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暖:印度恒河三角洲南岛从卫星图上消失(图)


威尼斯成为气候难民地先行一步
广场上的游客在水中走过
水城威尼斯被淹没

后工业化时代,制造难民的可能主要不是惨烈的战争和天灾,而是一个悄无声息的杀手--温暖的气候。

威尼斯的市民们看来正在率先成为这样的难民。10月22日,亚得里亚海汹涌的潮汐再度袭击这座浪漫的"水城"。在一片汪洋的市区里,当地居民和游客不得不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平台,才得以穿越著名的圣马可广场。

这一切早已成为水城生活的一部分。由于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每年秋冬,圣马可广场都要被海潮淹没上百次。

"水正在成为‘水城'最大的敌人。"意大利的气象学家们警告说,如果再不采取行动,海水将最终吞没这座城市。事实上,为躲避上涨的海水,当地人正在逃离这里。如今,威尼斯的常住人口已经比50年前减少了约三分之二。

威尼斯人很可能只是先行一步。科学家们预测,到本世纪末,海平面将会升高1米以上。这意味着,到2100年,太平洋上将没有几个岛屿适宜人类的居住。印度洋上平均海拔只有约1.5米的马尔代夫将彻底消失。这个岛国上的人们将沦为气候难民,举国搬迁。

把人们赶离家园的除了海水,还有气候变暖带来的冰川融解、干旱等。

国际移民组织(IOM)今年6月的一份报告预测说,将这些因素综合计算,到2050年,全球可能有2亿人因气候变暖而迁徙。英国研究机构国际环境法律和发展基金会在10月15日将这一预测提高到10亿人。

"气候变化正在发生,威胁地球上每个人的权利和安全。"10月17日,马尔代夫总统默罕默德 ·纳希德和他的内阁成员发出呼吁。为提醒世界关注气候难民问题,这天,纳希德与12名内阁部长穿上潜水装置,在首都马累东北约35公里的吉利岛海底召开了一次特别内阁会议。会议在珊瑚礁和热带鱼包围之中,靠打手势来进行。

盐水赶走的辣椒农

Subodh Patra至今都记得两年前那个心惊胆战的早晨。Patra是印度恒河三角洲莫苏尼岛上的农民,靠药材种植和家禽养殖为生。

2007年5月16日早上,海水涌上来冲过了堤坝,盐水摧毁了田地并冲走所有农作物。"当时我们整晚不能入睡,担心上涨的潮水会把我们的家也吞噬了。"Patra说,莫苏尼岛因盛产高质量的辣椒和其他蔬菜而闻名,但现在这一切都被海水吞没了。

Patra一家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全球变暖"之类的说法,而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鱼吃,因为所有的淡水鱼塘都灌满了海水。

莫苏尼是恒河三角洲受到海平面上升威胁的众多岛屿中的一个。恒河三角洲地区横跨孟加拉国南部和印度西孟加拉邦,这一大片三角洲是由恒河、雅鲁藏布江和梅克纳河在此交汇入海时冲刷形成。

恒河三角洲面临着全球变暖带来的巨大威胁。印度贾达普大学海洋学院的研究说,恒河三角洲的海平面每年上升3.14毫米,高于全球平均的2毫米,从而对印度和孟加拉国的低洼地区产生威胁。

事实上,恒河三角洲南部的罗哈恰拉岛已经从卫星图片上消失,岛上曾经居住着上万人。该岛附近的戈拉马拉岛也面临没顶危机,目前已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被海水覆盖。这两座岛屿上的居民只好往邻近的萨格尔岛迁徙。

但是还算安全的萨格尔岛,每年也会因为海水侵蚀而损失44公顷土地。由于此岛地势向东倾斜,所以岛屿东部地区的海平面上升速度要更快。

"至今恒河三角洲已经有7000名环境难民,随着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海水不断摧毁更多的岛屿,这一数字只会继续增加。"印度贾达普大学(Jadavpur University)海洋环境学院教授帕拉纳比·塞亚尔在给本报记者的电邮回复中说,目前,恒河三角洲至少有13个面向大海的岛屿处在危险之中。

恒河三角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红树林基因库,红树林是抵挡热带风暴的天然屏障。但是联合国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海平面只要上升45厘米就会摧毁印度东部孟加拉邦和邻近的孟加拉国10000平方公里上75%的森林。

红树林面积不断减少,使得印度和孟加拉国在面对孟加拉湾海水侵蚀包括海啸威胁时显得脆弱不堪。联合国的报告说,孟加拉湾地区受到热带风暴的影响严重,世界上大约10%的热带风暴发生在这一地区。

冰川水制造的低保户

中国青海省玛沁县牧民拉杰一家现在只能住在帐篷里。如果不是5年前那场雪崩,他们还可以继续拥有全乡最好的砖房。今年7月,他为来到这里的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科考队当向导,叙述他亲身经历的气候灾难。

43岁的拉杰在家乡的阿尼玛卿山脚下长大,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靠放牧为生。2004年以前,拉杰家是整个乡里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拥有170头牛、480只羊。但当年2月一天发生的雪崩,改变一家老小的命运。

阿尼玛卿山的雪崩一点都不留情面。冰川沉积物携带着冰雪,从海拔5900米的高度轰然落下,朝着山脚下牧民的草场倾泻而去。共有7户牧民的7000多亩夏季牧场,就这样被厚厚的黑色冰川沉积物覆盖,大片牧草被压埋。

拉杰当时并不在场。等他第二天听到消息,从山下冬季牧场赶来的时候,感觉"地还在颤抖,我特别害怕。更害怕的是,所有的草场都没有了"。

由于夏季是牛羊生长最为关键的季节,所以在牧民夏季、冬季和春秋季三块草场中,夏季牧场最为关键。如今失去了这块牧场,拉杰痛心万分。"有时候我一个人回到这里,自己待上一会儿。"

对于在不远处发端、途经此地的黄河来说,阿尼玛卿山的冰川融水,本是非常有效的水源补充。在高温少雨的干旱年,冰川消融增加,大量冰川水补给黄河;相反,在低温多雨的丰水年,又有大量降水储存于冰川。

但由于近年来黄河源区气温不断升高,阿尼玛卿山西侧的冰川不断消融。"当地的老人们讲,眼看着山上的雪线越来越高了。"绿色和平组织科考队员王亚敏对本报记者说,除了南、北极,喜马拉雅及青藏高原也是对气候变化最为敏感的地区之一。全球变暖使冰川消融加快,高原总体有暖干化的趋势,"这加剧了雪崩发生的几率"。

祸不单行,雪崩留下的冰川沉积物已围成冰坝,堵住了山脚下的河流。当山上的冰川继续退缩,更多的冰川融水与河水补给使得水域面积逐渐增大,由此在冰坝上游方向形成了危险的冰碛湖。

2005年7月,冰碛湖承受不住压力溃决,在阿尼玛卿山西侧引发巨大的突发性冰湖溃决洪水。拉杰家的秋季牧场首当其冲,还有两辆摩托车、数头牦牛不知去向。

岛国们的举国大迁徙

两次遭灾让拉杰家元气大伤,他的脸色暗淡下来。"现在我们家是乡里最穷的了。"拉杰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乡,开始他还能将剩下的牛羊或租或借,但没有了稳定收入,如今家中已经没了牲口,还欠下银行12万元债务。

"现在我主要是当向导,靠带人转山挣点钱,或者做些帮忙剪羊毛的零工。"每月领取政府低保的拉杰说,"对牧民来说,没有了草场,就等于没有了一切。"

绿色和平王亚敏同情地说,其实牧民们家家都用太阳能,但就是这些积极使用清洁能源的人们,现在却成了气候难民。

而恒河三角洲莫苏尼上的Patra一家,并没有听说任何有关政府组织迁徙的消息,但他们还是希望得到来自政府的一小部分土地作为补偿。

印度洋上的马尔代夫总统纳希德还有点时间。若全球海平面上升速率按照目前的1.8毫米/年累计,海水要淹没马尔代夫总共1200个岛屿的时间是约84年。但现状已经不容乐观。

首都马累周围都修了像城墙一样防波堤,以抵御海水入侵。但在2004年12月的印度洋大海啸中,防波堤没能阻挡住海水冲进马累。在马累西北方的图拉杜岛,海水的侵蚀已将小岛东侧的椰子树拍打得露出树根。

纳希德说,在全国约200个居民岛中,大约有50个面临海水侵蚀,其中16个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很多居民岛的地下淡水资源正在枯竭。

纳希德已经想好了举国搬迁的最后退路:"我们认为这种情形在60至70年内还不至于出现,但必须从现在开始就有所准备。"

他在去年就任总统后不久即宣布将成立一个主权基金,利用观光收入购买土地,以便赶在海水淹到头顶之前迁走全国35万国民。斯里兰卡、印度,或者澳大利亚都是可能的迁徙目的地。

但是,要迁居他国并非易事。环保组织WWF驻新加坡的气候变化政策专家戴安娜·麦克菲迪安(Diane McFadzien)说,足够的资金来源、有无国家愿意接收、新环境下的文化认同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小岛国家里,也有跑在马尔代夫前面的。有消息说,南太平洋岛国图瓦卢已经与新西兰签订全民迁徙协议。单单新西兰方面透露的2007年的数字,就有5000多图瓦卢人早已在新西兰安家了。

图瓦卢由此成为第一个因海平面上升而举国迁徒的国家。2000年2月18日时,该国的大部分陆地国土曾被海水淹没,全国最高处仅高出海平面4米。

"气候难民问题不是在几个国家能够在国内解决的,需要全球各国的共同努力。尤其当发展中国家采取适应措施需要资金支持时,让其独自承担是不公平的。"10月22日,在海潮再次冲进威尼斯的这天,麦克菲迪安对本报记者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