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贫寒男童捡巨款 多人自称失主(组图)



昨日,徐奥迪和父亲徐成站在捡到钱的垃圾堆旁,讲述捡到巨款的经历。


昨日,8岁的徐奥迪在小树林指认埋钱的地方。

■ “8龄童捡巨款 以为假钱烧着玩”追踪

3月13日,房山区良乡南关村一大院内,8岁的徐奥迪在垃圾堆捡到一个纸袋,内有大量现金。他以为假钱烧毁数十张后,仍剩9.5万余元。父亲徐成发现后,将这笔钱上交警方。(本报昨日报道)

昨日,很多自称失主的人士给良乡派出所打电话,要求领走这笔巨款,警方核实后均不是真正失主。民警称,已做好防备有人冒领巨款,那些根本没有丢钱,却妄想把钱占为己有的人不要心存幻想。

“这些人应该跟徐成的行为比比,考虑一下自己的行为。”民警们说。

警方防备冒领巨款

昨日,消息见报后,良乡派出所接到很多电话,来电者都自称是失主,要求领走这笔钱。这些人大都说住在南关村附近,钱是家人放在袋子里,被自己当成垃圾扔了。但具体细节与警方掌握的情况根本对不上。

垃圾堆中出现巨款,肯定有人想冒名领款。民警透露,警方在现场勘查走访后,掌握的很多细节并未完全透露,就是防备有人冒领巨款。对于领取这笔钱,警方有严格的核实程序。

民警奉劝,那些根本没有丢钱,却妄想把钱占为己有的人,“不要心存幻想。”同时,这些人应该自比捡到巨款主动上交的徐成,考虑一下自己的行为。

疑为收礼人误扔

对于约10万元巨款的来源,徐成猜测,很可能是有人送礼给别人,并未告诉对方是钱,结果被收礼人给忽略了,错把巨款当废品给扔了。

民警表示,经初步分析认为,这个装钱的纸袋最上面摆着几盒药,而且码放很整齐,下面才是装在袋里的钱。的确有可能是有人收受礼品,送礼人没说纸袋里有钱,收礼人以为纸袋中都是药,没仔细看过礼品袋,甚至都没动过纸袋,就把整个袋子都给扔了。

无人认领将交国库

如果这笔钱一直无人认领,无法找到失主将如何处理?

警方表示,无主钱如果在一定时间仍未找到真正的失主,警方会把钱上交国库。但根据相关规定,拾金不昧的徐成可能不会获得奖励。警方希望有关部门进行商讨,给予徐成适当的荣誉表彰。

■ 巨款来源

拾荒者将纸袋扔大院

这包巨款从何而来,为何会出现在大院的垃圾堆内?

大院租房的都是外地来京打工者,该垃圾堆是住在大院的陈高潮负责的。昨日,40多岁的陈高潮称,自己就靠捡废品维持生活。陈高潮平日总在良乡地区的垃圾桶内找废品,捡来的废品都被堆在大院里。

他对装钱的纸袋还有些印象,是十几天前捡来的,当初捡来时并不知道有钱。

他称,该纸袋是他在垃圾桶里找到的,袋子里都是治疗乙肝的药。“还觉得有些腻歪,怕被传染上乙肝,开始不想要。”陈高潮说,想了想后,觉得拿回去也可以拆开当废纸卖。他随手把纸袋装进捡破烂用的麻袋里。回到大院后,陈高潮也没检查这些东西,顺手就扔到大院内的垃圾堆里。

陈高潮称,这个纸袋具体捡拾地点他还大概记得,已把细节告诉前来调查的民警。

■ 拾金不昧者

穿衣带补丁不会写名字

上交巨款的徐成今年33岁,河南周口人,2002年来到北京打工。他和妻子共有4个孩子,最大的女儿今年刚上初中,8岁的徐奥迪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

在这个大院里,徐成一家6口人租住着两间平房,每个月的租金400多元。一家人中,只有徐成自己挣钱,靠帮装修的人拉运砂石料,每月收入1000多元。

徐成称,他还给附近部队食堂帮忙拉泔水,虽然不给钱,食堂每个月会发给一袋米和一袋面。

昨日,因为记者要采访,徐成特意换上了一件灰色衣服,一条破旧的牛仔裤。

衣服上有些补丁,徐成说这是他最好的一身衣服了。每月的收入,留出房租、全家生活费、孩子上学费用,剩不下几个钱,“舍不得买新衣服”。

徐成说,自己没有读过书,甚至连名字都不会写。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培养4个孩子读书,做个有文化的人。

■ 对话

徐奥迪:以前没拿过那样的钱

徐奥迪,8岁,在垃圾堆捡爆竹,发现装有约10万元现金的纸袋。他以为是假钱,和小伙伴烧着玩毁了数十张。

新京报:看到这么多钱,心里怎么想的?

徐奥迪:都是旧的,还有卷角的。每沓都用透明的硬塑料带捆住,一共10沓。我想应该是假钱,这么多应该是给死人用的。我就翻过大院的墙头,把钱埋在了一个沙子堆下面。

新京报:你知道怎么区分真假钱?

徐奥迪:不知道,那钱都是红色的,我以前没拿过那样的钱。

新京报:为什么要告诉小伙伴捡钱的事?

徐奥迪:我心里害怕,就想和他们说这个事。我们又把钱给挖了出来。

新京报:烧钱为什么?

徐奥迪:他们(小伙伴)都说是假钱,死人用的就烧着玩。

新京报:为何要分钱,你分了多少呢?

徐奥迪:我没有分到钱,他们(小伙伴)几个人把钱分了。

新京报:以后捡到钱怎么办?

徐奥迪:不会认为是假钱了,要是还能捡到这么多钱,就交给警察叔叔。

徐成:不是自己的钱,烧手!

徐成,河南来京农民工,一家6口靠他每月1000多元生活。他得知此事后,找到剩下的钱报警上交。

新京报:儿子跟你说这事,最初你怎么想的?

徐成:他说今天捡到钱了,我开始以为孩子的话是说着玩呢,并没有当真。后来转念一想,怕孩子捡到的是假钱,拿出去乱花会出事,就调头回来找。

新京报:这些钱都是真钱。

徐成:是呀,手里拿着这么多钱,我也惊呆了。我来北京8年了,也没见过这么多钱,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见这些钱。我怕别人知道这件事会说我私藏钱,马上去找几个邻居过来做证人,众人到场后,我就拨通了110。

新京报:在北京这么多年,挣了多少钱?

徐成:这几年以前挣的钱都给老父亲治病花光了,现在就剩下2万多。来北京这么多年就花了2万多买辆旧卡车拉货,以后黄标车不许上路了,我都没钱换车。

新京报:没想过自己留下这些钱?

徐成:要说不动心是骗人。这么多钱要是我的就帮了我大忙了。在老家可以盖个二层小楼了,我有两个儿子,以后他们的事就踏实了。不盖小楼,这些钱也能换个新车开。

新京报:为什么报警上交?

徐成:我不能要这些钱,也不敢要这些钱。万一出了事,我要是犯了法就要进监狱,我的孩子就没人管了。自己挣钱少,但是花着舒坦,不是自己的钱,怎么花也不是滋味,烧手!

我没文化,就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不是自己的钱,我就不能拿。我保证这些钱我一张都没拿,要是拿了一张当时我干脆把钱和大家分了就完了。

来源:新京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