了深圳市政府四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政府工作报告在两会上获得高票通过后,积极落实执行,将是政府目前的当务之急。而政府应当以实干来兑现自己的各项承诺,"赢得尊严"。而针对两会上有代表委员反映的部分政府部门办事难,许宗衡严厉要求政府部门纠正"不正之风"。

"革命工作不是请客吃饭,是扎扎实实干出来的,政府不能坐而论道,争论折腾,错失了良机。要以干兑现承诺,赢得尊严,捍卫荣誉。"两会过后立即召开的市政府四届九次全体会议,是政府传达落实两会精神,为全年工作部署的重要会议。许宗衡在会议上表示,当务之急就是一个字---干。这个"干",是提高行政效率的核心,事关政府的各项目标能否实现,各项承诺能否兑现的关键,是完成一切的基础和保证。

许宗衡再次强调了对政府个别部门存在办事推诿刁难问题的纠风决心,"要下决心,下狠心予以纠正,维护go-vern- ment形象"。许宗衡透露,在听到代表和委员的投诉后,他当即责成监察部门对政府的办事窗口组织了一次暗访,"不负责任解释的有,不受理的有,态度不好的也有"。许宗衡指出,一个办事窗口出现这种不正之风,败坏的不仅仅是某个窗口和某个部门的形象,而是整个政府 的形象,"接下来监察部门用一年的时间落实明察暗访,抓几个典型,全市曝光,清除出公务员队伍。企业再遇到这类情况,直接写信给我,认真查处,查出一件,处理一件"。

3月3日,刘功臣:林嘉祥是一个很好的干部

去年底,深圳市海事局party组书记林嘉祥涉嫌W X女童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深圳警方调查后公布结果称林嘉祥涉嫌W X罪不成立,属酒后行为失当,林嘉祥随后被撤销party内外职务。

对于这一"W X门"事件,昨天,全国**委员、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林嘉祥不可能再复职,但他的工资待遇予以保留,"网络是可以杀人的,他(林嘉祥)就是个倒霉蛋,"刘功臣为林嘉祥叫屈说。

刘功臣表示,林嘉祥的事件发生后,交通运输部海事局系统全面整顿了作风、加强了行政作风建设。他说,林嘉祥一事完全不是网络上传的那样,"公共安全专家(调查)不是有结果了吗?没有什么事了,但因为酒后失态就把他(林嘉祥)撤职了。我觉得现在的公务员是弱势群体,他就是喝多了,和别人吵架了,吵得厉害了。他是个倒霉蛋。"

刘功臣说,林嘉祥"是一个多年的干部、很好的干部,谁不会有喝醉酒的时候呢"。对于林嘉祥是否被开除party籍一事,刘功臣澄清道:"凭什么开除他?他做什么了?处理得有依据呀。公共安全专家有认定吗?没有呀。他触犯法律了吗?难道还能判他刑啊?"

既然没有大的过错,林嘉祥会否复职呢?刘功臣表示,不可能再给林嘉祥安排工作了,但工资待遇还是会保留。

刘功臣认为,林嘉祥遭遇了网络暴力。"其实他(林嘉祥)家里比较困难,他老婆有重病,就一个女儿,身体状况也不好。他工作能力非常强,但经常去喝闷酒解愁,为这事我也批评过他几次,叫他喝酒不要过度。他第一次去那个地方(出事酒店)吃饭,地方的人(当事女孩的父亲)是会员,非常富。"

对于林嘉祥之前被报道涉嫌W X,刘功臣为他叫屈道:"他是老同志了,明年就要退休了,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他喝醉了找厕所,叫小姑娘带一下路,问了一下‘你在哪上学'之类的。"刘功臣说,事后林嘉祥告诉他,"问的时候拍了小姑娘一下,喝酒了手重嘛,小姑娘一看,这人喝醉了,扭头就跑了。"

至于网上流传的林嘉祥放言称自己是"交通部派来的,和你们市长级别一样高",刘功臣表示,网上的视频打出了这些字幕,但摄像头画面是不会有字幕的,"他傻吗?当时现场有很多人,后来**调查了156个目击者,没一个人说林嘉祥说过那样的话。但就因为他在公共场合失态,影响一个领导干部的形象,就撤职了。"

刘功臣认为,林嘉祥事件是受部分"仇官仇政府"的网民煽动。他表示,网络有操纵民意的作用,但重要的是,网络不能作假。"网络是可以杀人的,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因此,他认为目前国内整顿网络的力度远远不够。

3月10日,某省政协主席:为什么老百姓不公布财产

友谊宾馆驻扎着全国政协委员C.P组。委员们大多是前任和现任的各省市区政协主席等。他们为官多年,阅历丰富。如今退居二线,心态、胆量都非同以往。若能访到他们,没准会问出一些东东。

然而,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尽管今非昔比,他们身上依然保留着往昔的派头,威严得如同盛夏的烈日。

好在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我在宾馆守了两天,总算抓到一位人物。他,从餐厅出来,守在门口的我赶紧迎上去,一路相跟着。好在他和蔼可亲,我也就见缝插针地问:"某主席,你怎么看待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他笑眯眯地回答:"很遗憾,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

我问:"新疆的阿勒泰、浙江的慈溪都在搞官员财产公示,贵省有没有意愿搞试点?"

他说:"我不知道。"

  "这几天大家有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我又问。

  他边走边说:"没有。我们C.P组里没有人讨论。"

  我有些不甘心:"你会提这样的建议或者议案吗?"

  他看着我反问:"不会。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那些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

  "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布财产?"我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问:"企业老板?你是说国有大企业的高管吗?"

  我清晰地听到他的回答:"不是,就是那些私营企业的老板。"

  我目瞪口呆,再也问不出问题。

  "降低了要求,把自己等同于普通老百姓。"这是一些贪官落马后反省自己的常用惯语。看来在财产公示上,部分官员又把自己等同于一般老百姓了。

3月12日,王爱民:房产商赚了算他们的,赔了算我们的

全国各地都在积极保增长、扩内需,廊坊也不例外,凭着处于京津间的地理优势,廊坊市市长王爱民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发布了他的招商口号:"房地产商来我市投资,赚了算他们的,赔了算我们的!"这是凤凰网今天转发东方网的一则廊坊市长王爱民的专访。看了以后俺觉得纳闷。go-vern- ment凭什么这样说话呢?

廊坊市可谓地理优势卓越,离北京40km,天津60km,用王市长的一句话比喻很为恰当--叫做"连京津之廊,环渤海之坊",的确如此。如此好的地理位置早就成了商家们必争之地了。笔者在2006年和2007年先后去过一次廊坊,被这里的环境严重吸引了,青山绿水,地势开阔,交通方便,又是天子脚下,真是方风水宝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发展还是没有赶上天津和北京的步伐,成了京津之间的一块"经济谷地"。

做市长的利用自己城市的天时地利,拉动这座城市的经济无可厚非,但如果说王市长为了卖地搞房地产"拉动内需"是刺激经济的需要,那么凭什么咱为了拉动内需要给房产商"房地产商投资赔了算我们的 赚了算他们的"这样的承诺呢?

首先要搞明白,这句话如果是真的,那么万一有房地产上说他们亏了,你从哪拿钱给他们?肯定是财政;财政的钱从哪里来呢?,肯定是税收;税收从哪里来啊,肯定是纳税人。那么,拿着纳税人的钱赔付房地产公司的损失,是合法还是违法呢?毋庸置疑,显然王市长犯了一个廊坊市财政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错误,那可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不是王家的银行卡!

或许政府会说,我们不会花纳税人的钱的,我们降低土地使用费,但这是不是又有杀鸡取卵的嫌疑呢?土地是子孙后代的土地,你现在把可以作为他用的土地全部开发房地产,是不是有过度开发之嫌呢?再说,你卖地后,会让这片土地上的原住老百姓会得到什么实惠?

其次,如果王市长的话仅仅是一块肉饵,是用来吸引房地产商,亏了后翻脸不认帐的话,那么政府的诚信何在?一个说话不算话的 政府很快就会失去信任。作为市长说话虽然不能用金口玉牙那样比喻吧,但是绝对应该谨慎可信。城市开发应该有开发的章程,开发有开发的节奏,随便用一句漫无边际的话来透支公众信任是不可取的。

王市长的一句话我想会为我们带来一系列问题:钱谁说了算,是市长说算还是纳税人?;钱如何花,是搞高科技还是赔给房地产,是发展社会公益事业还是搞基础设施建设?

图片欣赏:

2009上半年网络雷语全纪录

2009上半年官吏雷语全纪录(组图)

2009上半年网络雷语全纪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