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聊斋——受采访坚强猪大谈国事

2010-09-07 21:44 作者: 李清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人都知道一头猪的概念是什么,但是,它不同。

它,是一头猪。一只闻名遐迩,权倾朝野的猪。

烈日当空,蝉儿嘶哑的叫着,天真热。

它,威风凛凛的站在猪圈外。头顶上的红花,把它那愁苦的脸硬是送出三分妩媚来。镰刀斧头的纹身更显霸者之气。

刚刚送走了一拨来给他过生日的同僚。这些党代表真烦,知道自己每天都是海参、鲍鱼的高蛋白,今天过生日,他们竟然送蛋糕!也就是俺的肚腹大,本来能吃17个,后来有人提议,舟曲人民还在痛苦之中,为了节哀,只吃了7个!……

转过身,它一步三晃的回到猪榻休息。

鸭绒被虽然不如稻草舒服,可是清福说,要过上流社会的生活,这个得适应。

清福是它的饲养员。

幸好,它适应了。

它又开始浮想联翩了:

想当初,地震废墟的恐怖,真叫俺不寒而栗,每天吃木炭,喝尿……,俺真佩服我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36天!

36天之后,俺有了自己的名字——猪坚强。

后来又有个什么猪刚强,它不能跟我比……

“坚强,坚强,有人看你来了!”

朦胧中,它听见清福在喊。

“唉,连个觉都睡不清闲,是谁呀?”

“有个乡党委书记,他说他姓朱,属猪,想跟你合个影,留个纪念。”

“不见。清福,不是说好了县级以下免谈的吗?”

它看见清福跟那个人比划着,说些什么听不见。只见那人从兜里掏出一沓钱,给了清福,又叫手下去干什么去了。

一会,清福又回来了:“坚强,那位乡党委书记给你送来一箱西瓜皮,一筐猪草……”

猪坚强从榻上一跃而起,“快请,快请。”

合完了影,看着心满意足离去的乡党委书记,猪坚强大啖西瓜皮。

门口,两个记者模样的,欲言又止。

清福迎上去:“二位有何贵干?”

两人忙答道:“我们想采访猪先生……”,一边递过来500块钱。

接了钱,得给人办事。

清福又回来问猪坚强:“门外两人给你送来两条熟长虫………”

猪坚强大喜:“那还不快请!?”

无非一阵寒暄,一番客套。

很快,助手架好了摄像机,记者开始了他的采访。

“那个,咱们怎么称呼呢,叫同志?还是先生?”

猪坚强:不要客套。叫先生不行,因为在地震之前俺就已经被劁了,叫同志不是不行,虽然已经申请了,但现在俺还是党外人士。俺现在是科学发展观委员会的委员,你就叫我猪委员就成。

记者:猪委员,自从512地震以后,你经历你猪生中的两极,对此,你做何感想?

猪坚强:感谢党,感谢国家。没有党和国家,没有我今天的好日子。虽然在地震中,我吃了一点苦,但后来,我听说那些日子,牵动了各级党组织的心,他们为了我,奔走相告,搞募捐,真是:党恩国爱百姓哭,书记喊,总理呼,纵做猪,也幸福。

记者:那你现在是否感到很幸福。

猪坚强:那还用说?在党的关怀下,我每天都很幸福。说句别不爱听的,你们没我这条件吧。

两位记者互相对视,尴尬的笑了笑。

猪坚强:就是嘛,这就叫:旧社会把猪变成人,新社会把人变成猪。

记者:汶川地震是一个不愿被揭起的疮疤,但是,现在,还有人为他们死去的孩子讨个公道,揭露豆腐渣工程问题。同时作为受害人,请你为他们说两句。

猪坚强:不要再折腾了,党和国家都不易。当年,堰塞湖是悬在人民头上的一把剑,而今,西方敌对反华势力才是我们感到可怕的。而且,当年的地震,是八级!在这里,我含泪苦劝那些只为自己小家打算的人:真正爱我们的是党妈妈。

记者:对于这次舟曲泥石流,请你说两句。

猪坚强:舟曲坚强!全国坚强,多难兴邦!希望全国人民每人少吃两斤猪肉,多为灾区捐款。

这时,旁边那个摄影记者插了一句:可是国家同时又给俄罗斯捐款100万美元,有那么钱给别人,咱干嘛要勒裤腰带?

猪坚强勃然大怒:你是不是党员?你说话代表谁?不要被西方反华势力给迷惑了。要知道,全世界还有四份之三的人还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拯救,中国人重要,外国人更重要!

记者:猪委员真幽默,有点章鱼保罗的风度。

猪坚强:它怎能跟我比?

记者:那么请你谈谈这次菲律宾枪杀人质事件,假如你是菲律宾总统,你该怎么办?

猪坚强:看外交,这个猪都知道。人质国紧张,我也紧张,人质国不紧张,我就不管。紧张,5分钟狙击手就解决问题,不紧张,就慢慢靠,慢慢等。

记者:那先谈判还是开枪?

猪坚强:你要先开枪,别人就会说,怎么不先谈判?你要先谈判,别人就会说,怎么先不开枪?所以,什么都不做最合适。。你笑什么?你以为这是畜生思维,畜生逻辑是吗?但是要牺牲人质来搞外交,这个是最合适的。不能因为几条人命,影响两国外交。另外,我想对香港民众说几句。香港百年来在资本主义铁蹄的蹂躏下,受尽了屈辱。党把你们解救出来,你们应该报答妈妈的恩情,有时候学学黄继光、董存瑞也是件光荣的事情。

记者:刚才说的这些与你关系不大。现在,关于你们家族的一些事。一个是你在地震中受难的时候,也就是2008年5月17日,湖北宜昌市强制拆迁,当场砸死数百头猪,一个是最近山东省泰安市强制拆迁,仅一家就砸死猪56头,这些同类的遭遇,你怎么看?

猪坚强:谁叫它们不幸生在中国了?!社会要发展,就得付出代价。

记者:前些日子你老家的那个地方,因为你的缘故,猪价飞涨,尤其以你的这个品种最为珍贵。一个农家产下猪仔后,因为母猪无奶,只好冲圣元奶粉给猪仔,结果有三头小猪在生下不到一个月就怀孕了,导致性早熟的原因……

猪坚强:什么性早熟?是微小青春期!再说根据我们科学发展观来看,这是好事,也是值得研究的课题。试想,烤乳猪从此走入千家万户,是社会一大进步嘛。

记者:听说,你就要被擢升为军中少将了。

猪坚强:我很淡定,也很低调,感谢党对我的信任。

记者:这是否有你祖父的影响力在其中?

猪坚强:我不否认。全国人民把对我祖父的爱寄托在我身上,我高兴,我骄傲。另外,因为《西游记》的大力推广,人们对我祖父——猪八戒的厚爱日益加深,自此我一并谢了。我祖父当年是天蓬元帅,如今我才是个少将。呵呵,不过,也不算辱没祖宗。

记者:对于这一切,你想说点什么?

猪坚强:我想借用演艺界的宋将军的一句话:我遇上了好时代,我过上了好日子!

记者:那么请猪委员献歌一首怎么样?

猪坚强:可以。

猪坚强接过话筒,声情并茂的唱了起来:

“每天都是好日子……每天都是好日子……遇上了盛世我享——太——平!”

一曲亢奋、凄厉的歌声,划破长空,恰如CCTV春晚一般,霎时间,传遍阴曹地府的各个角落……
 

点击论坛原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