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属实,这就是犯罪”(图)


钱云会死后乐清进驻大批警察
钱云会死后乐清进驻大批警察

北京时间1月13日凌晨,中国知名的调查记者王克勤在其网易博客上代为发布与他同在《中国经济时报》报社的同事刘建锋的“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其中写到,全程目击证人的目新一(化名)证实亲眼看见钱云会被谋杀过程。

在巨大恐惧中说出真相的目击证人

正当“钱云会死亡案”在官方宣布“交通致死”,而民间调查报告也扑朔迷离之时,中国知名调查记者王克勤于北京时间1月13日凌晨四点多更新了博客。在中国,很多人订阅他的博客,几乎所有博文,都是社会敏感话题及一位记者力图接近真相的努力。这篇博客的内容是:《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的“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12月29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走入寨桥村。与学者调查团的高调急来急走不同,他用八天的时间走访问了现场的多位目击证人。

此前报道的“第一目击证人”钱成宇在村长钱云会死亡的第二天被警察送入看守所,警方理由是:“第一个目击证人钱成宇没有看到把人故意碾死的情况,也没有散布谣言。之所以控制第一个目击证人钱成宇,是因为在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围攻殴打民警时,他是参与者之一。”

另据东方早报12月29日报道,证人黄迪燕曾证实钱云会系被谋杀,后来黄迪燕一家遭到恐吓和威胁,《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亲眼目睹目前陷入巨大恐惧中的黄迪燕精神恍惚。

12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寻访到乐清公民目新一(化名)。在记者提供保密保证书,保证绝不在报纸和网络等公开场合透露他的身份、职业、姓名后,他也为《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签署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在获得人身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自己亲眼目睹了钱云会被谋杀的过程。

证人看到的事件经过

这位化名目新一的证人说自己那天正好到寨桥去看朋友,从小卖部那边进村,在村里与公路平行朝南岳镇方向走,和公路相隔只有一排房子,快走到靠近村口位置时看到钱云会被谋杀的过程。

“9点25分,工程车停在距离钱云会死亡点5米左右远的地方,当时车上没有人。”
“凶杀发生过程只有两分多钟。”
“9:30-9:33,这是事发的真正时间。”
“四个戴头盔穿蓝色特警衣服的人,身上没有警号,他们用警棍把钱云会打倒,压住后招手喊工程车过来,停在5米外的车子慢慢地开过来,那边两个人闪开到车子外边去,这边两个人按着,车子后边还有20多个穿特警服装的人。车轧过来后,车后面有两个人上前来看死没死。这时钱成宇走到车子跟前来了。钱成宇当时喊,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谁。”
“司机从车上下来后,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司机被人带走了。”
“后面穿警服的拦住钱成宇,不让他追司机。”  

“我看到,有四个到了现场的目击者,钱成宇不是第一个目击者,第一个是女的,她干涉,被穿特警服的人一把甩开,她出现20秒之后,钱成宇出现,钱成宇出现之后25秒左右,第三个目击证人到达现场,再隔15秒,现场出现了第四个目击者。”(德国之声加注,这位女士与黄迪燕发出的证言中他被穿警服的人甩开相印证)

目新一(化名)不肯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自己看到工程车里究竟坐了几个人,是谁,并说没有看清那四个穿特警制服者的脸,没有注意他们是否戴着口罩和手套。

之所以一直没有出面作证,他说是因为自己看到了全过程:

“有目击证人公开举报谋杀,警方没有立即立案侦查,反而派大队特警把现场清理破坏掉,目击证人钱成宇被抓捕、黄迪燕全家都被死亡威胁,我不敢相信乐清、温州和浙江的警察。只有中央调查组下来,我得到了全家人的安全保证,才能对调查组作证。”

自浙江乐清寨桥村村长12月25日死亡迄今已经有近二十天的时间,公众对官方发布的“交通致死”质疑声四起,多组公民调查的碎片结果、网上多个公众技术化的分析都无法完整还原事件真相,相比较下,证人证言也成了直接铺陈事件的最后一个希望,打破沉默和恐惧的这份证言,虽然未经证实,但在公众间,已经被很多人认同和接受。

果属实,当地政府、乐清警方犯罪

如果证人证言经过技术等环节辅助后属实,法律责任等该如何界定,政府在整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该如何用法律界定其责任,就此德国之声采访中国维权律师滕彪,他表示已经看过这份调查记录,他认为这份调查虽然目前还没有办法得到证实,“中国当局也没有站出来澄清,但做个假定,如果刘建锋所做的调查报告经过证明属实的话,从法律上讲,钱云会就是被谋杀死亡,相关的这些人就构成了故意杀人罪,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这些人也要用证据来证明,关于政府在其中的角色,哪些人是直接参与的,哪些人是策划者,都要有确实充分的证据在法庭上加以证明,如果有政府的官员、警察等等也参与了这些过程,也要按照故意杀人罪来处理,如果他们没有参与杀人过程,事后的这些行为要看相关情节可能构成渎职罪、包庇罪、伪证罪、非法拘禁罪等等。他们对外发布虚假信息的话,民众也可以要求政府承担全部的政治责任。”

北京大学知名法学学者贺卫方就此事在网上发出评论:“若刘建锋的报告属实,乐清公安局以及当地人民政府已经构成杀人犯罪,而且是最肆无忌惮的恶性杀人犯罪。什么机构可以客观公正地揭示真相?!哪个机构能够惩罚这种无法无天无人性的罪行?国民到哪里寻找正义?我们这个国家还有希望么?”德国之声采访他时,他说:“对,如果属实,这就是犯罪!”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