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12/07-12/13)

2010-12-13 22:33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奥巴马电话敦促胡锦涛向朝鲜施压,显示美国对中共的态度保持强硬的势头。连战默认“孔子和平奖”?小学生代领,一出闹剧给今年本已争议不断的诺贝尔和平奖又增加了些佐料。无证黑渔船出海失踪官方拒绝搜救引争议,河蟹社会下中共官员演绎见死不救。神职人员被强迫出席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中共魔爪操控下的中国天主教现状令人担忧。

*奥巴马电话敦促胡锦涛向朝鲜施压*

就在美日韩三国外长昨(6日)聚集华盛顿商讨朝鲜问题对策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天打电话给中国主席胡锦涛,敦促北京站在国际社会一边,向朝鲜表明其战争挑衅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奥巴马并敦促北京施压平壤,促其遵守“2005年六方声明”等国际义务,终止挑衅。

综合法新社与路透社的报道,就在美日韩三国外长周一聚会华盛顿,讨论朝鲜半岛局势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致电中国领导人胡锦涛,请求北京向平壤施加压力。

法新社发自华盛顿的报道说,奥巴马希望中国向朝鲜表明,平壤的挑衅是不可接受的。奥巴马坚持认为,朝鲜需要停止其挑衅行为,履行国际义务。

路透社发自北京的报道则引述中国官方媒体的消息说,中方高度关注朝鲜半岛局势。北京认为,在朝韩问题上当务之急是要冷静理性应对,坚决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中方认为,当前形势下,如果处置不当,很可能导致半岛紧张局势轮番升级,甚至失控。胡锦涛还表示,中美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方面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双方应该共同努力、加强对话、增进信任、携手合作、妥善处理有关敏感问题。

路透社报道还说,奥巴马对胡锦涛表示,美方愿同中方发展伙伴关系,朝鲜半岛局势影响整个东亚安全。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消除半岛不稳定的危险,维护东北亚安全环境,美方愿同中方密切合作。

据介绍,周一在华盛顿就朝鲜半岛局势进行会晤的美日韩三国官员分别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和韩国外长金星焕。路透社发自华盛顿的报道指出,这一三方会谈的目的就是要探讨朝鲜核扩张及炮击韩国延坪岛事件,商讨应对朝鲜挑衅的对策,但这次会晤没有邀请中国参加。

点评:

目前朝鲜半岛局势高度紧张,甚至有人感觉战争一触即发,美日韩也采取强势态度,先是拒绝了中共要求重启六方会谈,紧接着举行一系列军演,又是三国外长会谈,这回轮到奥巴马亲自上阵给胡锦涛施压,可谓咄咄逼人。不过奥巴马这一姿态也表明,美韩还暂时无意对朝鲜发到军事进攻,而朝鲜似乎暂时也不敢有进一步挑衅动作,所以各方可能还是在争争吵吵剑拔弩张的状态中持续一段时间。

从中美双方的表态来看,美国强调作恶一方必须受到谴责和惩罚,而中共强调双方要冷静避免事态升级扩大,可以看得出来中共表现出一派善恶不分的嘴脸,表面上是劝架,实际上是搅浑水,抵消着作恶者的罪责。如今朝鲜在中共的支持与纵容,利用军事威胁与挑衅,一步一步不回头的走向末路。要是美韩也想一味的默认下去,到北韩金正日政权即将垮台危机时,一种可能是北韩对南韩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拼死一搏来个鱼死网破,另一种可能是中共再次出兵朝鲜扶植出一个新的傀儡政权。如果出现这两种可能,倒不如美韩下定决心先发制人彻底解决金正日政权了。如果战争爆发中共与俄罗斯不大敢像六十年前那样帮助朝鲜,美韩一方只要先用快速强力军事打击压制消灭掉驻扎在边境的北韩军队与火炮,再对其他北韩军队将领进行高诱惑劝降,最后在空中持续压制下正面出击,北韩所剩的抵抗力量也就微乎其微了,这才是解决朝鲜问题的根本之道。

奥巴马电话敦促胡锦涛向朝鲜施压,胡锦涛表面答复的含含糊糊,心里应该十分不愿意,但又很难蒙混过关。如果中共政权继续不给朝鲜施加实质性压力,美日韩将合作的更加紧密或者举行更庞大的军事演习挑战中共政权。更重要的是明年一月胡锦涛访美在即,中共领导人历来把访美成功看作重要的政治成就,甚至可以当作权利斗争的筹码,所以胡锦涛亦不会希望朝鲜问题造成僵化局面,令访美日程出现波折与困局,所以笔者感觉胡锦涛应该会做出些让步,对朝鲜金正日政权发出些约束的声音了。不过做为交换条件,中共政权可能会要求美国在人权问题上让步,要奥巴马在胡锦访美期间,不去谴责中国人权状况,不得提及释放政治异议人士。

*连战默认“孔子和平奖”?小学生代领*

中国一奥巴马电话敦促胡锦涛向朝鲜施压个不知名的民间组织设立“孔子和平奖”,而第一位获奖人是台湾的?前副总统连战。连战办公室表达对此奖项毫无所悉。奖项由1名小女生代为领取。主办单位声称,已经电话联络国民党文传会主委苏俊宾,并指苏俊宾表示乐观其成,连战默认这个奖项。对此,苏俊宾郑重澄清,对方从未跟国民党联系,这样的讲法十分不可思议。

台湾联合报报导说,颁发孔子和平奖的组织对外称自己是:文化部中国乡土传统艺术传统文保护部。这个组织负责人在记者会上宣称,获得首届“孔子和平奖”的是台湾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其他候选人包括北京认定的11世班禅喇嘛、美国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中国诗人谯达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美国前总统卡特以及中国杂交水稻育种专家袁隆平。

星期四下午,“孔子和平奖”颁奖仪式在北京新闻大厦酒店举行,自称为和平”评审“的一些中国大学教授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该委员会把1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象征性地发给一个北京六岁小女孩。一名杨姓评审在将玻璃奖座颁给这名少女时说,“这是为了和平”,而少女似乎有些受惊。

不少媒体事先已经采访过连战办公室。有记者说,连战办公室表示,他们知道孔子是谁,但是不知道“孔子和平奖”是怎么回事,怎么去领奖。有记者认为,连战实际上是拒绝领奖。

据中央社消息,国民党文传会主委苏俊宾表示,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单位,也没有什么主办单位来联系,绝无所谓国民党乐观其成的说法。他说,这个奖项的背景为何,以及如何评选,国民党一无所知。苏俊宾强调,连战对于两岸和平的贡献,是全台湾人民有目共睹的,但与该奖项完全是两回事,希望不要混为一谈。

中共拉拢连战制造内部矛盾?

中共设立"孔子和平奖",而且第一个获奖人是台湾前副总统、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消息传来,前行政院长谢长廷怎么看?

据新唐人亚太电视报导,台湾前行政院长谢长廷:“觉得很奇怪,孔子说,不语怪力乱神。”

先是传出中共要让连战担任国家副主席,现在又将颁给连战"孔子和平奖"。前陆委会主委吴钊燮认为,中共对台统战的斧凿痕迹明显。

前陆委会主委吴钊燮表示:“连战或许对于两岸关系在中共的标准之下可能会有帮助,中共去拉拢连战,中共应该也很清楚连战和现任国民党主席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中共的作法就是拉拢连战这种人然后去制造国民党内部的困扰,再制造台湾内部的困扰。我想在世界上被认为已经达到人权?标准、民主标准的国家对于中共的这些作法只会嗤之以鼻。”

连战台北办公室职员7号表示,对连战获奖一事并不知情,不便发表评论。国民党发言人苏俊宾说:"消息还在查证中,也不予回应,"?而民进党发言人蔡其昌则表示,孔子如果在世,应该会比较认同诺贝尔奖,就算要颁,应该会选择颁给其他人。

点评:

就在今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夕,中共政权搞出来这么一出滑稽剧,自然也是惹出不少争议与讥笑。其实叫孔子和平奖,不如叫中共和平奖,而如果叫中共和平奖,倒不如叫中共统战奖最为准确了。想那中国的古代圣人孔老夫子,先是在文革中遭受了无尽的批斗与羞辱,而如今又被中共拿来利用装点门面,替中共掩盖罪恶粉饰太平,想那孔老夫子的在天之灵,该是怎样出离的愤怒了。

为了对抗干扰这次诺贝尔和平奖,中共可谓无所不用其极,除了对挪威政府进行外交抗议与经济要挟,还软禁逮捕异议人士,限制他们出国参加活动,最后还搞出这么个不伦不类的和平奖妄图搅浑水,恬不知耻的向外界显示,中共不在乎诺贝尔和平奖,我们有自己的孔子和平奖。可这个奖项的组织部门一开始说是文化部中国乡土传统艺术传统文保护部,可这样性质的部门跟设立和平奖是风马牛不相及,后来中国有关部门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奖。联合报星期四发自北京的报导说,中国文化部官员星期三否认有这样一个奖项。该报导还说,大陆许多资深媒体人都表示,没听过这个组织和奖项,“甚至觉得这个奖项设置和颁奖过程轻率地有点像“闹剧”。可是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中共官方暗中组织,哪个人或组织敢明目张胆大张旗鼓搞这个呢,岂不是会被官方扣上非法的罪名加以取缔。

要说连战曾经在过去几年中多次带领代表团访问大陆,与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举行过会谈签署过协议。可那是两个政党而不是两个国家或地区之间的交往,在中国大陆,那当然是中共一家说了算,可在台湾,早已不是党天下了,国民党代表不了台湾,签署什么协议即使如今又轮到国民党执政也不见得就能在政府中实行,何况双方签署的也就是些经济文化交通方面的内容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和平协议,两岸依然没有结束战争状态,中共的几百枚飞弹依然瞄准着台湾,而台湾也还在下功夫采购美国军火,双方依然还在做着进攻与防御的准备。当然现在海峡两岸表面上局势缓和了一些,但实际情况大家心照不宣,那么可以看出,连战对两岸和平并没做出什么真正贡献。连战在跟中共交往中早已惹得一身骂名,这回不会还没傻到透顶,学会了在这个问题上装聋作哑让一个六岁小女孩代替连战领奖,也算把这场闹剧演的更彻底一些。小女孩在颁奖仪式似的惊恐茫然表情,特别耐人寻味也给了这次活动一个注释。这场孔子和平奖颁奖活动闹也闹过去了,很难对国内民众产生什么吸引力,人们对获此奖项不以为荣反以为耻,记者前去采访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自然也遮蔽不了人们对于诺贝尔和平奖的青睐与向往,中共自己搞的对抗诺贝尔和平奖活动,到头来只能使自己丢丑罢了。

*无证黑渔船出海失踪官方拒绝搜救引争议*

三个月前的8月31号,辽宁渔船“辽东运2033”第一次正式出海,就再也没回来,船上至少有8人。据《新京报》的报道,100天过去了,家属们希望无论生或死总要有个明确的结果,不过,他们为此去有关部门报案却“处处碰壁”。对于这条既无捕捞证、又未经年检,船籍也没有过户的“黑船”,没有一个部门认为调查这起事故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

为此,有评论写道,对于那些海边的村民来说,上船干活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虽然不断有渔船在海上沉没。也许,这条渔船的一去不复返,只是众多海难事故中的一起普通事件,但由于相关部门对遇难家属的报案置之不理,使得本案成为一起备受公众关注和质疑的公共事件。官方“拒绝调查”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由于没有备案,“查无此船”,“搜救已经没有意义”。

《南方都市报》上作者张玉胜的文章说,“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一首《乡愁》,道出了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如今,对于渔船“辽东运2033”8名渔民的家属们来说,“乡愁是一张薄薄的捕捞证,我在这头,亲人在那头”。

实际上,海难家属们最初报案时已经和渔船失去联系近一个月,但海事部门却声称,无法展开搜救,言外之意就是“8.31”海难完全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与海事部门的监管不力没有任何关系。对此,人们不禁要问,撇开这条“黑船”没有身份证不讲,船上的8名渔民难道不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吗?他们的生命难道不应当得到尊重和救援?他们的家属难道不应当得到同情和安抚吗?

根据报道,到2009年仅辽宁庄河一个县级市的“三无”捕捞船就达到近400条。这么多“黑船”的存在,相关部门只是一句“人手不够、也有管不过来的时候”,就企图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未免太过牵强。同时,以“三无”为由,拒绝对“8?31”海难展开调查,也太不近人情。面对船员女儿“别让爸爸睡在海底死不瞑目”的哭诉,面对海难家属“但凡带‘渔’字头的部门自已都报案了”的祈盼,我们的官员竟无动于衷,毫无恻隐之心,真不知这“不为人民服务”的锦旗该不该送给他们。

文章作者担心,政府部门的不作为,不仅会让那些逝者死不瞑目,也会让逝者家属和亲友对政府失去信任。须知,这种由政府失信引发的愤怒情绪要比海难事故本身具有更大的危险性。事实上,对于那些逃避税收、规避监管的“三无”船只,实施教育乃至处罚是必要的,但是,以这种“见死不救”的方式来惩罚未免就太过分了。

点评:

中共官方的说法毫无道理,此船虽然属于没有注册登记的黑船,但依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财产,依然受中共的法律保护,中国地方的相关部门还要对此负责,不然民众纳税养你们这些当官的起什么作用呢,这是属于国家的事务,假如说是民间成立了一个什么渔业组织,注册加入的给管否则就不管,这是可以的。但政府应该受理,不但是渔政部门的事,可能还涉及到民政、公安,必要时动用海空军的力量进行搜救打捞都是应该尽到的责任。现在政府是看到沉船上只有几具尸体就不愿管,假如这条黑船上是载满了金银珠宝文物古董沉没了,你看有没有人管呢。

现在问题就算退一步说,黑船可以不管但遇难者的遗体也得管啊,你哪些遇难者可也不是黑户吧,对遗体也得重视啊,中国人讲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让死者入土为安是很重要的一个心愿。当局对此不理不睬找借口推脱责任,这事若发生在其他正常社会的国家,早已引出轩然大波导致政府下台了。看看人家以色列对于本民族的人多么具有责任心吧,在战场上为抢下一具尸体,不惜做出更多牺牲付出更多代价。而如今的中国社会,官员们的人性被党性所取代,道德正义良心为金钱权利所蒙蔽,一党独裁下缺乏社会监督制约,所以经常发生这种冷血官员见死不救的事情。

现在觉得死难者家属还应该据理力争继续维权讨还公道,这件事只要大家团结一致坚持下去扩大曝光,最终迫使当地政府做出让步进行立案调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神职人员被强迫出席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一连三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天主教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由于爱国会主席和主教团主席悬空多年,外界预料,大会会选出这两个主席空缺的人选。但有拒绝出席的主教被当局强行带往参与。有教会组织称,此强制行为会令中梵对话受到阻碍。

河北省衡水教区一名修士表示,在周二举行中国天主教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前夕,教区主教封新卯被百多警力强行带往北京,期间教会人士上前阻止,可惜最后还是眼白白看著封主教被带走。该名修士说,封主教与他们都是反对这次会议的进行,认为是违背教宗,怎料当局就用强行的手段把主教带走。之后他们一直致电封主教,可惜电话都不通,相信是被人截断通讯。

他说:“整个教区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主教本人当然更是不愿意去,那个是不被教宗承认的。政府派来了上百人把主教包围了,反正是怎样激烈反抗,最后还是没辨法被带走了。至于带走后任何人都跟他联系不上了,手机都关上,肯定是封闭了。”

据罗马亚洲新闻通讯社报道,为了确保各地主教参加这次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大陆当局对八名主教采取了强制措施,包括强行带走并隔离软禁起来。报道又说,另一位主教,河北省沧州教区主教李连贵为了躲避北京大会失踪多日,警方声言再不现身将发通缉令。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称,任何宗教会议都不应强迫出席。

他说:“作为中国政府,不管对天主还是基督教不应强迫参与,外人都可以去的,它是一种宗教。”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上月自行任命郭金才神父为河北省承德地区主教,此举令梵蒂冈教廷非常愤怒,发表声明严厉谴责中方的祝圣行为严重侵犯宗教自由,是非法行动,又点名批评了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违反了教会规则。但中方则反过来指责梵蒂冈限制宗教自由,双方的关系趋于紧张。

就在梵蒂冈教廷点名批评后不到两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召开了这次代表大会。来自各省区共300多名神职人员到北京人参加会议。会议由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主持,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官员均有出席。会议强调,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坚决抵御境外势力渗透干扰和破坏。对此,教宗本笃十六世指出,这是违背公教信仰。

香港方面,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的成员周二到中联办抗议。委员会成员陈小姐说,认为北京此次会议阻碍了中梵的交谈,令两者的关系趋向恶化。

她说:“好明显这个会议是令进展中的中梵交谈有阻碍的。其实我们昨日已到中联办抗议,我们的诉求是停止召开这次会议,以及不要胁迫一些神父、主教开这个会议,还有这些年来失踪或是被暴力拘禁的神父、主教应释放出来。”

据多家境外媒体报道,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与主教团是中国天主教界的最高权力机构,主教团主席刘元仁在2005年逝世,之后由爱国会主席傅铁山兼任主教团代主席,傅铁山在2007年亦逝世,两个主席位置悬空至今。外界估计,会议将选出新一届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和主教团主席,而现任副主席、昆明教区主教马英林是最热门人选。

点评:

近一段时间以来,因中共操控国内天主教而与罗马教廷引发的冲突不断。这次中国国内的所谓天主教爱国会举办大会,明显的就在方方面面展示着中共政权对于国内天主教腐蚀控制。现代社会绝大多数国家已经普遍认同政教分离的原则,即使在古代社会某些国家实施的是政教合一的制度,也是宗教来影响政权,这样似乎对于宗教自身的纯洁性影响不算大。而共产国家政权特别是中共却是用政权来压制消灭影响宗教,这样一来,宗教就在共产政权的影响下堕落变异了。

中国大陆的天主教爱国会自称是独立自主,那么他要召开什么大会,那么他就在某地的某个教堂中举行好了,如果真是人数众多装不下,可以大家自掏腰包租个会场,参与人员就是天主教信徒,外人没必要来参与。可实际上这个会是怎么开的呢,区区三百多人的会议跑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中来开了,那可是中共开最高党政会议的地方,参加会议的除了天主教神职人员,还包括了政协主席贾庆林、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宗教事务局长、中共统战部长等等,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操控干预天主教吗,有的以国家的名义参加,有的竟然直接以中共的名义参加,中共不是讲唯物论无神论吗,而且现在揭露出马克思是撒旦教成员,跟天主教是截然对立的,那么中共来插手天主教的事务,不是怀着搞乱毁灭天主教的歹毒目的吗。

这次天主教大会就是中共一手操办的,许多地区的主教不愿参加,中共竟然动用警察来把他们强行绑架来参加,简直是哗天下之大然,不参加者被视为犯罪行为,可想而知中国大陆哪还有什么信仰自由。贾庆林还在天主教会议上发表指导性意见,那么人家不禁要问谁才是真正的主教呢。贾庆林大言不惭的说中国天主教要坚持自主办教抵制境外势力的渗透,只能说明中共政权不愿失去对国内天主教的控制力。其实世界天主教徒也可以看作一家亲,人家天主教之间谁听谁的怎么合作自己说了算,那是宗教团体之间的事,有些团体本来就是跨国跨地区民族的,不像一个国家政府要尽量保持独立自主。贾庆林的言语里还透露出日国内天主教徒要按照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去走,那么请问以后天主教徒是要听中共(撒旦)的还是要有听上帝的。

这次会议将继续加深中共与罗马教廷之间的矛盾,可能也将加大国内天主教徒的两极分裂,以后随着形势的进一步变化,看看地下教会成员能在反抗中共迫害的道路上发挥多大限度的作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