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他爸建别墅,“孙大圣”果真七十二变 (图)


孙灿
1月12日,连云港市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网友近日举报连云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孙灿在花果山景区附近私自圈地2000平方米建造豪华别墅一案,公布调查结果,称,圈地建房者并非孙灿本人,而是其父亲孙玉楼。经查,该房建筑面积200.21平方米,工程造价约22万元,属违法建筑。在组织调查过程中,孙灿能够积极配合,主动劝说其父亲拆除该房。目前,该房正在自行拆除之中。(1月13日《扬子晚报》)

比孙猴子的七十二变还要快,转眼间,孙书记便从一个疑似问题官员变成了"大义灭亲"的清官。身为政法委副书记,孙书记当然清楚,豪华别墅曝光一案对其仕途甚至个人命运构成的巨大威胁。周久耕尚且因为一包烟就被"网络曝"送进了班房,孙书记被"网络曝"的则是一座豪华别墅,而且还是违规的,他当然比谁都清楚此中的利害关系。想起来,背上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到底是主管政法工作的,不但懂法,而且还深知"网络曝"的威力,自被"网络曝"后,其态度非常积极,不但能够积极配合纪委的调查,还能主动劝说其父亲拆除别墅。对一个退休干部而言,22万元不是一个小数字,现在可好,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宝贝别墅,就这样拆了,22万元打了水漂,在此颐养天年的愿景也落空了,不知道老人该有多悲伤!可贵的是,在情与义的抉择上,孙书记宁可损害老父的利益,不惜伤害父子感情,义无反顾选择了义,颇有点"大义灭亲"的味道。

现在好了,房子是父亲建的,拆了的损失也是老父承担,违规的责任自然也由老父顶去了,孙书记至多就是承担事前失察和劝阻老父建房的责任,现在"将功补过",主动劝父亲拆除房子,即使遭受纪委处分,那也是毛毛雨啦。不过,孙书记的金蝉脱壳术未免也玩得蹩脚了点。眼下,谁不知道,大凡官员买房、建房很少是以个人名义出面的,房产证上的户主姓名大多是他们的妻子、儿女、父母,这就像某些官员私持干股大多不是挂在自己名下,多以直系亲属充当替身一样。对此,09年2月25日《检察日报》曾有过详细报道。至于官员在海外购房或者在国外银行开帐户转移财产等,更是花样经百出,哪一个傻瓜官员会以自己的名义出面的?

官员在买房、建房问题上借托亲属名义的例子不胜枚举,甚至还有比这更诡异的。就在1月13日这天,《东方今报》报道,河南省温县人大法工委原主任郑军,自2006年起开始出售温县黄河路27号的一栋临街商品楼。他在与购房者签订购房合同时,用的全部是"王秀琴"的印章和签名,而沁阳农民王秀琴早在2004年7月已因病去世。也是搞政法的官员,居然连"以死人名义出售,随后又以死人名义一房二卖"的事都做得出,别的政法干部假借亲属名义建套房子,岂非小菜一碟。

当然,我们不能认定连云港纪委的调查结论一定有问题,这套别墅说不定真是孙书记的父亲所建。但由于调查主体是当地纪委,而调查对象又是政法委副书记,这样的调查难免被人讥为"老子查儿子",公信力不强,诸多网友怀疑结论可疑也在情理之中。

撇开别墅的归属不论,就以造价而论,众多网友将矛头焦点集中在如此豪华的别墅居然只需20万元,大惑不解。笔者想到的是,就算此说属实,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正是因为有孙书记的权力因素掺杂在内,才致使造价如此低廉。现实生活中,官员造房子比普通人便宜,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官员不但能便便宜宜搞到好地块,还能比市场价低很多买到建材和雇到建筑队,装修也是。凭一个退休干部的身份,孙书记的父亲未必有这样的能耐,花如此低的造价就能建起这样一座欧式的豪华别墅。这样反过来可以佐证,此套别墅的真实房主未必系孙书记老父一人。

接下来的问题是,是否别墅一拆除,孙书记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呢?这么快拆除别墅,总让人感到有点反常,反正我是不希望,房子一拆,万事大吉,但愿当地纪委不要将此当成结案的理由,秉公办案。

1月12日,连云港市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网友近日举报连云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孙灿在花果山景区附近私自圈地2000平方米建造豪华别墅一案,公布调查结果,称,圈地建房者并非孙灿本人,而是其父亲孙玉楼。经查,该房建筑面积200.21平方米,工程造价约22万元,属违法建筑。在组织调查过程中,孙灿能够积极配合,主动劝说其父亲拆除该房。目前,该房正在自行拆除之中。(1月13日《扬子晚报》)

比孙猴子的七十二变还要快,转眼间,孙书记便从一个疑似问题官员变成了"大义灭亲"的清官。身为政法委副书记,孙书记当然清楚,豪华别墅曝光一案对其仕途甚至个人命运构成的巨大威胁。周久耕尚且因为一包烟就被"网络曝"送进了班房,孙书记被"网络曝"的则是一座豪华别墅,而且还是违规的,他当然比谁都清楚此中的利害关系。想起来,背上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到底是主管政法工作的,不但懂法,而且还深知"网络曝"的威力,自被"网络曝" 后,其态度非常积极,不但能够积极配合纪委的调查,还能主动劝说其父亲拆除别墅。对一个退休干部而言,22万元不是一个小数字,现在可好,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宝贝别墅,就这样拆了,22万元打了水漂,在此颐养天年的愿景也落空了,不知道老人该有多悲伤!可贵的是,在情与义的抉择上,孙书记宁可损害老父的利益,不惜伤害父子感情,义无反顾选择了义,颇有点"大义灭亲"的味道。

现在好了,房子是父亲建的,拆了的损失也是老父承担,违规的责任自然也由老父顶去了,孙书记至多就是承担事前失察和劝阻老父建房的责任,现在"将功补过",主动劝父亲拆除房子,即使遭受纪委处分,那也是毛毛雨啦。不过,孙书记的金蝉脱壳术未免也玩得蹩脚了点。眼下,谁不知道,大凡官员买房、建房很少是以个人名义出面的,房产证上的户主姓名大多是他们的妻子、儿女、父母,这就像某些官员私持干股大多不是挂在自己名下,多以直系亲属充当替身一样。对此,09年2月25日《检察日报》曾有过详细报道。至于官员在海外购房或者在国外银行开帐户转移财产等,更是花样经百出,哪一个傻瓜官员会以自己的名义出面的?

官员在买房、建房问题上借托亲属名义的例子不胜枚举,甚至还有比这更诡异的。就在1月13日这天,《东方今报》报道,河南省温县人大法工委原主任郑军,自2006年起开始出售温县黄河路27号的一栋临街商品楼。他在与购房者签订购房合同时,用的全部是"王秀琴"的印章和签名,而沁阳农民王秀琴早在2004年7月已因病去世。也是搞政法的官员,居然连"以死人名义出售,随后又以死人名义一房二卖"的事都做得出,别的政法干部假借亲属名义建套房子,岂非小菜一碟。

当然,我们不能认定连云港纪委的调查结论一定有问题,这套别墅说不定真是孙书记的父亲所建。但由于调查主体是当地纪委,而调查对象又是政法委副书记,这样的调查难免被人讥为"老子查儿子",公信力不强,诸多网友怀疑结论可疑也在情理之中。

撇开别墅的归属不论,就以造价而论,众多网友将矛头焦点集中在如此豪华的别墅居然只需20万元,大惑不解。笔者想到的是,就算此说属实,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正是因为有孙书记的权力因素掺杂在内,才致使造价如此低廉。现实生活中,官员造房子比普通人便宜,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官员不但能便便宜宜搞到好地块,还能比市场价低很多买到建材和雇到建筑队,装修也是。凭一个退休干部的身份,孙书记的父亲未必有这样的能耐,花如此低的造价就能建起这样一座欧式的豪华别墅。这样反过来可以佐证,此套别墅的真实房主未必系孙书记老父一人。

接下来的问题是,是否别墅一拆除,孙书记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呢?这么快拆除别墅,总让人感到有点反常,反正我是不希望,房子一拆,万事大吉,但愿当地纪委不要将此当成结案的理由,而是应本着胡锦涛总书记1月12日在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精神,领导干部特别是高中级干部中树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没有特权、制度约束没有例外的意识,秉公办案。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