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访民维权风潮不断 当局恐惧茉莉花(图)


当局继续借茉莉花打压国内维权者,而要权利和尊严的民众呼声无日无之,周五北京访民动态可见一斑。

当局借茉莉花枪打出头鸟
警方周五第四次对胡军就传播茉莉花问题刑事传唤的传唤证。(胡军提供/丁小)


北京南站警察阻拦访民往国家信访局。(权利运动胡军提供/丁小)

据上海维权者消息,近千名上海访民周五齐集北京国家信访局,由于不获接待,他们步行往天安门,途中被警察拦截押送久敬庄等候遣返,本台记者当晚尝试联络他们,电话已全部无法接通。

另外,由于前一天在国家信访局一女访民被殴打后没有生命迹象怀疑死亡一事,当局为免更多访民聚集抗议,北京南站周五众多警察堵截往信访办的访民,一度发生冲撞。

权利运动博客负责人之一新疆高位截瘫维权人士胡军告诉本台:“昨天不是死人了么?南站今天戒严,人都往那涌,有一个胸口都是奖章的老八路要求到信访办,警察拦着,老头拿着棍子要发脾气,警察就动手了,访民们见状就冲上去。”

他还提供了现场视频。

胡军认为,目前全国各地各阶层每天都在发生对社会现状不满、要求权利和尊严的声音,当局担忧串联一气所以近月来借茉莉花事件主动出击,清理维权界有一定能量的人士并进行恐吓,他本人周五第四度被警方以传播茉莉花信息为由刑事传唤。胡军:“全程录像,问的还是上回那些东西,茉莉花。传茉莉花的目的是什么,传给了谁、从哪儿来的。我说你们问了四回了,他说上级对你很重视。现在全国局势不是哪一点的问题,而是全面性的,当局看谁都是敌人的时候,现在主动出击,防止大面积的聚集,先抓一些人,恐吓一些人,不同节点上活跃在前线的人,希望能够延缓。”

三四月间几名在访民间和网络上都有一定能量的北京维权人士,先后被拘留逮捕甚至劳教,本周分别有律师前往会见,带出当局欲加之罪、妄顾法律的各方面细节。

伤残维权律师倪玉兰和丈夫董学勤四月六日被警方从住处带走,先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本周四周五连续两天,接受了家人委托的几名律师前往西城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均被推托拒绝,其中倪玉兰的律师程海周五告诉本台:“昨天递交了手续,他说要请示领导,按照律师法规定应该立刻安排会见,所以今天上午我们去投诉,投诉以后预审警察讲可以安排会见今天下午两点半,一点半我们准备出发时,又打电话来说有急事不行了。”

维权人士王荔蕻3月21日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并抄家,之后家属一没有收到过任何告知文书,只是打听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直到4月20日检察院批准逮捕。 本周三律师刘晓原在朝阳看守所内会见了她。本台记者周五致电刘律师时他表示现阶段不便多说,但强调一点,王荔蕻涉嫌的罪名已由“寻衅滋事”改为“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与去年福州三网友诽谤案开庭时她与网友前往围观声援有关。

维权人士杨秋雨在第三波茉莉花集会日3月6号在西单拍照被警方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四月中被处以两年劳动教养,他的妻子王玉琴委托律师对公安的劳教决定提起行政诉讼并于周三会见了杨秋雨。

王玉琴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当局明显是先定罪后堆砌罪状:“杨秋雨这个诉讼律师要阅卷,警察说卷宗还没写好。律师说应该先写卷后出教养票,先出票再写卷不符合程序。”

而杨秋雨告诉律师被羁押期间双腿中毒性皮炎,红肿溃烂,家人咨询医生称如不及时医治可能引发多种疾病包括血癌,因此周三王玉琴向当局提出所外就医的申请,同时要求立刻对杨进行身体检查和治疗。

其实在宣布劳动教养时警方也曾建议杨秋雨认罪配合,可考虑所外执行,被杨拒绝。王玉琴:“杨秋雨跟律师说他们那天跟我讲过劳动教养所外执行,我不同意,我没有犯法凭什么要教养,那天我站在天桥上景观挺好,我拍景观有什么犯法?昨天律师也问我了,如果让他保外就医的话,还告不告公安,我说继续告,这是两码事情。”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