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厉王与“因言获罪”


当后人批评统治者限制民众言论自由时,多用"周厉王弭谤"的典故来告诫统治者,对民众言论自由打压治罪的危害性。"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成为人们引用最多的成语。

在周厉王的时代,为什么民众要诽谤这个国君呢?因为周厉王暴虐无道,残害人民。如果把民众的批评当作诽谤,那么"口含天宪"的君王就可以制定"诽谤罪"拿民众开刀。如果不想听取民众正义合理的呼声,就要靠屠杀恐怖来对付这些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民众了。

周厉王充满自信与自负,他对大臣邵公说,我可以消除这些不和谐的声音,让他们不再出声。他制定了"因言获罪"的律法,并且是消灭肉体的严刑峻法。他让特务机关来对付人民,谁要是发表不合时宜的言论,有人报告给特务机关,特务们就会把这个人杀掉。更有甚者,他还利用"卫巫",这些在民众祭祀祷告时与天地沟通的祭司,被周厉王收买后,把民众对天帝的祈祷与咒骂暴君的秘密,报告给特务机关,一出神庙,这个咒骂暴君的臣民就会被杀掉。告密文化从此盛行。

随着周厉王的这个政策全面施行,看起来社会和谐多了,人们在路上没人敢说话了,只是用眼睛或眼神互相致意。"草中有人,隔墙有耳"成了人们提防被人告密的格言警句。这时,周厉王身边的大臣邵公忧心忡忡,就大胆向他谏言说,大王啊,您在堵塞百姓之口啊。堵塞百姓之口,比堵塞奔腾的河流的危险还要大。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就形成了大小不一的"堰塞湖",各方积极抢险,终于化解了地震灾害可能带来的二次危害。可是对那些成千上万埋在废墟里的罹难者,我们在大众传媒听到的都是一些和谐之音与颂扬之声。余×雨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与王×山的《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成为代表之作。余×雨也对堰塞湖的危险提心吊胆,"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可是他没有感觉到那些失去孩子们家长要求查明真相,惩治人祸的激愤心情,而在转移视线,把"诬陷罪"按到了西方媒体的头上。余×雨的暗示是得到权贵们的赞许的。后来的事实证明,如果有人要调查真相,就是与反华势力相勾结,就可以动用执法机关兴师问罪;王×山更是借鬼说话," 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风流。"他把这些罹难者与那些贪官污吏包二奶的相提并论。不知道被埋在"豆腐渣工程"废墟下,那些含冤而死的纯情少男少女,童男童女,会不会化作厉鬼来找他讨个说法?

邵公对周厉王摆事实讲道理,说明言论自由对国王对国家对民众都有好处,可是自负的周厉王仍然坚持"因言获罪"的既定方针不动摇,因为靠暴力恐怖来维持的稳定是不能够持久的,只能压制愈久,爆发愈烈。三年后,周厉王被民众流放到山西的霍州煤窑去挖煤。

几千年过去了,城头的大王旗也不知换了几许,怎么还是走不出周厉王 "因言获罪"这个怪圈呢?罪名可以与时俱进,随意罗织,时至今日,仍然有人还在受"因言获罪"的羁押而失去自由。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真正保障,现代化的实现将会遥遥无期。虽然那些当权者西装穿在身,"民主"不离口,但是背地里仍吹着周厉王时代的老调,这样抱残守缺、不思进取,只能阻碍人民自由、社会进步和国家繁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