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风传几年前的一篇博文 传递出危险信号(图)

2011-01-11 14:31 作者: 金晓刚

手机版 正体 2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每天都有很多村民在钱云会家门口痛悼逝者
每天都有很多村民在钱云会家门口痛悼逝者

【看中国记者金晓刚综合报导】最近,围绕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遇难事件,国内各大网站舆情汹涌。有分析认为,钱云会之死让很多人对中共彻底失望,人们在寻找解决中国社会严重危机的途径。

钱云会之死让很多人对中共彻底失望

据独立评论网4日消息,关于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遇难事件,网民们几乎是一边倒地站在官方的对立面,不相信官方将此事件定性为普通交通事故的说辞,甚至于不相信在官方拘捕人证、隐瞒物证的情况下有任何人能够了解事件的真相。

据推特网消息,法国记者认为:中国当局使用各种办法来封锁网上消息。但是却不可能完全删除那些令当局尴尬的消息,这也让中国当局不得不应付公众舆论。而官方牵强附会的解释常常无法信服广大网民。在此情况下,政府硬著头皮回应被白热化了的公众网民情绪。

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王丹就此发表评论说:“钱云会事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第一,这代表中共基层统治的黑社会化正式浮上水面,第二,所有人都看到了这种黑社会化的现实,钱云会之死会让很多人对中共彻底失望。”

暗杀官员

与此同时,许多国内网站和微博用户正在热烈地传播几年前的一篇署名“一点五”的博客文章《佛兰克林:人民有暗杀腐败官员的权利》。有评论认为这透露出一种危险信号。

网络评论人士陈礼铭在海外独立评论论坛贴文评述,“人民有暗杀腐败官员的权利”这样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被国内网民包括一些历来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维权人士积极传播这件事情本身就非常发人深省,足以揭示当代中国的社会矛盾已经激化到了一个什么地步。暗杀——这个百年前的革命党人对之情有独钟的幽灵——很可能已经再次光临神州大地。对于那些认为民众‘算个屁’的官员们来说,民众的耐性可能快要到头了,而他们的好日子可能也快要到头了。

文章说,暗杀官员的结果只能是玉石俱焚,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是,有谁能够知道那些蒙受不白之冤在暗室中咬牙切齿的人们会采取什么方法来向欺侮他们的官员们讨一个说法呢?

理性不合作:拒听、拒看、拒捐款

陈礼铭在另外一篇文章里谈出了和平理性不合作的观点:“和平主义又叫非暴力主义,是公民反抗强权暴政维护社会公义的一种斗争策略。真正的和平主义是有所作为的:可以是抗争,可以是不合作,也可以是公民抗命。在这里和平只是手段,抗争才是目的。”“既然是不合作,那就不是呼吁请求,就不是和解双赢,就不能幻想依靠言辞的力量诱导暴政从良。”

陈礼铭认为建设公民社会要从李承鹏所说“我可以不说真话,但绝不去说假话”开始。

独立评论网旁观者昏撰文回应称:“我非常赞赏陈礼铭说的非暴力不合作的说法。我对不合作的理解是:一句好话都不为暴政说。拒绝看他们宣传的书、报纸、网站,拒绝听新闻联播,拒绝相信他们说的一切好话。”“如果共党需要外人给他们作证找到我,我就说我现在没功夫,现在我得回家陪老婆,陪父母,陪孩子。”

著名评论家张三一言对此称是: “对极了!不合作就是:一句好话都不为暴政说。”

知名网友螺杆跟帖表示:“对中共搞的一切事物,不仅政治上不合作,而且经济上也要不合作,不捐款不纳税(能拖就拖能赖就赖),不买高价房,不相信它的一切商业宣传,就是个消极对抗,想帮助穷人自己找对象去帮,决不通过它的各级政府,不能让自己的血汗钱落到中共官僚的口袋里。”

网友三仙姑评论:“说的对!不合作应该是底线了,那些合作的人不以为耻,还占据了道德制高点,道德标准扭曲到这样也太恐怖了。”

退垮中共

另一种和平理性的不合作运动,就是目前中国的退党风潮(声明退出与中共有关的三种组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在过去几个前共产国家,也已经提供了示范。例如苏联共产党瓦解前的一年半,就有一个退党运动,这段时间是民众认清共产党、从内心跟它划清界线的一个觉醒过程。几个东欧前共产国家:东德、波兰、捷克、罗马尼亚,也都是因为民众的觉醒,不再给共产党机会,和平的结束了暴政统治。

中国和平民主同盟主席唐柏桥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退党风潮已经启动了中国人一种自觉的良心运动,这让民众有方法可以表达他们的意愿。过去大众认为共产党邪恶,就到此为止,最多发发牢骚,但现在可以用退党方式来诉诸行动,这提供了一个全民抗暴、向中共说不的一个机会,以及促使唾弃中共成为中国人民共识的过程。而这种表达是很多人认为风险最小的一种方式。

而归根来看,暴政的跨台,最终都是该暴政制度本身使其崩溃。推特网友szeyan1220 刘瑜说:“没有一个人能搞垮一个国家,能搞垮一个国家的,只有这个国家的制度本身。”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