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中国人素养为啥低?

也谈卢安克事件

2010-07-19 21:49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年初,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对德籍志愿者卢安克的专访,感动了众多普通的中国人。但同时给他带来的,还有一个发自广西自治区公安厅的警告:即他没有在中国做志愿者和教师的资格。卢安克听懂了,这是让他不要在媒体上出现、不要再谈论有关中国教育和留守儿童的话题了。否则“有关部门”将会追究他的“不法行为”,并随时有可能把他驱逐出去。卢安克是个德国人,遵纪守法,因“没有做志愿者和教师的资格”,也不想被媒体打扰,他关闭了自己的博客。

卢安克,1968年出生在德国汉堡,美院毕业生。曾做过工人、帆船教练,军人。1990年夏天他来中共国寨旅游,先后在南京东南大学和广西农业大学生活过,从此有了红山寨的情结。从1997年1月到1998年4月,卢安克进入中国广西农村试图开办青年学习班、在南宁申请就业证和申请做共青团志愿者都被拒绝。1999年9.月卢安克注册成立德国沃道夫教育友好协会南宁办事处(后迁到林广屯),此后到2006年8月,以协会首席代表身份在广西农村活动七年,先后在阳朔中学、兴坪镇农村的大坪子初中、南宁残疾人职业学校、隘洞中学教过初中年级的学生,并在林广屯、板烈小学做了多种教学实验研究(林广屯五年,板烈小学六年),直到2006年8月德国沃道夫教育协会办事处注销回国。回国半年后2007年4.月再来红山寨做广西共青团的志愿者到两年。2009年9月到 2010年1.月,卢安克继续在给板烈小学4~6年级上科学、美术和音乐课。

从1999年到2009年10年期间,卢安克翻译过《适合儿童的成长》、《幼儿与电脑》、《治疗教育》、《培养学生的知觉》、《直觉作为研究手段》、《社会与办学》、《孩子成长的力量》、《人类健康的成长》、《适合人类的教育》、《超出私心的成长》、《精神科学》等外文教育书籍,出过《与孩子的天性合作》、《我能承受吗》、《是什么给我力量》等教育实验书,与河池电视台合作制作他在林广屯、板烈小学教学实验活动的纪录片、电视剧、电视节目《失败者之歌》,《山路弯弯》、《谁能理解》、《和平剑》、《留守娃》。这期间他经常每天来回走山路四小时,为一个在板烈淹死的学生承担过责任,自己翻车受重伤将近三年,在成都做过装修工。卢安克在山村义务支教十年,过着简陋的生活,得过乙肝,是感动中国2006候选人。

卢安克在中共国寨10年免费义务支教,其间他进行过多种教育实验,在小学、初中教过书,翻译外文教育书籍10几本,写过自己的教育实验书籍3本,制作与红山寨学生、青年合作的纪录片、电视剧5部,卢安克因此而获得洋雷锋、白求恩等党文化荣誉。当然这与雷锋、白求恩毫无关系,只说明红山寨人道德话语贫乏。卢安克能够在贫困山区义务10年支教,表现的是人的善良天性,是他真切地对广西贫穷孩子、青年的恻隐、义务之心。所以他才能离开汉堡的花花世界,长久在广西贫困山区过着简陋的生活,每天在山路上奔波四小时,身受重伤不丧其做志愿者的恒心,勇于为自己教育实验中的过失承担责任,对党政府不可思议的愚蠢表示理解,遵守党红头文件对中国法律的玩弄。这或许表明卢安克前世欠着广西河池山区人的,并企望以现代基督文化精神感化红山寨广西政府。

可广西政府显然是不受感化的。卢安克的事迹得到报道后,感动了许多人,黄土地上久违了这善良的天性。中共国寨广西公安厅居然会警告卢安克“没有做志愿者和教师的资格”,有人很纳闷:为什么广西公安厅“有关部门”不看有关卢安克的报道,不去了解他义务支教近10年的情况?这太不合情理了!的确广西公安厅的警告太不合中华天道情理,却非常合乎中国共产党的“权”理。

读一读1967年版《毛泽东选集》中所载毛泽东关于抗日的两段文字:“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 “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国家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这两段文字就讲了“夺权”两个字,是共产党“权”理的最好注释。

共产党1949年就夺取了政权,之后进入巩固政权、维护政权的时期,巩固政权到1953年,维护政权直到现在,权理也随之与时俱进。广西政府是共产党的好地方政府,不愧是邓小平夺权发迹的地方。1997年10月,卢安克在广西南宁残疾人职业学校义务授课,就被南宁市公安局扣留过护照,并罚款3000元。罚款好,雁过拔毛,卢安克你得给“我党”做些经济贡献,这地方主权不在民。

看来,德国卢安克着实悲哀,悲哀在他为人民服务真心实意冲撞了共产党的虚情假意。卢安克在广西义务执教,自然就不可能从学校领取一分钱。他每年须德国汉堡的父母提供三四千元,用两千元生活,其余用来印制有关教学材料,或帮助家境贫寒的学生。卢安克啊卢安克,你一个外国人做这么好,这么人性,不就想让“我党”显得很坏、像个妖魔吗?“我党”广西政府很睿智,想方设法地坚决不让你卢安克这么做,先拔你一毛收些买路钱,再不滚蛋就警告你非法执教。

卢安克更悲哀之处在于:他的教育实践是在PK“我党”的维权•应试教育。看卢安克做的那些事:免费义务教育、素养教育的教学实验、翻译外国教育书籍、出版自己教育实验成果的书籍、制作素养教育实验的纪录片、电视剧、资料片,还有他从2001年起开设了自己的网站和博客(免费下载上百万字的教育译著,贴出他个人所有成熟的研究成果和作品),申请获取中共国的国籍……这些事情每件都在点戳“我党”命门:一个外国人搞义务教育,教人如何学习、思考、谋生和应对失败,中国共产党却不搞义务教育、不这样教人,这太让“我党”难堪没面子了,甚至是在指证“我党”是妖魔鬼怪。乖乖,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法轮功分子?是不是来我广西曲线“传九退三”?这家伙出那些书籍,耗他些钱可以,决不能让学界、教育界认可这些玩艺。休想加入我“中国”,这家伙想学“我党”钻进国民党搞垮国民党、钻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扩大地盘的方式,要高度警惕,PK是实力相当的两个对手你死我活的游戏,决不要给卢安克壮大实力的机会。

看卢安克事件,感到国人素养真低,他感动了我们,我们却支持不了他。为啥?因为我们国人这样低的素养,是被“我党”60年如一日刻意培育的。咋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