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渠县惊现官办奴工集中营(图)


四川渠县惊现官办奴工集中营
四川山区

新疆智障奴工事件爆发后,官方调查显示,其来源是四川省渠县。在新疆托克逊县库米什镇老国道247公里处,一家名为佳尔思的建材厂里,几年来,有十余人的工人在这里劳动,其中多数为智障人士。

这些智障工人,除伙食外没有任何报酬,且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恶劣条件下,24小时从事超负荷劳动。

他们生活在冰天雪地的漠北,却只能住在全无暖气的工棚中,无论工作还是睡觉都将所有衣物穿在身上,甚至两年未曾洗过澡。

据《新疆都市报》12月13日报道。他们稍有懈怠,便会遭到监工皮带抽打,或者其他体罚、饿饭等形式的惩戒。 他们被集中管理,平时无法走出厂门。曾有一些工人悄悄逃跑,到周围索要剩饭和馒头。这些"逃跑者"一旦被抓回,就会遭受毒打,并用铁链锁住,让其以后"听 话"。一个名叫王力的工人自称来自黑龙江望奎县,两年间,他试图逃跑两次,被毒打过两次。

佳尔思建材厂出示的“劳务协议”显示,这些智障工人主要来自四 川渠县“残疾人自强队”,以劳务派遣方式获得。建材化工厂只管“智障工”伙食,所发“工资”全部汇往四川渠县“残疾人自强队”负责人曾令全的手中。

这个工厂虐待智障工人已经数年,后经周边居民举报,当地媒体介入调查后,才被曝光。智障工人沦为“包身工”事件,是继2007年山西“黑砖窑”事件后的又一起严重恶性事件。

有在当地采访的媒体同行称,渠县政府采取的对策就是把所有的事情推到曾令全身上。以洗脱政府责任。“现在终于还是把火烧到他们身上了”。

《凤凰周刊》记者袁凌近日在四川渠县发现了更加黑暗的真实:一些人在官方救助站创立、经营奴工基地,在收容遣送制度废除之后,直到最近都没有停止从外地运送和扣押流浪、智障人员来此强制劳动和输出劳务,包括对新疆奴工的输出。

除了曾的这个“自强队”,渠县存在比曾令全这个“残疾人自强队”更恐怖的官奴基地,即渠县的官办救助站。

据《凤凰周刊》记者的描述,该救助站建有一栋高达数层楼房,而奴工们却住在潮湿的水泥地下室,“睡的是水泥墩,铺稻草,上面一床薄薄的破旧床褥”。这些床褥来自社会捐献。

他们吃的是红薯稀粥,米非常稀少,多数时候则是菜叶煮稀粥。一年只能见到几顿荤。因为太饥饿,奴工们外出在农家劳动时偷豆腐、生肉吃。

这些被“收容”拉来的一些人员,除了智障人士外,有些是智力正常的流浪者或临时求助人员,他们经常试图逃跑。围墙高大丈余,插满了碎玻璃片,仍经常有人成功逃脱。当地村民王某称,和其父亲在2005年一个夜晚救助了一个逃跑者。该人要了一只手电,喝了一碗稀饭,并拒绝了王父亲给他的钱的资助,最终顺利逃脱。

事实上,试图逃脱的人如果被抓获,会受到严酷拷打。

当地村民称,曾亲眼目睹了其中一人被用绳子绑住吊起打,而后坠落悬崖,山崖下农民报案,救助基地又把尸体弄回秘密埋葬。出于义愤,当地村民组织人员找到了埋葬之处,70余岁的当地老人燕某对记者描述了当时挖出尸体的情景。

根据新疆媒体人透露,目前新疆区委宣传部已经就此事发出禁令,但仍允许《新疆都市报》报道官方查处的进展,以“善始善终”。

当地更有传言称,党委书记张春贤近日亲自宴请驻新疆的各大中央媒体,宴上对此事未发一辞。国内媒体也已纷纷接到报道禁令。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