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老父 今夜你是否安眠(图)

2011-01-27 02:52 作者: 李晓阳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1/26/20110126135008107.jpg
钱云会82岁的老父亲,趴在村口的土地上,头颈努力向前拱着,双手颤动,模仿着儿子惨死时的最后模样,一遍,又一遍。

“小年”了,中国人的传统,这一天起就停止劳作,车马入库、扫尘净屋以待除夕了。

年关当头时,到网上,也是真想找点喜庆的话题。可绕了大半天,许是能力有限,还真是未找到。却在有意与无意之间,点开了一个网友“给乐清拜年”的帖子:寄一张明信片给钱云会 81岁的老父亲。快过年了,抽一点时间,寄一张明信片到乐清吧!这是一个微小的善举,却能温暖老人冰凉的心窝!

说心里话,一直回避着这一类新闻的相关报导,一方面是不相信会有公正的结局,最终只能是“和谐”;另一方面更不敢去直面那一张张图片里,那一张张凄苦而无助的脸孔。

网上传言,1月18日,钱村长的儿子钱成旭与“神秘”的另一方(至少现在网上是查不到另一方身份)签署了一份协议:“肇事司机赔偿20多万元,菜市场、电厂等单位补偿钱云会因上访所欠债务70多万元、还有5万元丧葬费用,协议签署后不许再追究钱云会死因。”之所以要转一下这点内容,是因为注意到两个细节:债务、不追原因。

还是传言,1月24日,钱村长遗体火化了,而他的家人,自“车祸”始再未见钱村长遗容。这段,据说是钱村长的儿子对记者说的,至少,我信。

无法忘记,钱顺南(钱云会之父)老人跪在记者镜头前为子喊冤。81岁的老人,先是承受白发送黑发的痛,再去承受欲诉无门的苦,此间苦楚,如何言表。

无法想像,钱成旭(钱云会之子)在签署那份“交通肇事赔偿协议”时,又承担着多少巨压,“自己也无法再上访讨公道,弄不好自己的脑袋也要搬家。”——当然,这句话也是传言,但是,我信。

可以想像,钱老村长若在天有灵,当不必再为土地强迁之事上访,他想要的一切公平与公正亦会摆在他的面前,这一点,很多人都会信。

还可以想像,钱老村长生前为之上访的那些大小官员们,现如今也一定在废寝忘食的忙着“和谐”掉一切杂音,可无论如何枉费心力,钱老村长生前所要的公平与公正迟早亦会摆在他们面前,这一点,很多人也都会信。

有人说,钱云会的名字,注定要被写入史册,并且已有好文笔者拟写了《史记钱云会传》,当然,发表出来的也被“和谐”掉了许多。

再过几天,就是兔年了。兔,在中国人的概念里,也是吉祥的象征。虽然看上去是软弱的,好在,软弱与否并非看的。再过几天就是除夕了,在这样的日子里,钱老村长的家人定是难以安眠,只好向天祈祷保佑那一家人能一切安好。不久的一天,历史会给你们公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