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清溪:心灵的觉醒与国家的愿景(之一)

2011-01-03 11:07 作者: 张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张正采访报导】新年伊始,在大纽约区海外台湾人笔会第七届年会暨新年晚会上,应邀来访的台湾大学著名的经济学教授张清溪博士,做了题为《心灵的觉醒与国家的愿景》的精彩演讲,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下面是演讲的部份内容。

文化经济学

张教授说:经济学的主轴是经济发展。所以,经济学家非常关心“什么因素决定经济发展”?机器设备,投资、人力资本、技术等?是的,这一些,经济学都有论述,都有贡献,那么,经济学经济学与心灵、文化、精神有什么关系吗,答案是肯定的:有。

1992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人力资本的大师、芝加哥大学社会经济学教授GaryBecker)研究经济发展,将人力资本结合在一般社会经济学教模型里,但仍有不能解释的部分,他令它为luck;最后研究的结论是:决定经济发展与否的关键因素,就是这个运气(luck)。这等于承认:经济学家不知道导致经济变化真正的决定性的因素是什么。

那什么是决定性的因素呢?美国第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1970年)、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经济学教授萨谬森(PaulSamueslon.是经济学领域一位标志性人物。他在经济学领域中的贡献与影响几乎无处不在,被人们称为经济学界的最后一个“通才”。在颁发给萨谬森的诺贝尔奖题辞中提到:”在经济学理论之科学分析的层次提升上,其贡献远较当代其他任何一位经济学者为高。”他年轻时是数理经济学家,到老年时提出了“文化经济学”。萨谬森的文化经济学主要论述了:文化是否影响经济成果、影响程度,以及它与社会制度之间的关系。主题包括艺术和文学作品、宗教、社会规范、社会资本、以及形形色色的社交网路;行为和思想是如何学习、传播、承传、发扬。制度是关键因素之一。从制度面而言,共产主义就是错误的制度,所有的共产经济,不论东方、西方,发展国家或落后国家,全部都失败,可说已经盖棺论定。

但是,非共产国家也有成功、有失败的。经济学家也研究宗教的影响。Harvard大学的RobertBarro与另一位教授的研究,证论宗教信仰对经济有显着的正面效果。他们分析了1981-1999的五十九个国家,结论是信仰提高了生产力,从而促进了经济发展。一个例子是美国与欧洲的比较:美国之强大,5%人生产出43%的经济、拥有40%的科技与50%以上的全球军事力量。这应该与其宗教信仰有关。美国有90%以上有宗教信仰;建国以来43总统都信上帝;47%的人每周上教堂一次以上,而欧洲则不到10%。

社会资本

经济学讨论文化,还不是显学。但越来越多人注意到,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还不能解释为何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经济发展。其中一个因素是“社会资本”。

社会学家有两种社会资本的定义:一是人际关系、社会关系;二是存在于社会(不是在个人、公司、企业)且有助于经济的东西。就是诚信,人与人间的信任。前一种社会关系,对个人有用,对社会不一定有用,因为你跟他关系好,他把生意给你了,就不给我了;说不定我拿做得比他好,那这种关系对社会反而有害。第二种定义,经济学从“交易成本”的观点,解释诚信有助交易,从而做分工、专业更深入。这也是经济制度的核心:诚信、伦理、道德。

(待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