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折腾,所为何来?


所谓“科学社会主义”,从1917年苏联实行起已近百年,苏联解体东欧卫星国一律走向反面,成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国家,剩下古巴、朝鲜、越南,长期靠中、苏两大国而生存,失去外援,不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活不下去。朝鲜金正日更是被以“主体思想”为朝鲜特点的“科学社会主义”逼得走投无路,近乎疯颠。

虽然中国大陆尽力掩盖,但实际上所谓“科学社会主义”的一切,已经走向反面;由消灭资产阶级到资本家入党;由“大兴无产阶级”到不准唱国际歌;由无产阶级专政到专政无产阶级。80年前毛泽东预见的“星星之火,可以辽原”,正烧向“科学社会主义”自己。

中国大陆数十年“科学社会主义”实践,表现出的基本特点是随意性,总是相反地来回折腾。毛泽东凭一本里昂节夫《政治经济学》小册子及毛泽东写的学习笔记,指导社会主义建设,不断改变“生产关系”,农村由互助组到合作社到人民公社,所有权由生产队上升到大队,到人民公社;邓小平又完全反过来,解散人民公社,给农民以个体自由,改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之后,则以“闷声发大财”为中心,培养以“政治正确”为标准的庞大官僚硕鼠体系,权、钱勾结,从掠夺“国有”财产到最后刮地皮。

其理论根据在于斯大林,马克思生产关系的定义是生产、流通(交换)分配、消费。推论不出来怎样建立社会主义,只是打碎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国家机器而已。列宁提出不受法律约束的直接以暴力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实行军事共产主义制度,造成俄国大饥荒;然后又相反,实行半资本主义的新经济政策,终因失败压抑及梅毒缠身而死亡。斯大林强行农业集体化,把生产关系定为三条:1,生产资料所有制;2,人们在生产中的地位、关系;3,产品如何分配。上述,完全成了可以凭暴力强行改变经济制度的致命教条,即打碎一个旧世界,抢光一个旧世界,但无法建设一个新世界;然后靠暴力政权,又在内部实行新的抢劫,循环往复。林彪得其神髓,简练地总结为:“有了政权,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一夜之间就可以打倒。”这种现象,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例证,比如现在大陆富人榜上的人,本来就是靠政策优势率先抢劫成功,但不少人又在一夜间被打倒,财产被抄没。至于一般公民,住房被任意拆除,若不同意,半夜从被窝揪出来暴打,扔上警车,关进牢房等等。科学社会主义“科学”到这份上,真“科学”到家了:全部内容,就只有一个“权”字。

现在,连不知道“科学社会主义”的港商、台商以及其他外商也知道,钱不与权勾结,便会丧失,没处说理。整个官吏阶层,为了权力和生存,被溶化为一个势力眼系统,对下作威作福,对上献妻献宝。

马克思哲学三部曲,科学社会主义的推出由《资本论》而来,即从共产学说中的政治经济学而来。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认为一切罪恶在于商品交换,认为人类终将废除货币,实行产品直接分配的产品经济。列宁形象地说,“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胜利,将用黄金盖一个厕所”,以表示对货币及黄金的鄙视。斯大林晚年曾在局部地区试行产品直接调拨,不通过交换过程。毛泽东晚年发展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认为商品、货币是资产阶级生活作风(腐化荒淫)产生的土壤。1972年,全党全军大学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关于货币的理论,各单位请银行职员作有关货币的学习心得报告。柬埔寨共产党首波尔希特、派英萨利到中国实地考察“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与实践。柬埔寨“有了政权”不但一夜间打倒所有富人,而且取消了货币,把商场也都炸掉,男女分开,30人一队,到乡下劳动改造,成了“新人”。每人一套制服,每日半公斤大米,根本用不着交换。一次性彻底消除商品交换,免得以后再搞文化大革命。……这些各国共产者之恶都有来头,即政治经济学之伪科学。

《资本论》提出价值规律,但在剩余价值理论体系中又全部否认了资本家的创业与经营劳动,所以在共产党与资本家之间没有等价交换,废除价值规律,即“暴力掠夺”,马克思毫不隐晦,公开声称“剥夺剥夺者”,虽然资本家的财产不是无偿而来,但要无偿剥夺。毛泽东得其神髓,说:“在商品交换存在的条件下,就是要已所不欲,要施于人”(见百团大战后毛泽东批彭德怀讲话。彭德怀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共产政治经济学又导源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所谓“唯物史观”。这种唯物质第一性的历史观来源于工业时代的早期,马克思眼里社会的变化没有道德精神方面的因素。其实,中国汉朝文景之治,唐朝贞观之治,生产发展,文化多彩都来自领导者道德水准较高,民间风气较正的时期。而唯物史观独家创造的公式是:物质生产决定一切;生产力是最革命的因素;生产关系比较保守,生产力发展到生产关系容纳不下时,代表生命力的劳动人民就要起义、夺权,建立新生产关系。由此,“人定胜天”就被定义,使人类与宇宙相对立。

生产发展最快的美国,最了解自己。2003年纽约大学教授弗格森发表论文《为什么美国超过欧洲》中统计说:美国经济一直比欧洲好。……荷兰、英国、德国、瑞典、丹麦等国每月至少去一次教堂的人不到10%,在天主教的意大利、爱尔兰,每月去一次教堂的人,不到三分之一,48%的欧洲人从来没去过教堂,一半以上的人说:“上帝对他们没有什么意义”。而美国82%的人说:上帝对他们“非常重要”。

马克思说,“物质力量必须用物质力量打倒”,在他眼里无产阶级、资产阶级都是“物质”。而精神力量只在他自己手里,他说“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便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因此,其全部功夫用在了愚弄群众、愚化群众上。毛泽东对此更运用自如,每次要打倒的既定目标,全靠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群众恨群众,如挑动群众斗死国家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彭德怀,挑动中国人恨美国人,……。

历史唯物论源于所谓辩证唯物论。实际上,马克思剽窃黑格尔和费尔马哈两位德国古典哲学家。剪头去尾,割去了辩证法的载体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剪去了唯物论的精华“自然人”(保存纯洁本性的人)。马克思切割、“克隆”辩证法的结果,发生、发展与灭亡的法则与CP辩证法三原则自相矛盾。所以,任凭列宁如何“灌输”,毛泽东如何不断“改造”上层建筑,在他们的时期,苏联和中国人,学到的仅仅是尔虞我诈,“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一则笑话有哲学意味:毛泽东出难题,考察接班人智商,拿出一个鸡蛋,看谁能把它立而不倒,王洪文、张春桥实在没办法,邓小平过去说“不破不立”,把鸡蛋尖头在桌上一磕,鸡蛋马上立住,毛泽东大笑。“不破不立”正是共产斗争哲学的核心。文革前宣传兴无产阶级,灭资产阶级,口号为“兴无灭资”。文革开始毛泽东悟到先破而后才能立,先破“四旧”而后才能立起“四新”,口号立刻改为“灭资兴无”。

这个故事还有更深的意义。卵是一切生命的原型,也是大、小宇宙的原型,捣毁鸡蛋就是捣毁生命,破坏宇宙。捣毁的鸡蛋,是立起来了,但这个鸡蛋就在也不可能孵化出鸡仔。

共产哲学指导下的政治经济学中有个结论,也是铁的定律,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必然引发世界大战,斯大林、毛泽东对此坚信不移,所以都在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苏联宁可被军事竞赛拖垮,核弹头数量也要超过美国;毛泽东宁可饿死千百万人,也要让人民勒紧裤带也要发展“两弹一星”,还把责任又推到资本主义要发动战争身上,“教育”人民的口号是“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不可避免”。毛泽东说,热核战争,并不可怕,中国人炸死一半,还有4亿,打烂了,再建设。毛泽东赌博的本钱与筹码,从来就是大量的人命。

至今,美国并不怕权贵阶级远远落后的科技,却怕13亿人不断被灌输仇恨,人人相信“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比如9.11偷袭,大陆上下幸灾乐祸,就令美国人惊心。大陆权贵阶级在1996年扬言,核弹头可降落西海岸洛山矶;现在说可以打倒美国全境;但是,就是不告诉人民自己的危险,百十倍的核弹,也正对准中国大陆。

事实上,这种破坏性哲学也真可能使世界大战一触即发。1998年11月,刚刚结成中美建设性伙伴关系,但次年北约劝止南斯拉夫总统种族灭绝阿尔巴尼亚族无效,发起科索沃讨伐战争,中国大陆却配合俄国行动,大使馆成为地下情报站,从大陆调来20多名科技人员与国安部人被南斯拉夫人看见,报告给美国。不久,美国高空隐形117轰炸机被南军打下,美国立即回敬军事目标,专用的攻坚飞弹,洞穿楼层,直入土库地下情报站,利用中国卫星及太平洋上两支军舰作搜索定位平台的二十几名专家尸体,次日运回兰州。当时,如果克林顿不怕打世界大战,不“道歉”,而把事实公布,中美大战就一触即发。

权贵阶级对内残忍,对外备战,不折腾活不下去。这是因为,其理论基础来自马列主义,作为宇宙中“打碎旧世界却不管建设新世界”的破坏势力,时刻都感到被消灭的危机。所以,斯大林说“随着社会主义的建成,阶级斗争会越来越尖锐”;毛泽东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尤其文革后期,国内越抓阶级敌人越多,人人自危。直至现在,中国大陆的在这个世界,“敌对势力”也遍地都是,国内国外所有人,都成了潜在敌人。

2011年是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100周年。100年前,辛亥革命推翻了大清专制王朝,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国大陆很多论坛和网站上都出现了纪念性的文章和帖子,许多网民反思当今的权贵专制体制,重新理解民主共和制度,希望辛亥革命的精神能够重新回归中国。

北京博客作者熊永立发表文章说,“辛亥革命是中华民族一个伟大的历史性转折,然而,苏俄十月暴动,送来了马列主义。中国民主共和的嫩芽刚刚破土,就被无情绞杀。”文章表示,1949年毛泽东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无情的事实却是,亿万人民依然匍匐在专制权力的脚下,运动接着运动,剥夺权利、腐蚀人性、摧毁尊严的灾难一次又一次发生。所谓的人民共和,只是一块镶着金边的遮羞布而已。当前,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唯恐大权旁落,操弄意识形态,竭力阻止政治体制改革,大开历史倒车,中华民族再一次站在了生死攸关的十字路口。

随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的到来,台湾、香港和海外各地纷纷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回顾中国人为争取民主共和、百年奋斗的艰难历程,期盼中国大陆能够早日实现民主。2011年元月1日,台湾总统府举行元旦升旗典礼,马英九说:“1912年1月1号,当国父孙中山先生宣示之下,创造了今天我们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一百年生日的时候,能够昂然地站在这个世界上,成为华人历史当中政治最民主、经济最繁荣、教育最普及、思想最多元的一个国家。”

马英九表示:中华民国未来要做华人世界的民主模范,同时也证明了中华民族在自由、民主的环境里,可以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