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村长死因续出新版本 公民调查团及律师前往 (图)


乐清市钱村长被碾死图片
乐清寨桥村村长钱云会被一辆工程车碾压死亡

浙江乐清维权村长钱云会之死,因疑点重重,引起社会关注。由维权人士及律师自发成立的关注团,将于日内启程,前往当地调查真相,并向死者家属提供法律援助。而当地警方继续在抓人封口,但是外地媒体却披露目击者迥异官方的版本。

上周六,乐清寨桥村村长钱云会在村口被一辆工程车碾压死亡。乐清官方称,此事为“交通事故”。但其家人却表示,一直带领村民维权的钱云会“是被人害死的”。连日来,事件引起社会及媒体的广泛关注,意在找出真相。星期三下午,《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在其腾讯微博发出消息称,上访村长钱云会离奇死亡的背后:与死者钱云会一起上访数年、也曾被关押过、了解情况最多的王立全于25日晚被警方抓走至今下落不明。钱死当晚,有北京来的记者约王在乐清虹桥镇见面时,王被警方抓走。

被形容为惨绝人寰的命案发生至今已经第五天,星期三,寨桥村村口依然人山人海,81岁的钱顺南仍守在出事地点,与前一天相比,香桌上多了一张他儿子的遗像。不过,当地政府仍然采取各种方式,暗中禁止村民向外界讲述案情。警方发布通报称,案件调查情况进展顺利,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而媒体继续寻找目击证人,据上海《东方早报》周三报道,邻村的华一村村民黄迪燕是目击者。她说,当天9时30 分许,她从距离事发地点不远的佛堂求佛回来路过虹南公路时,恰巧看到有三个戴着面罩、白色手套的人按着一个老人,(事后知道是钱云会)。那三个正在行凶的人,其中有两个人分别将钱云会的手臂后扳。钱云会开始叫过救命,但叫过两声后,三个行凶者用力将其“钳住”后无法发声。黄迪燕称,她本人被一个行凶者一把推开,叫她“死回家去”。一会儿,停在一旁的工程车启动,逆行而来。三个行凶者将钱云会推到车底,车轱辘从钱云会身上轧了过去。据众多媒体报道,目击者包括钱成宇、黄迪燕、吴明磊(化名)等。

维权人士吴淦星期三发布的当天与死者儿子的通话录音,对方称,目击者都被抓走:“看到了都给抓走了,妹夫也抓走了。我妹夫现在出来了。”

吴淦:目击证人大致是什么情况呢,你知道吗?

钱云会儿子:有三、四个人手套戴起来口罩戴起来,把他嘴巴蒙住,然后立刻叫那个车慢慢的开过来压死的。

本台多次致电钱云会家,周三傍晚终于接通,其二女儿钱旭玲对记者哭诉,母亲已经精神失常:“我妈妈现在就睡觉,有时候好,有时候就大笑,精神失常了,我现在已经吓死了。”

记者:你爸爸的情况,当地政府有没有给你们答复?

钱旭玲:他们就说是交通事故。家里人也无能为力。就靠你们帮我们了。

钱旭玲和丈夫赵旭上周六被公安抓走,周一才获释。她说:“我被抓进去后,手机被他们拿走,还没有还给我,(关了)五十多个小时才把我放回来。我跟我老公,先不说了,在电话里说不方便”。

记者感觉到钱旭玲有难言之隐。《民生观察工作室》也提供了一段和钱家的一位亲戚的对话,但也是欲言又止:“我知道他家里人很可怜的,死得很惨、很惨,我怎么说呢,我不能说话”。

刘飞跃:还是不能说话是吧?

亲戚:对对,他家里人精神病,疯了。

刘飞跃:谁精神病,疯了?钱云会的老婆?

亲戚:对对,她现在不行了。

刘飞跃:从什么时候疯的?

亲戚:就是昨天(12月28日)晚上。

刘飞跃告诉记者:“不光是他的家人,包括他的亲属都受到很大的压力,压力可能来自当地政府或者是有关方面,所以他们还有很多情况没有说出来”。

维权人士吴淦表示,他们已经成立了公民调查团,日内启程到当地,为死者家属提供必要的帮助:“明后天就赶到,项宏峰律师会过去。这是我们公民调查过去正好以这个角度切入。因为目前你也知道所有话,大家都不相信,而且他们把目击证人给抓起来,受害者你把他抓起来这个很荒谬的。尽量的把声音发出来,就是让弱者的声音出来。”

北京律师项宏峰说,鉴于案件特殊,他会为钱云会家提供帮助:“第一是关乎民情,关乎民众的事情,因为这个人他好像是上访了六年遭遇了这样一个横祸,本身这个横祸到底是什么原因也是一个待查的事情,所以我作为一个职业律师出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的时候,我觉得前去进行法律援助也是一种职责所在,也是一种职业上的要求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