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剥夺土地到官逼民反


2010年12月25日,中国浙江一位土地维权村长钱云会被卡车碾死。消息公布后,引起中国社会强烈震撼。

作为一个带领村民维权、保护农民土地权的民选村长,钱云会之死提出了多层面的问题。钱云会何以死于车祸?是如官方所说为一普通交通事故,还是因其维权活动而导致他杀?钱云会死亡事件有如一根敏感的导火索,引爆了中国社会对于社会不公、贪腐横行、权钱勾结、人性泯灭的愤怒。随着公民社会与公共舆论对事件的干预,公权的定位,官员的职责、法制的缺位,公民的权利,农民的利益等因素统统成为追问的对象。但通观整体,土地所有权问题显然是钱云会之死提出的最为根本的问题。

土地到底归谁所有?

在中国,土地到底归谁所有?中国历史上固然有“编户齐民”的国有土地传统,但更为强大的传统仍然是“耕者有其田”。正是因为土地为农民所有,可以自由买卖,才有了中国历代难以解决的土地兼并和农民起义,农民问题才成为中国历代巩固政权必须解决的基本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的土地公有制是中国历史上对土地所有制的最彻底的颠覆,然而,这一颠覆却是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名义开始的。换句话说,共产党建政初期剥夺了土地拥有者—地主的土地,将土地分配给无地农民。1952年之后,共产党又通过合作化将土地收归集体所有,从而再次剥夺了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九十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土地不断从农民手中被强迫征用,使农民在失去土地所有权之后,又失去了土地使用权。1949年以来中国的土地制度演变史,其实就是一部农民从被动员的主角变成最大的被剥夺者的历史。

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三十年。如果从安徽小岗村农民血书画押承包土地算起,改革开放的起点正是农村土地权益的变更。将土地承包给农民,是共产主义国家对农民作出的让步,是政府从经济领域中退出的第一步。正是因此,随之而来的中国改革才能获得巨大的动力和稳固的基础。然而,对于农民说来,近年来中国经济的扩张却反其道而行之,走上了以政府力量、以行政力量剥夺农民土地的路向。

再现历史循环怪圈?

土地问题是中国历代治乱兴衰的主要导因之一。中国共产党一直号称自己是农民党,是依靠农民的喂养壮大并获得政权的。中共教科书对中国历史的图解即是,土地兼并是中国历史王朝更替周期性循环的祸根,由于土地兼并造成大量失地农民,失地农民最后被逼无奈走上起义,推翻封建王朝。而以农民利益维护者自居的中共将不会重复这一历史循环。然而,1979年的改革首先从农村始,新形势下的对农民土地的剥夺更甚于前朝。尤其是1994年分税制实行以来,更是将剥夺农民土地的行为推向高峰。不同的是,历代王朝的土地兼并是官僚士绅巧取豪夺将农民土地占为己有,而今天对农民土地的大量侵占是以国家为名义并以国家暴力为手段进行的。

如果说,分税制将土地财政变成地方政府公共开支的主要来源的话,近几年来,这一本来用于地方财政的资源已成官商勾结、暴力敛财的主要手段。据中国官方数字显示,2010年中国各地政府卖地总收入比2009年上升了70.4%。与此同时,中国失地民众由于补偿不公平,与官方及开发商的抗争不断升级,流血事件层出不穷。研究农民问题专家于建嵘表示,当前农村土地纠纷已占农村群体性事件的65%。换句话说,政府征地已经成为农村社会冲突的主要源泉。

也许,钱云会之死以及由此激起的广泛关注能对当今中国发出一记警钟。中国当代改革始于农村,是否会终于农村?当代中国是否会再次堕入历史循环怪圈,由剥夺土地而走向官逼民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