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16岁花季少女,自感“生活太累”自杀


宿松一16岁花季少女,自感“生活太累”,在分别给单亲母亲、老师和同学写下了最后的“遗言”后,于学校寝室内喝下大半瓶剧毒农药“百草枯”自杀。幸好被寝室同学及时发现,被紧急送往附近医院进行抢救,但因中毒太深,目前生死未卜。

花季少女寝室喝下剧毒“百草枯”

该少女名叫丁艳(化名),今年16岁,系宿松县隘口乡某学校高一年级学生。3月29日凌晨5时许,丁艳在寝室的床上喝下了在学校附近农药店购买的“百草枯”剧毒农药,由于喝下后口渴和呕吐,在向同学讨要水喝时被同寝室女生发现,并报告了学校领导。

校方随即拨打了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丁艳当即被紧急送往宿松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并先行做了洗胃等治疗。由于该农药毒性是位居其它农药之首,为了全力挽救她的生命,丁艳被县120急救车紧急转送至附近的九江大医院进行抢救。

“生活太累”成了以求解脱诱因

据了解,丁艳平时性格较为内向,话语不多,所以要好的同学不多,但其学习成绩十分优秀。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花季少女做出如此的抉择?

记者了解到, 丁艳早年丧父,家中尚有三个姐姐和一个仍在读书的弟弟。由于家中的“顶梁柱”倒了,超生的家庭平时全靠母亲一人辛苦的从事“蹬士”来养活全家,生活十分拮据。

去年,随着宿松县依法取缔城区三(四)轮车非法客运专项行动的开展,寡母的“蹬士”工作也就此宣告结束,虽然享受着低保,家中尚有二个读书孩子的母亲,仍靠着在县城打零工维持家计。

由于早年丧父,怪罪寡母是“克星”的奶奶与母亲也就此产生了隔阂,所以丁艳幼年是在外婆家度过,也是她自认为是最快乐的童年时光。随着父亲的过早离世,她始终在母亲与奶奶之间扮演着一个“扛杆”的角色用,以“平衡”他们的关系。为了帮补家用她甚至在放假期间还帮着母亲干些体力活,过早就饱尝了生活的艰辛。

女生在事发前“大宴”诸位同学

生活和精神的巨大压力最终也导致丁艳以死来“解脱”,并着手进行着前期的“准备”。在其喝下农药的前二天,她曾在学校附近的一家诊所欲购买安眠药,说是最近睡眠不好,但遭到了医生拒绝,并给其开了一盒安神补脑丸。而且,周六本应该回家的她,却没有返家而直接去了陈汉乡拜祭外婆和父亲。

丁艳平时有日记的好习惯,由于该补脑丸未能让其达到寻死之“目的”,她还在日记中写道,此药效果不好,还怪罪医生卖给她的是假药。

事发的头一天,平时很节省的丁艳却一反常态,突然变得“大方”起来,就餐时打了好多菜给同学们吃,当时同学们还很奇怪地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却故作轻松地说没事!

留下诸多“遗书”以交待“后事”

丁艳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警方和学校从其枕头底下发现了大量的“遗书”,喜爱文学且文笔很好的她,分别给母亲、老师和同学留下了她的“绝笔”。她在信中对母亲说,不能再孝敬妈妈,等来世再报答她,下辈子还要做她的女儿。说她非常想念爸爸和已故去的外婆,让母亲平时与奶奶关系处好点。等她离去后,把她安葬在父亲和外婆的旁边。

她还很诚心地感谢她的授课老师,说如果有来生,还会再做他们的学生。留给室友的文字大意是,不要因为她的离去而害怕继续留在寝室里居住,她“走后”会保佑她们。

教育部门将全力挽救少女生命

丁艳在校园内喝下了剧毒农药的事件发生后,引起了宿松县教育局和学校以及隘口派出所高度重视,他们多次派人前往九江医院进行看望。

记者当天下午在赶到隘口乡事发学校进行采访时,该校主要领导以及派出所主要领导仍在九江医院探望,并与女生进行思想交流,以期对其进行心理疏导。但也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丁艳由于体内毒性开始发作,病情也越乏加重。每天仅医药费就要七千余元,一天换血二次外加透析,学校为此已经支付了2万多元医疗费。

当天下午,宿松县教育局教育股的杨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教育主管部门和校方将不惜一切代价对该女生进行积极救治,以全力挽救她年轻的生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