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爱滋病阴影 就在离你我最近角落


联合国最新公布的世界爱滋病报告估算,中国有74万爱滋病患者及带原者,其中近50万人不知道已被感染,成为潜藏在中国社会深处的定时炸弹。

香港文汇报今天报导,河南上蔡县的爱滋疫情高发期已过,村民的死亡率趋向正常。"爱滋村"这个名词或将淡出历史舞台。但感染爱滋病的风险,却始终潜伏在最近的角落。

患者刘连山说,"我是第一批卖血感染这个病。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年是1979年,中国打了一场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

刘连山站在芦岗乡南王营村的十字路口,围站在他身边的老人们明显对具体的年份已经模糊,但却都清楚地记得噩梦开始的情景:"那时候大家成群结队地去县城卖血,800cc血可以卖人民币45元,最厉害的可以1周卖3次,每次回家时都有人晕倒在路旁。"

在他们看来,最冤枉最可怜的是张南英的闺女。64岁的张南英柱着三个齿的铁耙站在村口的电线杆旁,就好像说着别人的孩子一样:"我那闺女就卖了半袋血,赚了22块5,得了这个病,没几年就死了......"

当时的南王营村有2000多人,死了一半,现在剩下1000多人。

熊玉珍因为是该村因爱滋病而死的第1人而被大家提起,张南英说:"她花了2万多块钱治病,到死不知道是啥病,现在我们都明白了。"

刘连山表示,他的两个哥哥都是不到50岁就去世。"我二哥杀猪,本来体重160斤,死的时候只剩50多斤,我单手都可以把他拎起来"。

他们回忆2003年时,"有时候一天要埋好几个人。各家埋各家的人,找人帮忙都找不到"。在最恐惧的时候,许多病人不堪压力寻短见。

"我那时很生气。站在路口没人跟你说话,躲你远远的。"对于张南英这样的老人,生气了只是回家坐在地上,但有患者就会跑到路口拦截外地车辆敲诈勒索,有的还会用针筒抽出自己的血液对人恐吓,更有人干脆组成"爱滋敢死队"帮别人讨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