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澳州联邦大选的“马后炮”

2010-09-13 00:45 作者: 秦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马后炮是像棋的棋局术语,在日常生活中却是一种“贼去关门”的无用做法。澳洲大选揭晓了,所以就成了“马后炮”。

2010年澳洲联邦大选今天落下了帷幕,两大主要政党工党和联盟党各自与5位独立议员和一位绿党议员经过17天艰难的拉锯,结果出来了,一家欢喜一家愁,救了青蛙饿死了蛇。

还是从那幅漫画说起吧。经过一番激烈的肉搏,吉拉德和艾伯特打得难分难解,胜负不分,双双悬空悬崖正使劲用力攀住峭壁爬将上来。三位独立议员怡然自得坐山观虎斗,一边还高喊着“实在想当总理的把手举起来”。危急关头丝毫差错都会坠落万丈深渊粉身碎骨。吉拉德和艾伯特都举不起手,等待着三位伸出手来拉一把。

这次大选出现两大政党势均力敌这一罕见的结果,让这“一体三位”第一次成了决定两大政党未来三年政治命运中心人物。“一体三位”独立议员所属选区的选民以保守主义为主,倾向上自然意属联盟党。其中一位独立议员突发奇想,希望组成两个政党联合政府,非常理想化。澳洲媒体上因此出现一幅漫画,好像是仙境之中,两党前排议员和部长互相手拉手肩并肩的在一起,共同组阁治理澳洲。这使笔者联想到来自耶和华见证人宗教团体的另一幅画,人兽相居一处,互相爱护互相敬重,感慨地不禁要说,如此美妙的天籁之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一体三位”经过17天的待价而沽,反复权衡,最终打破初始的盟约而解体并且分道扬镳,一位支持联盟党,另二位支持工党,最终吉拉德以76席对艾伯特74席组阁下一届联邦政府。险胜。

为何笔者原来就估计吉拉德将惨胜艾伯特,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体三位”矢言对澳州选民的负责,其核心就是下一届少数政府的执政稳定,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保住并且扩大为自己选民所争取以的往不可能争取到的利益。不到万不得已,不进行重新选举。多方不希望重新进行选举:工党不希望,重新选举也许结果更坏;绿党不希望重新选举,已经登峰造极的结果无需画蛇添足多此一举;独立议员们也不希望重新选举,重新选举的结果未必如愿,自己获得的席位未见得保全。只有联盟党最有意愿重新选举,可以进一步扩大成果,但是不愿意承担挑起重新洗牌而进行新选举的罪名。整个选举结果就像一个过了预产期的难产婴儿,但是还是生产了下来。

吉拉德喜不自禁,毕竟是真正经过选民选举出来的货真价实的总理,而非通过党内非常程序“僭位”总理,而且是澳洲第一位女总理。记者会上可以明显地看到她难以掩饰的内心的喜悦,几乎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喜悦心情表露无遗,明显的火候不够。五天前财长斯旺在悉尼的经济政策发布会上已经暗示工党将最后挺过这一关上台组阁,同时联盟党方面也透露出无可奈何花落去无奈的气息,估计最终是工党执政。仔细回顾一下以往澳洲政党轮替执政过程,就可以发现新政府上台一届以后总是遇到险些翻船的大风浪。霍克政府是如此,霍华德政府也是如此,所以本届工党政府险些跌落悬崖也符合澳洲政治的惯例。霍华德政府1998年选举的时候一口气丢失了18个议席,两党的支持率还是工党以51对49压倒霍华德政府,只是霍华德在边缘选区的运作得当才险胜了比兹利。

这次大选的结局是否会一改澳洲的政治生态,这是一件非常值得琢磨观察的事情。澳洲一向被两大政党左右政局,其他小党和独立议员的作用非常弱小,很难有所作为。

今天澳洲联邦政府需要依靠几位独立议员的支持才能组阁,为了执政,双方都对独立议员作了很大的让步。让选民看到了独立议员在这次选举结果后的巨大作用,也看到了独立议员选区的选民能够得到更多的实惠。原来被遗忘的边缘选民一下子有机会成为中心和宠儿,原因就是政府为了执政不得已与独立议员达成一些有利于他们选区的协议。选民会食髓知味继续选举代表自己利益的代言人,其他地区的选民也会因此效尤。选民因此放弃传统的盲目的投票方式选择大的政党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改选独立议员来确保自身的利益。这样就会产生新的政治格局的变化,主要政党会弱化,就必然使得澳洲的政坛更加五彩缤纷,有才华的人士可以得到机会直接面对选民发挥其政治才能,而无需借助大的政党在政坛发迹。如果今天的结果在将来进一步发酵和放大的话,那么这次三位独立议员与两大政党的讨价还价就可以为今后澳洲政坛百花争妍向多极发展开了先河。

这次澳洲绿党是个大赢家,不仅在选举中获得有史以来最高的支持率,而且在选举以后进退得当,可圈可点。绿党最先明确表示支持工党,使得工党的席位上升到73,对工党以后谈判成功最终组阁起到了稳定危局的定海神针作用。然后吉拉德极为耐心地把塔省的独立议员虹吸近来,上升到了74席。这样就使得待价而沽的“一体三位”很难摇摆到联盟党一边。如果绿党也像人们想像的那样,继续向吉拉德政府要码,那么吉拉德政府的不到基本盘而让“一体三位”有动摇的更大余地,继而产生另外一种结果。所以在关键点上的分寸把握必须十分合理精确,不然一定画虎不成反类犬了。吉拉德组阁了,如何摆正大党与小党的关系,与独立议员的关系,都是需要仔细考虑的。赏罚分明,四方可行。绿党对吉拉德能够最终执政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为了今后三年政府的平顺,吉拉德应该有这个眼界采取分担政治压力和责任的做法,这也是进一步稳固自己少数政府的正确做法。

少数的弱政府的出现,对澳洲政治未必是一件坏事。2004年大选以后霍华德掌握上下两院,一意得志满就走向反面,三年后大败,而且败得赤条条的连自己的议席都丢了,晚节不保贻笑大方。陆克文2007年大胜,民望节节高升,也就开始不知道自己了。先是气候议题的豪言壮语忘记了,遇上难题不是“迎着困难上顶着风雨走”,将自己2007年大胜的核心议题束之高阁,由此民望大跌;然后又是矿业税问题上一意孤行,油盐不进,被同僚逼下了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工党此次险些走麦城,责任源头应在陆克文。覆巢之下安得完卵乎,还连累了2007年击败霍华德的保持三十余年席位的前媒体记者女议员。

少数政府会使得政府首脑时时谨记自己权力有限,不得妄为,反而因为小心谨慎如履薄冰如坐针毡而“业精于勤行成于思”。

联盟党艾伯特虽败犹荣,他是一位勇士型的领袖。联盟党下野三年,换了两次领袖,如果是前两位任何一位在大选中一搏,肯定没有艾伯特的赫赫战果。艾伯特未来三年的领袖地位应该稳固,与澳洲第一女总理基拉德还继续周旋有得一搏。

工党这次虽然最终赢出,实在是很惨烈,几乎坠落悬崖。吉拉德在诱惑面前还是表现出了动摇性,这也是人的通性。五周的竞选中工党内部事故不断,吉拉德自己也屡屡犯错,卸下化妆露出庐山真面目,这肯定是一个败笔。不过吉拉德比较有妥协精神,很有耐心地争取传统上属于联盟党的独立议员,尽量采取妥协折衷的办法,满足他们的要求,才起死回生得以组建少数政府,终于使得这次联邦大选落下了帷幕。最后希望吉拉德政府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三年生聚,三年教训,一切从零开始,今后绝对不能再做出让随身保镖代表自己出席关乎国家安危的重要会议这种傻事情了。国家神器在握,要认真对待,国民都关心这些细节。贵重物品必须保管收拾好,放在保险柜里面,不可随意示人而遭不测。

吉拉德还应该发自肺腑地好好感激帮助她夺得执政机会所有人,绿党、前爆料人whistleblower塔省独立议员、两位独立议员Tony Windsor和Rob Oakeshott等,与他们通力合作。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慢慢将息调养,从而改变工党政府的颓势,也可使得吉拉德获得与“铁女人”撒切尔夫人、印度英迪拉甘地等齐名世界政坛女性领导人地位。

2010年9月7日

点击论坛原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