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无处不飞花(图)

2009-12-24 18:17 作者: 菲菲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花非花,春城无处不飞花 

清朝王世祯《分甘余话》,卷一「韩翃诗多传禁中」条:唐韩翃以「春城无处不飞花」一诗知见九重,召知制诰,传为佳话,世尽知之。《杜阳杂编》又载一事.........(唐德宗)因吟曰:「鸳鸯赭白齿新齐,晓日花间散碧蹄。玉勒乍回初喷沫,金鞭欲下不成嘶。」亦(韩)翃作也。知翃诗流闻禁中者多,不独「寒食东风」之句而已。(《分甘余话》,中华书局,页9)  

唐朝韩翃,大历十才子之一,生卒年不详,「春城无处不飞花」是指他的〈寒食〉诗,此诗与德宗的故事,《新唐书.文艺传》的附传里有简短的叙述:翃字君平......府罢,十年不出......俄以驾部郎中知制诰。时有两韩翃,其一为刺史,宰相请孰与,德宗曰:「与诗人韩翃。」终中书舍人。  

正史虽然简短,但也不难看出大略:德宗要征召韩翃当官,同名同姓的有两个,宰相问:「阿是要找谁?」德宗:「当然是诗写得好的那个!」此故事流传甚广,人尽皆知,详细的说法可见孟棨《本事诗》:后事罢,閒居近十年.........唯末职韦巡官者,亦知名士,与韩(翃)独善......一日,夜将半,韦扣门急,韩出见之,贺曰:「员外出驾部郎中,知制诰」韩大愕然曰:「必无此事,定误矣」韦就座曰:「......德宗批曰:『与韩翃』。时有与翃同姓名者,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进。御笔复批曰:『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又批曰:『与此韩翃。』」韦又贺曰:「此非员外诗耶?」韩曰:「是也。是知不误矣。」

(1)德宗与〈寒食〉诗的故事,大致如此。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韩翃那首红得火热,红得发紫,红得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寒食〉: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寒食」是一个节日,《唐会要》卷二十九「节日」条:「天宝十载三月敕。 礼标纳火之禁。 语有钻燧之文。所以燮理寒燠。 节宣气候。自今以后。寒食并禁火三日」

(2)「御柳」是指栽种在宫宛的柳树。一般多以此诗有讽刺意味,花飞喻宫城不禁,柳斜喻持躬不正,「五侯」云云,是指汉朝单超、唐衡等同日封侯的宦官,比喻唐朝宦官权势之盛,不减桓灵之世。光以诗中有「五侯」一句,就认定这是讽刺宦官,未免武断;把「御柳斜」说成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未免夸张;说花飞是比喻「宫城不禁」,随便乱来因而政局不宁,更是吓人一跳。毕竟,我努力的看了又看,一看再看,怎么都觉得是首好诗,还是首时空感布置得极佳的好诗,或许,正如傅璇琮所言,就算真的有讽刺之意,那也是极少极微的部份,这种言外之意是很小很小的。

(3)首先,在空间上,由大至小,「春城无处不飞花」,城市是一个大大大的据点,漫飘著飞花落舞,由大而近,格局一变,浮现宫中一角的杨柳,算是一个中等的过渡布景,然后,愈来愈近愈来愈近,划面转到宫城里的蜡烛,荧荧华烛,是一个小小小的景物,可是并非结局,由「蜡烛」燃烧而生的「轻烟」,细微的、缓慢的、随风飘渺的,薄薄的一片,比小还小,「让我几乎忘了它的存在」,轻烟算是一个转折,一个暗示,一个连贯、呼应与对比,是一种文学的「蒙太奇」。

(4)「轻烟散入五侯家」,「散」字用得妙极,作者不说「飘」不说「吹」而用「散」,这种暗示,初看似只与「春城无处不飞花」呈相反对比,其实不然──扩散、散布、散发,一缕轻烟,由厚到薄,由小到大,渐渐地,缓慢地,迟钝地,放大放大再放大,100% ...200%...300%...无限倍增,弥漫至整个五侯家,正好与「春城无处不飞花」的空间感作前后呼应相辅相成。从大到小,再由小到大,从无限到有限,再由有限到无限,套句李敖的竞选文宣:「亲爱的,我把自己变小了」──可是这个「小」,在空间的无限时数之下,却又显得更「大」了。  

而空间又与时间配合,麻吉得不得了,就时间上,满城落花飞散,「春城无处不飞花」是一个季节;东风吹御柳,「寒食东风御柳斜」是一个节日;日暮的荧荧烛光,「日暮汉宫传蜡烛」是一个时刻;迷离惝恍缕缕轻烟的「轻烟散入五侯家」是一个片断,由「季节」到「节日」到「时刻」到「片断」,最后,时间(片断)与空间(无处不飞花)发生重叠,「时间」上了「空间」的床,发生超友谊的亲密行为,花非花,化成了烟,春城无处不飞花,行尽深处不见它,飞花已成空,还如轻烟中,见花不是花,见烟不是烟,而在轻烟深处,似花还似飞花,蓦然回首,又见飞花!

整首诗而言,主角应该是「小风」,首先,风带动了春城飞花,吹拂宫墙御柳,有意无意挑逗著微微烛火,从「花」到「柳」到「烛」,从时间长短到距离远近,时间变成了空间,东风与飞花、御柳、蜡烛依序发生关系,最后变成轻烟,但并不到此结束,反而引发另个高潮:轻烟化成了飞花,飞花爱上了轻烟,touch百分百,时间与空间的恍惚,远近与长短的错密,一切都是美得冒泡,都是迷离得恍惚,都是......都只是梦幻泡影、尘世梦中梦吧!     

这样好的诗,风的lalala,有远有近,「时数」无限,无限「频宽」,有时间也有空间,「小风」在时间与空间的夹缝中来来去去,如此「穿越『时空』爱上你」,多美!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