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被奴役的诽谤

见证历史的反思(二)之一

2009-11-15 22:08 作者: 张亦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二)解读"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国,人民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在自觉不自觉中沉淀着那个被强制的主义和信仰 。中国人无法选择信仰,因为信仰只准许有一个。 八十年代末期我和我的国人一样对这个信仰已经 有了这样或那样的迷茫,而我 那原本的一反家族的坚定信仰出现了危机 。

八十年代中期,我带着满脑子社会主义祖国的自豪和共产主义理想走出国门,出使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担任经济二秘,长期驻在那个国家。 面对 驻在国的经济匮乏 ,我无知的矜持着 社会主义有特色的自尊和夜郎自大。 但是,当我真正面对资本主义认识和 感受它时,一切使我目瞪口呆,那种被欺骗和被蒙蔽的震惊会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对比着,结果是羞耻和愤怒,还有愤怒 后的思考......当中国所谓的改革开放走到今天再回过头,纵观这段历史就会清楚地看到攫取这个国家几乎全部财富的腐败透顶的中共一手把这个国家带进了即将灭顶的沼泽地。

过海关

第一次"过关"感受资本主义 留给我深刻印象。 社会主义国家的小家子气,没有时间观念的低效率和资本主义国家雍容大度、人性化形成鲜明对比。

一次,我和使馆商务处一位司机开着奔驰车到奥地利奔驰车厂修车 。 路线是从布加勒斯特出发,穿过匈牙利进入奥地利。 当我们从罗马尼亚出关再进入匈牙利海关时,一家人不识一家人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较劲一般的严查,罗马尼亚海关这边是漫漫长队,一线之隔的匈牙利海关也是漫漫长队。两条长队摆 地摊一样十分壮观,所有人车上载的,包里装的,包括身上揣的,所有口袋、所有的行囊物品都得掏出来,让边检人员一一过目。

在罗马尼亚这边摆 摊验过之后,人们再抱起这堆东西,在严阵以待的海关官员的注视下, 越过罗海关那条线 ,在匈关的地牌上再排一条长队继续摆摊,等待进入匈牙利。

两边长队让所有的人都等得心焦难耐,边检人员却不紧不慢的抖着一件件内衣,甚至一条条短裤,人们的脸上挂满了无奈。两个半斤八两的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如此严加防范,不知他们怕炸弹还是怕搞情报,还是较劲外交对等,不知他们查什么。司机在我身旁急得直跺脚。

终于排到了我们,我的外交官 护照,使我们的车及一切物品免检,但是 边检人员却拿走了我的护照 ,钻进一间外表密封的房里半天不出来。我想,验护照最多几分钟,我也来自社会主义国家有什么可查的。但我们一直等到快二十分钟后他们才出来把护照还给我,我哭笑不得,不由得翻开护照也检查一遍,看看他们这工夫是不是给我造了一本假护照。

司机不解的抱怨:"这麽长时间他们搞什么搞!" 我无奈道:" 鬼知道他们搞什么!" 我们终于进入匈牙利。

几天之后,我们 离开匈牙利 将进入奥地利,当我们出匈牙利海关时依旧经历了先前的折磨,依旧列队等候漫长的盘查,翻车,翻箱包,摆摊,任何一件物品都不放过。终于轮到我们了,象对我的红皮护照免验报复一样,边检人员照例拿走了我的护照,钻进身旁的一间小房子里,关严门、又拉上窗帘。好一会,一个先生开门出来,我以为验完了,谁知他定定的朝我看了看,又钻进屋去,好长时间不出来。我简直无奈到极点。真不理解他们 在搞什么名堂,除了拿验钞机一样的东西照一照护照是真是假以外,还有什么好查的呢?!

好久,他们终于出来了,我对此表示了不满,他们把护照还给我,说了一堆话表示了歉意。我注意观察,对持红皮护照的外交官却也都是同等待遇。

几步之遥就是 奥地利了,想必资本主义国家更是会如狼似虎,我哭笑不得的准备好了过最后一关的"耐性" !

匈关放行,转过身来,就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国家--奥地利海关了。但是,我们停下车却愣住了,奥地利海关一片开阔地,空空如也,连座房屋也没有,几米之遥仅见一座一米多高的水泥座,上面高高的竖着一杆迎风飘扬的奥地利国旗,国旗下的水泥座身靠着一个大兵,抓着印章的手臂挎在水泥座上,大腿搭着二腿悠闲地等待着过关的人们。

我满腹狐疑地走过去询问, 大兵笑着接过我的护照,笑眯眯的挥起手里的大印"咔咔"两下打了上去:"ok!"他连看都不看就把护照还给我。

我听错一般地惊讶道:"ok ?"

大兵豪迈地拉着长音肯定:"yeah-!"

我和司机惊讶地看着大兵,所有的程序在60秒之内就完成了?!

"我们可以走了?"我惊喜地又问。

他朝我们耸耸肩、摊开双手笑着说:"你们还想让我干什么呢?"

我不由得哈哈大笑,这资本主义居然如此有风度。

我们向大兵挥手 "BYEBYE!" 便越关而去。

过关的遭遇, 使我深思不能忘记,每当我们涉及国家经济 体制改革和整个国家体制改革 问题时,这个 改革的障碍便凸显 。中国的改革是独角戏,经济改革一直在喊啊喊,改啊改,喊破了嗓子,翻来覆去的折腾。政治改革却如坐井观天,死活定在那里。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是永远搬不开的巨石,它就像罗匈海关的漫漫长队,无可奈何的阻滞着经济的改革和发展,谁敢说是单纯制度问题,还是一党制的死守,还是终究是人的问题?!

被奴役的诽谤

我感到脑子里装进去的先入为主的那些东西和现实往往大相径庭甚至天渊之别。

商务处有辆奔驰中面包车,司机旁边那个座位每每上下车都要周起来扣到前边。一次,中面包紧急刹车,没扣好的座位随着惯性前冲,顶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上,顶出了一个豆粒大的炸点。

当这辆车开到奥地利奔驰车厂保养的时候,车厂的技师发现了挡风玻璃上那个炸点。他们说:"这是因为没有扣好座位,煞车时的掼力顶的,但是,安装可以再合理一些,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说着说着他们便卸下了那个座位,重新进行调试、安装。

技师说:"今后这个座位无论扣好扣不好,刹车时都不会再发生撞抵挡风玻璃的情况了。"我们的人却心中叫苦不迭,因为修车预算中没有这一项,这得花不少钱,将远远超出预算,而这些资本家是不会少要钱的。

谁知转眼间,厂家几个技师又将那一大扇挡风玻璃卸下,重新换上一块崭新的。 这下惨了,这两项得花一大笔钱,那个小炸点不妨碍任何, 可以不换,纯粹白花钱 !但是拦也拦不住了,中国人都敲诈呢,何况资本家呢!没办法,任宰吧。

当一切就绪,我们硬着头皮付费时,厂方技师说:"座椅的调试安装我们免收费用,汽车出厂时 是我们 没有调试好...... "我们一阵惊 呀。

" 那块挡风玻璃我们也免收费用......。" 厂方技师并向我们连连道歉 。

我们吃惊、惊喜、感动,之后便是发自内心的感慨,这就是我们几代人诅咒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就是我们骂了几十年的贪婪的、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和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 怎么可能如此反差,如果不是亲身感受我们永远不会校正这种连头脑里的是非曲直都被奴役的诽谤!

而我们诅咒的腐朽没落,和早已过之无度 的恰恰是我们今天的自己! 金钱至上早已成为这个社会的本质和代替了人性的本质。令人无法生存的、令人恐怖的假冒伪劣和欺骗无 所不有、无所不在的泛滥在整个国度并且腐朽没落到不可根治。社会堕落到连救死扶伤的医院都是,你不交押金我就不抢救你,任你血流 如注、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而无动于衷,医生冷酷得到了没有了人性的地步而被百姓恨称"白狼"。

资本主义的经济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也同样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生存活力!这是谁也挡不住的思考和认识。

当你走在绝少行人静谧的大街上, 偶而有人衣冠楚楚、步履匆匆与你擦肩而过,留下的却是朝你绅士般的微笑和轻快的脚步声 ,大街上还有轿车驶过时那特有的"哗哗"流水声,一声接一声奔流而去。那种温馨的动和静让人感到如同身置童话世界 。

突然,一辆飞驰的 豪华轿车"嘎" 的一声停在路边,车门弹开,从司机坐位上赫然走下 的决不是X党灌输的思维定式下 的什么纨绔儿,却是一位颤巍巍满头银发,目光炯炯,衣着高贵的八九十岁老妪。作为中国人来讲 真是西洋景,而这样的西洋景在西方却是毫不鲜见,决不是个例而比比皆是。

这就是资本主义制度下人的生命力! 而这种高质量的生存状态居然是这样的长久。这仅仅是个人自身的缘故吗?还是中国老人儿孙满堂凡事用不着 事必躬亲?还是中国人身心年龄超前老化?还是中国人贫困的问题?还是社会制度的问题?

无论怎么说,这些现状都使人不得不思考,不得不认同这个微小的侧面体现的却是一种民族的精神,展现的是一个民族的博大的内涵和底蕴, 是一种完善良好的社会制度的体现,这个社会制度充分体现的是人的本性和整个民族的资质。
在晚宴上,面对西方的千万、亿万富翁以及外交政要,我 看到的是他们都会把盘里的菜肴吃的一点不剩,再拿起面包把盘底的汤汁蘸抹得干干净净,放到嘴里,结束了一顿晚餐。作为 中国人我们看了无不汗颜。然而这种汗颜维持不了多久,便被一种国民的群体势力消抵得干干净净。

每天早餐过后,使馆饭厅的垃圾桶里便倒满了黄呼呼的鸡蛋黄,最初看了谁都心痛不已,颇有微词。但是,时间长了那黄呼呼的蛋黄便不以为物了,大家都把它当成血脂和胆固醇的化身,谁都怕死,怕得病。我也怕!没过多久我也只吃蛋青,同样把蛋黄毫无知觉的扔进垃圾桶。

从国内到国外、国外到国内永远吃不完的宴请,即便使馆的国宴也如此,一道又一道的山珍海味,从来吃不尽,最后只有像垃圾一样倒掉。整个中国大陆层层叠叠的权力阶层,无不吃得昏天黑地。

这就是群体势力,这个群体势力就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大锅饭。而这个大锅饭一改三十年,改到今天,公款请客吃饭费用竟然每年高达千亿元 。这简直是个绝症,因为这个不伦不类社会制度本身就是个变异的癌肿。

(待续)

阅读更多张亦洁文章【张亦洁专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