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未婚生子送人 九年后悬赏十万找寻


儿子,昨天晚上妈妈又梦见你了。5斤9两的小身板,雪白的皮肤,小小的嘴巴,不太明显的双眼皮,一双不大但有神的眼睛,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不停地大哭,不知道是饿了,冷了,还是埋怨妈妈太狠心。

其实你还不认识我。我叫朱岩,29岁,永川区临江镇人。2000年12月2日,冬月初二,我在江津区吴滩镇新民医院生下你,那年我20 岁。我和你爸爸没有结婚,也没有能力抚养你。3天后,我们抱着你来到江津几江城区人民公园,想给你找户好人家。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傍晚6点多钟,天已黑,风很大。我用一张花毯子包着你,可是手忙脚乱怎么也包不好,公园门口摆烟摊的老婆婆过来帮忙,我告诉她,我要把你送出去。过了十几分钟,有一对老夫妇过来看你。他们穿着体面,看上去家庭条件不错,他们的儿媳妇不能生育,想要抱养一个孩子。我把奶粉、奶瓶塞进花毯子,把你交了出去。我没有问他们的名字,我想,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见你了。我躲在树丛后面,看着他们把你抱走,眼泪止不住地流......

当天晚上,我就梦到你了。梦中惊醒,我冲出门想找你,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找?靠在餐馆传菜、打杂为生,要是你跟着我,可能活下去都难!每次梦到你,我就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苦难会过去。

靠着打工挣来的钱,我开始做小生意,然后开餐馆,直到今年,有了自己的酒楼。9年了,这个梦越来越频繁。2006年,我梦到你上小学了,穿着蓝色校服。今年夏天,我梦到你做完作业,去操场上和同学玩......今年的12月2日,你就满9岁了。我决定来找你,不求你原谅,不求你认我,只求能远远看你一眼。我愿意拿出9年来的所有积蓄,换取一个见你的机会。

儿子,你能给狠心的妈妈一个机会吗?

三问寻子母亲

昨日下午,江津区东门广场,朱岩出现在记者面前。身穿粉色毛皮外套,驾驶一辆银灰色轿车,白净的脸上脂粉未施。见到记者,她有点不好意思:"平时都有司机开车,这次自己开,还不太熟练,所以来晚了。"她说,11日来到江津,4天来找遍了江津的各个角落,希望依然渺茫。

为何现在才要寻子?

第二个儿子给了她勇气

自从9年前将孩子送走后,朱岩再未踏上江津的土地。永川其实和江津并不远,但只有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才会抚摸重庆地图上的江津版块。

送走儿子后,她和当年的男友分道扬镳,从此再无联系。两年前,她结婚了,在旁人眼里,事业与婚姻都幸福美满。

"只有自己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狠心的母亲。"朱岩说,结婚后,她把这段往事告诉了丈夫,丈夫支持她寻找孩子,但她始终鼓不起勇气。"既怕影响孩子的正常生活,又不敢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

今年1月,朱岩和丈夫有了一个儿子。看着怀里皮肤白白、嘴巴小小、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她突然有了勇气。"人总要为自己的错误埋单,我要找到第一个孩子。"

到底想从哪里找起?挨家挨户打听四天未果

本月11日,朱岩和一位好友来到江津,踏上寻子之路。当年的人民公园早已拆迁,老婆婆的烟摊也不见踪影。她沿着公园路挨家挨户打听,终于找到那位老婆婆。

昨晚,记者陪朱岩来到江津东门广场旁的副食店,76岁的店主付婆婆很快认出朱岩。"男的60多岁,前额头发有点少,以前常在公园溜躂,家应该住得不远。"付婆婆回忆当年领走孩子的老年夫妇。她说,当时她出于好心,帮朱岩把孩子交给对方,此后那对夫妇很少再出现。几年后,她把烟摊搬到现在这里,那老翁曾来买东西,她看着面熟,问他姓啥,他很愤怒,扔下东西走了。"孩子都9岁了,哪个养父母愿意让你找到他?"付婆婆劝朱岩放弃。

通过江津警方查询2000年出生的孩子,无疑是大海捞针。

找到孩子又能怎样?悬赏十万看一眼就离开

"找到孩子,你又能做什么?"几天来,朱岩走访了几十户人家,人人都问她同样的问题。她说有三个想法:第一,若孩子的养父母同意,孩子也愿意,就把孩子领回自己身边。第二,若养父母同意,能每隔一段时间见见孩子,帮忙照顾孩子,像阿姨一样。第三,找到孩子,远远看他一眼就走。

朱岩说,孩子的养父母提任何合理的要求,她都会尽力满足,比如给他们买一套房子等等。

昨天,朱岩留下联系电话:13637882582,希望知情者及时与她联系。她承诺,找到孩子并经鉴定确认后,将给养父母提供经济补偿,对重要线索提供者十万元酬谢。也可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6988提供线索。(文中人物系化名)

记者手记:珍爱自己和你带来的生命

"母别子,子别母,白日无光哭声苦",从古至今,没有一对母子愿意分离。采访中,朱岩一直强调当年生活困苦,经济条件差,但她无法回避,自己未婚生子才是最大的错误。年轻时的一时冲动,为自己带来数年的后悔,让一个幼小生命动荡流离,酿出一段家庭悲剧。9年后的寻找,带来的也不一定就是母子重逢的大团圆结局,很可能是孩子心灵上的又一次动荡流离,更可能给另一个家庭带来伤害。

近几年,一个又一个没有经济基础、没有正常婚姻关系的"少女妈妈"频频出现。记者了解到一个令人痛心的数字,2008年9月以来,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接收了近百名少女投诉,其中大部分是玩了"劲舞团"(一种网络游戏)虚拟结婚后,发展到与男性玩家一夜情或同居、受到伤害的未成年少女。9年后,她们是不是就是下一个朱岩?犯下的错误,真的还能够弥补吗?

女孩们,请珍爱自己和你带来的生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