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党爸爸


蓝述:我是蓝述。

路平:我是路平。

雪莉:昨天晚上这个大火,咱们这个湾区发生了圣布鲁诺煤气管道爆炸的大火,可能大家都看了挺震惊的,到今天下午2点为止,已经有4人死亡,53人受伤,有38栋房屋全被烧毁,爆炸在当地的居民区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圆坑。这种事故也是很吓人的。

路平:从飞机上往下看到的那个情景,整个一片一片的,真是太厉害了。

雪莉:你说好好在家里坐着呢,忽然这管道就爆炸了,实际上说煤气管道泄漏,据报导已经就有发生了,居民有的就闻到天然气的味道,所以这一次太平洋煤电公司(PG&E)受到了很大的指责,圣布鲁诺的市议员也是说你们为什么没有赶快查?

路平:是啊!据说是在这之前已经有人就报告出来了,已经告诉PG&E这地方有泄漏的现象,有不同的味道。那么后来他们去检查过,检查过之后还没重视,最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雪莉:是,其实它管道损坏的那部分,爆炸的那部分,已经是使用50年了,所以这种隐患是有的,所以大家咱们这事情出了呢,就是在家里要多注意点安全。

路平:真得小心,要是闻到不太好的气味的时候赶紧报告,该处理的处理。像那个火几十米高啊!真的不得了,简直太吓人了!

雪莉:是,太吓人,所以大家有亲戚朋友在那边的,可以多关心关心,现在红十字会已经在当地设立了三个庇护中心,有两个是圣布鲁诺退伍军人的服务中心,如果想要查找圣布鲁诺爆炸案相关的信息,可以在网上找到很多的资讯。

路平:对,这里头我觉得还有很多需要注意的知识,突然发生这种情况的话你应该怎么办,你家人互相找不着了,他有网站,你可以把你的情况写到网站上,你的家人也写在网站上,那互相找,就可以找到,所以有很多办法在里头。

雪莉:是,所以要比较及时去建立这些资讯,这是一个事儿。那最近还有一些新闻,就是咱们湾区的房价还是持续的低迷。

路平:欸,有人总说嘛,说这个房价已经到了最低了。这最低还往下走,还继续往下走。

雪莉:跟大家说可能这个夏天过了之后呢,会有一些变化,那到底怎么样就再看吧,现在大家陆续的度假的也回来 了,就是看看这房价会不会有变化。

路平:我觉得这个房价它往下跌,其中也有另外的因素,就是说你现在整个从这个就业的情况来讲还是很差的,对吧?

雪莉:对,就业的失业率还是高达两位数,所以这个问题不解决,这房价问题不会......

路平:对,就业的问题不解决,我觉得这些真正的恢复是不可能的。

雪莉:所以你得上书奥巴马,要先解决这个就业问题。

路平:对。

雪莉:那与这相对比的,就是最近中国的房市又出现了很强烈的反弹,因为前一阵子大陆官方一直要把这个房价压下来。

路平:对,压房价,现在又上去了。

雪莉:对,现在又上去了,而且上的还挺凶猛的,你看这房价涨得也挺厉害的,深圳就涨了84%。比去年同期猛涨84%,北京是涨了23%,上海涨了31%。

路平:那就是不但没有压下去,反而就凭那么一会儿马上就翻过去了。

雪莉:马上又翻回去了,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也是要继续的观察。

蓝述:基本上它反应出来就是说,中央希望宏观调控房市的这个政策失败,基本上反应出来就是地方财政,各级地方政府因为90%的城镇、地县、乡政府啊,实际上处于一个财政破产的状态,处于财政破产状态的话它必须卖地,不卖地的话它就没有办法维持他的这个......

路平:你是说钱是从这个地来的?

蓝述: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你要卖地就得有开发商来买,开发商要愿意来买地就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房子能卖得出去,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之下,毫无 疑问的,因为中国的银行也不是完完全全独立的,银行也受到地方政府的压力,同时又有巨大的利益,所以说这个开发商、银行,包括几个地方银行,然后再加上地 方政府,可以说几个方面不但有利益上的,而且当然还有这个政治上的考量,因为各个地方政府的官员都要做政绩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就是地方和中央以及各 个不同行业的利益集团和中央之间的一场博奕。现在看起来是中央想要宏观调控房市这么一系列的这一揽子计划,基本上到目前为止是失败的。

雪莉:那有没有这个可能,因为中国人这么多,大家还得要有房子住啊,所以还是有一个很大的需求,那这个需求一方面是存在的;另外一方面就是错综复杂,很多 的这个空房率,就是你这新建的房都有主人买了,像有的城市,内蒙古的这么一个城市,崭新的小区非常漂亮,没有人住,连灯都看不着。

路平:我觉得需求是很大的,可是能不能买得起,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雪莉:这个泡沫现象是房产的,这个泡沫在中国是应该还是存在的,就是他这个收入和他的房价是很难对应上的,你看在任何国家,你跟美国比也差很多,他可以差到20倍以上,你比如在北京、上海,北京所谓的四环以内没有低于1万的。

路平:早年二环以内叫城里,后来就改成三环了,现在都四环了,四环过去就是郊区了。

雪莉:对啊!就郊区你也得1万块钱以上一平米。

蓝述:房屋的泡沫主要是指这种大城市和一线城市,还有沿海的比较开放的这些城市,是指这些地区的房产泡沫化。然后,二线城市相对来讲,它因为涨幅比较小, 另外你到农村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就比较小一点。所谓的泡沫化指的是这些一线的大城市,一方面有很多人需要买房子,窝居嘛,对吧?可是另一方面, 想买房子的人又买不起房子,这中间有一个买得起的价格和实际上在市面上销售价格之间的巨大差别。

雪莉:蓝述,刚才您讲到说在这种大城市里头有很大的一个人群他买不起房,房价太高了,可是其实也有这样的人群,人家是有多套的房子,不仅是一套、两套,可能有三套,而且现在又出现一个新的名词来,大家可能听说过“穷二代”、“富二代”吧,那现在有这个叫“房二代”。

有这么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喔,就是最近出现在南京的,南京虽然不是顶级大城市,也算是大城市了,有个才2岁的女孩叫妞妞,然后有一个400万的别墅就是她 的名下的房产,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这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一起来买了这个400万的别墅,妞妞今年就9月份才上托儿所,但是就把这个房子给她,而且这个家庭 在这之前是已经有了3套房子。

路平:够跩了,这爷爷也够行了,是吧?他也很聪明,你说现在有好几套房子,好几套房子如果都在你自己名下的话,你将来想把它再转给子女的时候就很麻烦,对吧?你还要做各种各样手续。

雪莉:人家还要遗产税什么的。

路平:人家直接名字就写了这个妞妞。

雪莉:这也是爷爷奶奶很爱这个妞妞。

路平:当嫁妆。

雪莉:就明白说了要当嫁妆,2岁就已经开始准备好了。

路平:你瞧瞧!给将来都准备好了。

雪莉:所以送什么做嫁妆也不如送房子。

路平:对啊!人家说你要结婚先得问有房没房啊!

雪莉:因为就中国人一般也是对房子看得很重的,走到哪儿咱们都得房子问题先解决了,这是个大问题。

蓝述:所以尿片还没摘下来,嫁妆就已经准备好了。其实买房子不仅仅是中国人,美国人的美国梦里面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房子,有房子、有车子、有一个家这就 是美国人的梦。中国人只不过比美国人买房子的欲望要强得多,因为中国人长期就是多少朝多少代的农业社会,农业社会对地非常执着,这脚下没有自己的地心里就 不踏实,没有根。自己有了根,孩子的也就解决了,然后还有刚生下来尿片还没摘下来,先把他给安顿了。

雪莉:没有后顾之忧了。

路平:不过中国人有时候有这样一个问题,比如你刚到美国来不管上学也好、工作也好、什么也好,那时候一般来讲都是租房子住,你就住在美国人家里头。你不管 怎样租了一间房,总还是有住在人家家里的感觉,你没有自己家的感觉。等后来慢慢你人口多了,你说你慢慢觉得这是我自己的地方了,可是当你自己真正买了房子 的时候,你才觉得说这是我的家。

雪莉:踏实了。

蓝述:其实这房子还是银行的。

路平:当然你买房子有很多原因,一般来讲,住公寓每年都老给你涨钱,涨了一个新房算了,咱们就固定在这不涨了。

雪莉:不过你要买房子当然是好事,在美国也是“美国梦”,但前提是你得买得起,不管现在中国大城市那么贵,湾区也是挺贵的。这个妞妞家这么多房子,关键是人家爷爷奶奶还不是大富大贵,还不是说什么……

路平:就一般,并不是大富大贵。

雪莉:也不是说南京多少百万富翁什么之类都不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关键在哪儿呢?都在中国有一些行业叫“垄断行业”工作。

蓝述:垄断行业就是电话、电信、航空、航运、石油这些。

雪莉:这些是只此一家,就是所有这些关键的部门,而且都是属于政府国有企业。

蓝述:水电、煤气这都是垄断行业。

路平:这玩意要蹲坑蹲对了地方,也是挺好的。

雪莉:这个很关键。人家就讲了,在中国你大学毕业你学什么可能是一个问题,其次你到什么行业工作就更重要,如果说你进了银行或者进了油电部门、电信系统, 你就等于上了一个保险了,哪怕就说你不用工作特别辛苦,你也不用说特别聪明、特别有创造力。你仍然是小康也保障了,那个福利、工资各方面比这个社会上其他 行业要好的不得了。

路平:你的意思是说萝卜不管个大个小,关键在你那份上待着,待对了就行了。

雪莉:人家现在就讲说在国内,你关键要抢什么呢?抢行业、抢身分,抢身分就是可以作为公务员的身分,你就保证了,你直到退休也不会失去工作,而且福利、工 资都很好。而且为什么人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在那儿?一旦是爷爷奶奶在里头,第二代也得想办法要进到这个垄断行业里面去。

路平:最近不是爆出来嘛,很多地方招公务员,怎么招呢?首先是加分制,干部你现在就是在任的,那么你下面的子女就可以加分,把他先招进来。甭管怎么说,这个名额上就方便多了。

雪莉:像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家里头有一点长辈在银行工作,所以从大学就已经选定银行的专业了,然后到时候一定要进……

路平:目标明确。

雪莉:目标要明确,你一定要进这银行系统。那进去了之后,你明的暗的人家也不是说是违法的,都是合法收入。

路平:合法收入。

雪莉:对,就是人家可能叫什么灰色或者什么颜色的,就是加在一起,小日子过得非常不错。

路平:你说得还有点意思。

雪莉:咱们就说这2岁的妞妞,她400万别墅是她名下的。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就在这垄断行业工作,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是他们这400万是现金付的。

路平:掏现金就付了?

雪莉:对,而且家里在这之前是有3套房子。有的一套公寓也是200万,然后爷爷奶奶有1套,爸爸妈妈还有1套。但是后来大家想了,就是现在房价可能还要 涨,说再去买一个,再买一个就要买个别墅。买个别墅就要400万,那把其中的一套卖了,然后就凑出400万现金,就买下来了。

路平:这么着。

蓝述:其实上海现在的房价你想在上海当一个白领,就说你年薪20万,那应该是满不错的。

雪莉:这是非常好的白领吧,就是很有工作经验,工作很多年的,才拿到这个数。

蓝述:那如果说是20万的,你想想你算一个帐,一个年薪20万的白领,相当不错的工作。那么现在的房价大概是3万块钱一个平方米。

雪莉:在上海。

蓝述:对,就是稍微摸上去还行的话,就说你和它的身份比较称。那么你想买一个100平方米的房子,300万,对吧?你20万的年薪要买300万的房子,那你要算一算,那就得15年不吃不喝。

雪莉:那也付不起,还得缴税。

路平:还有利息的吧!

蓝述:你15年不吃不喝你能存到300万。

路平:没错!

蓝述:你得房子买了才交利息。

雪莉:是,但是国内的税啊,如果你说我这个收入就比如说有人在外企工作,他就10万、20万,它那个税也是挺高的。至少得20%这个水平以上。

蓝述:是啊!那你这样算起来就得20年了,20年不吃不喝。

雪莉:也不用养家了。

路平:其实你在国内买房和在外国买房有个很大的区别,因为在国内的地是属于国家的,所以你连买的房子实际上是租用的使用权。

雪莉:对,没有房产权。

路平:你没有房产权。租那个地规定是70年,也就是说你在这块地上租用你可以租70年。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在你买房的时候,你70年的租金要一次付清!当然同样的事你说放到美国,放到别处,说我租你那个地方70年一次付清,这哪来……

雪莉:对,这也是国内的有房阶级挺担心的一个事。因为第一批商品到现在还没有说真正到了70年,我跟你说大家也都在看,到了70年之后怎么办?像这妞妞到72岁难不成就没有住的边。

路平:房子就得搬了。

雪莉:对啊!这个他们肯定还得再想一些办法,但也都是很关心的一个事情。

路平:其实咱们中国人其实非常聪明,而且很有文采,我在想你说这住房的问题,我看到人家写了一篇《沁园春》。

雪莉:这是词吗?

路平:词。人家是出口成章,出了就成章,你看看他这么写的:婚期将到,国内兄弟有钱公寓,没钱蜗居,往长城内外大厦高楼,工地上下人浪滔滔,早起晚睡达旦 通宵,丈母娘说买个房子才达标。需钞票,看人山人海一房难搞,奴家如此虚高,应无数英雄尽折腰。惜秦皇汉武见此摇头,唐宗宋祖更是没招,一代天骄成吉思 汗……怎么你知道吗?

雪莉:怎么着?

路平:只好住在蒙古包。

雪莉:看来咱们这个中国人创造力也是很厉害的。

路平:对,这出口就成词,这个东西。

雪莉:这里写得真有意思。

路平:说房子很难搞。

雪莉:对,就是一般你这个收入,哪怕你是白领,大学毕业找个工作都是很难的,在这些大城市里头。不过,这垄断行业说实在的,还真是有致富的门道。

路平:其实这点就是刚刚讲的这种事情其实大家都有很多的议论,你像中国的收入它分配的领域一直存在着这么一个问题,就是说“屁股决定腰包”,你一屁股坐在什么地方,你这个起立跟你这个腰包有关系。

雪莉:怎么讲?

路平:你坐在属于国企这种垄断企业,行了,你这腰包就会比别人好。你要坐在那个地方,没坐正,做到别的地方了,不赚钱的地方。

雪莉:你再有本事……

路平:有本事白有本事,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对不对?

雪莉:是这么回事。

路平:所以说不管你有多少才智,也不管你多勤劳,关键是你的身份和你这个行业。

雪莉:而且是抢的。所以我说这个垄断行业他怎么这么有钱?其实它公布出来,就说在垄断行业比如说这几个行业,中石油,中石化是能源部门,电力电信就是通讯的,这些部门公布出来的工资可能也确实是高,现在就说高出5到6倍,比一般企业里的职员工资。

路平:但那并不是真正全部的收入,能告诉你的工资那是一部分,其实我们拿到的更多的是奖金,奖金往往还比工资还要高,是人们的主要收入。

雪莉:而且可能还有一些变相的收入,比如说他们买房,公司单位会给他一些补助,可能就说我帮你付一半了,这就已经一下子解决很大的问题,比这个工资可能要高多了。

路平:对,所以你这个行业没待对的话,你这一部份钱就自己付;你待对了地方,它就……

雪莉:不过它这垄断行业我稍微看了一下,它到底怎么这么有钱?

路平:为什么呢?

雪莉:就是说这数据有没有那么有钱?就比如说中石化,9月4日才公布的,他属于五百强企业的第一了,在中国。那它这个收入达到多少?是 1.39万亿。

路平:听这数字,好像天文数字。

雪莉:好像天文数字,1.39万亿,还有这中石油也一样,都是超过万亿,还有国家电网这些电信,还有一些其他银行系统,都是非常高的收入。

蓝述:虽然说这些企业是垄断行业,它的职工或者里面的工作人员的收入比其他的企业好,但是人家找工作的时候,这还是第二流的选择,第一流的选择一定是公务员。对,因为你公务员你是官员了嘛!

路平:咱们曾经管那公务员叫“公务爷”嘛,万一当上了以后,实际他们干的是公务爷的事。

雪莉:将来飞黄腾达。

蓝述:最近我看到有一个调查,就是调查上海处以上的干部,这处以上干部一调查以后,基本上处以上干部都是千万以上,就说这个私人财产,而且所有私人财产, 它都是合法的。然后为什么合法?人家一看其实也不奇怪,就说你这个人从年轻参加工作,然后到你升级到处级干部,你怎么也得干个15年、20年,对吧?你这 10几年、20年,那你这个单位有分房子,不一定分房子,就说你单位给你买廉价一点的房子,等于说单位起的,起了以后也是这种半买半送的,不是按照市场价 买的。

买了以后你总得有那么1套、2套吧,你这1、2套房子你就上千万了,你在上海那个地方,对吧?然后有那么1、2套房子,完了以后可能还有3套的。所以说它确实完全就像你讲的,你如果是公务员,或者你这个行业待对了,那么它这个机会就高很多。

雪莉:所以就剩下两个问题嘛,一个身分一个行业。

路平:而且这个行业还特别是个垄断的行业那就更比较容易了。

雪莉:对啊!也没人跟他竞争啦,不过我们现在是广告时间了,广告之后再回来。

(广告时间)

雪莉:大家好,欢迎回到《两菜一汤大家谈》,我是雪莉。

蓝述:我是蓝述。

路平:我是路平。

雪莉:所以就剩下两个问题嘛,一个身分一个行业。

路平:而且这个行业特别是垄断行业的话那就比较容易了。

雪莉:对啊!也没人跟它竞争啦!咱们就说这垄断的行业它怎么这么有钱呢?关键就在垄断了。

路平:一垄断这钱就来了!你看现在拿那个电视来讲,这个有线电视,在国内的有线电视,它不像国外,国外它有这个“反垄断法”,你这样干不行,政府会干预的。

雪莉:你必须得有个对手。

路平:它在国内的话它不这样的,有一位专家他是专门观注关注有线电视发展的他就说了,说什么呢?他说这个收视费调价以后,涨价以后,北京一个城市就为这个歌华有线,全北京就这一个,每一年就带来1.4亿元新增加的收入,我只要调一块钱,调几块钱就挣。

雪莉:那这老百姓不就倒楣了吗?你这没竞争了,要不然你像咱们这竞争的好处是,你看像这边的这个Direct TV天天打广告说我们最便宜啦!它就把其它的有线电视都给压了。所以这个有点竞争是好事儿。

路平:所以竞争大家就会像这样子,对于这个用户来讲是好事。现在网络上对这件事情,有些网民讲话挺有意思的。他这么说,这个网络上讲这个事儿,他说我们上网的费用,internet上网,我们上网的费用是棒子国的几十倍!

雪莉:棒子国?

路平:棒子国就是指韩国嘛,南韩、北韩,棒子就是高丽棒子嘛!就是管那个……。

雪莉:是韩国的几十倍!

路平:是韩国的几十倍!他说最近我们这个小区电视换什么数字电视,这个收视费……。

雪莉:肯定要涨价!

路平:从100多涨到200多,涨幅都达到百分之百了!他说我就想不通嘛!说卫星也不是你们一家的,还不是我们这个劳苦大众的钱去发射的卫星吗?干麻还要 跟我们收那么多的钱呢?而且还说但是我们又总不能不看电视吧?他说我要在房顶上安个锅,就是天线,我想安个锅,你还要屏闭我,还要罚我的款!很不爽。

蓝述:不过国内是有这个问题就是你这些垄断行业本身的最初的投资,前期投资也都是这个纳税人的钱,是国家财政投资,就比如说三峡,你盖这个三峡大坝它这个 前期投资也是从国家财政里面出的,可是那个三峡大坝盖好了以后发电收钱!这等于说大伙儿掏腰包把这个大坝给盖好了以后它回过头来收你的钱。

路平:从你的腰包里掏出来的钱办完了事儿就收你的钱。

雪莉:最后收入好像就是让那一小撮人在那受益了,这垄断行业也是一样的,在这行业里的一小撮人,或者是公务员的那一小撮人,这就属于我讲的,可能就是利益集团了吧!

路平:这相当于你自己有钱你买一辆车,但是每回你去用那车的时候你还要再掏一笔钱,租车费。

雪莉:但是也有人也不理解了,就是说这个垄断行业可能还是得国家垄断,这重要的行业得还是国家垄断才成。

路平:还得垄断。

雪莉:其实我也是在网上看到的,都有讨论,这个就是有的朋友觉得有苦没处去说了,然后在网上讲一讲,发发牢骚,那有人就跟帖了,觉得说重要行业还是要国家垄断。

蓝述:他这个说的“国家”啊,那你看他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他讲的这个“国家”实际上就是指国家机器啦,那这个人当然就是他同意了这个所有的方针政策制定 的时候,国内所有的政策制定的时候它都有个最基本点,基本点是永远不变的,就是这个党的利益必须高于一切,你必须把党的利益摆在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

从这个出发点出发去制定所有的国策的时候,它就是围绕着这个东西,怎么样去维护这个东西,然后它就制定政策了。所以说你这个军队你不能抓在政府手里,你得抓在党的手里,完了以后,那些大型的国有企业、国家经济命脉,你说这个石油、石化、航空、航运。

雪莉:在美国都是私营公司啊!

蓝述:对!

路平:你举个例子讲,像这个奥运会,运动会的事,你要在中国它就属于国家在办,全党、全国最大的一件事。人家洛杉矶84年运动会,人家那是私人办的,就一公司人家说我办,同意它办。

雪莉:私人发起人。

路平:它组织的这个事情,后来同意了,它被同意了。

雪莉:结果人家还大赚了。

路平:还大赚一笔,当时的情况是那样的一个情况。所以说这个差别很大。

蓝述:一样啊!就像你刚才说三峡大坝收电费一样,你这个奥运也是一样,你掏的是国家的钱,就是纳税人的钱,最后你这个奥运比赛的时候,它还是要你买门票, 所以说它一样的嘛!它必须把这些东西抓在手里,否则的话,在社会上如果独立出这么多的像掌握经济命脉的所有这些行行业业,它就会削弱,对党至高无上的权威 它就会削弱,挑战党的权威,这是不允许的。

雪莉:所以咱们之前不是有一个“八大经济命脉”的国策吗?那些国策到底讲什么呢?那刚才蓝述讲重要的行业党还是要控制的,前一阵《争鸣杂志》披露出来的这个国策,江泽民时期定的。

路平:可是这个国策其实国内很多人不知道,尤其海外很多人也都不太清楚。

雪莉:对,那一听大家不都得不火了吗?

路平:这国策是这样,它是在94年7月的时候提出来的这么一个国策,后来每年都由一些政治局开会定下来的,关于“八大经济命脉”要由谁来掌控的问题。那其中“八大经济命脉”指的是金融、资源、高科技、电力、电信、航运、军公、网路这8个,其实你看这都是属于垄断的。

雪莉:这都能对应,就是说它都要高干子女来掌控。

路平:对,它就是讲说这个国策就是要由高干子女来掌握。

雪莉:而且你能对应上,比如说这电力就是李家,电信就是江家。

路平:而且像这样一个国策,你看这个李瑞环以前他是政协的主席,他在天津讲话的时候,他讲这个问题要从全局战略安全的多方面来考虑,而且这是个大政方针,不公开的国策。讲这是不公开的国策。所以现在这个事情被披露出来以后,大家想这是有国策在后面撑着呢!

雪莉:你看他就不能明显的说党来控制,但是党得找个可靠的人,谁可靠啊?

路平:自己的子女最可靠,你像那个金正日觉得谁都不可靠,就他儿子可靠。

雪莉:这个现在也有一词了,叫“党二代”了。

路平:“党二代”。

蓝述:其实这个平等的,就是它不一定讲财富上的平等,因为财富你不管历史上历朝历代还是哪个国家,你不可能说平等是财富上的平等,你读个博士你年薪10 万,你工作30年300万,人家那孩子刚生下来带着尿片他就已经有一套300万的房子了!这个东西你要去比那就是跟人家比命了。但是所谓的平等实际上在西 方社会里它讲的是一个机会。

路平:机会平等。

雪莉:Opportunity equality。

蓝述:机会的平等它的核心实际上是权利上的平等,有了这个权利上的平等之后,它才能够保证这个机会上的平等。

雪莉:你这个权利是说?

蓝述:基本权利。

雪莉:人的基本权利。

蓝述:而且这个权利你不能说这个人和那个人平等,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主要的社会上的这个机制,社会的运作机制它能够大概的宏观上的保持一个平等,特别指 的是政府的规章制度,政府的这些法规政策,它能够给所有的人提供比较均等的机会。因为其实不论你自由也好,威胁你自由的,威胁你是否平等的,最大的威胁都 是来自于公权力。因为双方的力量越不均等的时候,那个强的那一面有可能威胁到弱的那一面。那么谁最强呢?你到任何一个国家里,公权力是最大的。

雪莉:就是政府。

蓝述:对,就是政府。

雪莉:就是政府的权力。

蓝述:所以实际上这个东西它提出来要求机会均等,首先就是对政府提出来的要求,就是你这个政府制定的这个政策你必须是一个比较平等,你不能说你这个行业你政府垄断了,它们就先富起来了,或者说你公务员有了权力了,结果你就先富起来了。

自由也是一样,到了美国你讲自由女神,其实它这个翻译的时候是有问题的,这个“liberty”实际上它准确的讲不是自由的意思。要不然美国人经常说 freedom liberty不是说自由和自由,这个freedom是自由,这个liberty实际上它的意思是能够保护自由和尊重自由的这么一个环境。这个东西就是你 文化中的价值观和你政府的制度了,就是你的政治制度了。谁能提供一个尊重自由、保护自由的环境呢?所以这些东西实际上大部分提出来是针对政府提出来的,对 公权力提出来的,你公权力必须做到的东西。

雪莉:就是政府不管这个人出身是怎么样,或者是家庭背景怎么样,当然他的聪明才智…,不要让他外在的因素决定他的未来是否有机会。

路平:所以就是说这个机会都是均等的。

雪莉:不管你在哪个行业,你的家庭背景,你都有均等的机会,只要你有自己的聪明才智,另外你肯付出、肯努力,你就会有成功的机会。

路平:不过从这也可以看到一点,在国外都是老百姓看着政府,你刚才讲到这个,你不公平不行,你得看着政府;要在国内都是政府看着老百姓,你们得听话点,你们得听我的!很大的不同。

雪莉:就是说这事情现在是这样子,其实你也可以看到很多其他跟妞妞不一样的女孩。我看到另外一些故事今天就没有时间讲了。我就不知道那些机会对那样的女孩,4岁开始捡瓶子挣学费。

路平:4岁就开始捡瓶子。

雪莉:就是有没有机会对那样的女孩?我想这是北京当局需要思考的问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