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发出时代最强烈怒吼的时候了(图)

2011-05-31 01:10 作者: 林子旭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2/04/20110204092732139.png
当事实再一次真实地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
我震惊了

看看台历,又一个六四临近。想起这一天,内心那种被中共长久蒙蔽羞辱后的愤怒着实难以抑制。将时光退回到22年前,儿时对六四的记忆虽有些残缺不全,但是其中有些片段时至今日依然清晰如初。六四过后只有两个名字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一个王丹,一个是吾尔开希,但那种记忆是非常负面的,在CCTV 强大的宣传攻势下,有谁提到这两个名字我心里面就非常的反感。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很多在一起玩耍的孩子曾编过一首儿歌来诅咒吾尔开希。

那个时候自己年龄小,根本也搞不明白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从电视中我了解到北京有些高校的大学生开始绝食抗议,为什么绝食不知是我年幼没有看明白还是电视台根本就没有想要说清楚,但是给我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则是所谓的“各级领导”对学生身体健康的关切。准确描述央视新闻给我留下的感觉就是:一些不懂事的孩子在瞎胡闹,而“伟光正”作为家长以极大的耐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那种宽容让儿时的我非常感动。

那段时间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被烧焦的军人尸体的画面。作为一个孩子看到那样的画面除了极度的恐惧之外,内心同时还萌生了一种仇恨,那种对所谓“暴徒”的刻骨仇恨。那时在电视里我看到的是年轻的军人面对群众的围堵甚至“无理对待”始终保持忍让的态度,直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一群年轻的士兵被人群挤压的满脸出汗但依然一言不发默默承受的电视画面。当时我就想这么好的士兵被如此惨烈的烧死,内心的那种愤怒可想而知。

再后来的记忆就是学生渐渐地散去,八九年春夏之交的这场所谓的“反革命暴乱”也就那样没有什么太大波澜的平息了。天安门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人和我说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发生的这一切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被自己渐渐地遗忘了。直到后来读大学的时候,计算机网络开始一点点的在校园中普及,很多往日的回忆、很多不解与疑问才重新浮现于脑海之中。

读大学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一个真实记载六四血腥屠杀的短片,看完之后内心的那种冲击难于言表。短片中那一声声枪响有如一把把利刃将我童年对六四的记忆一刀刀划破,面对着血淋淋的真实画面,那种被中共玩弄、蒙蔽、戏耍的羞辱感真的是让自己非常的压抑。但是此时已非彼时,在拜金主义盛行的时代,我内心的这种起伏也很快就消逝在了人心冷淡麻木的大漠之中了。

来到国外,在信息自由的世界,想不起从何时起我开始如饥似渴地寻找包括六四在内的国内各种禁忌话题的信息。当大量的事实再一次真实地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我震惊了。当我得知方政的双腿是被坦克追着撵断的时候;当我知道中共用在战场上都被禁用的子弹射杀我们的同胞的时候;当我看到被坦克压过的学生血肉模糊的尸体的时候,我流泪了。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如果热血可以换来自由,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怒吼,让世界都看到历史的伤口。”六四前夕重温这首《历史的伤口》内心不免又是一阵阵酸楚。是啊!面对邪恶的中共,我们还要忍多久我们还能忍多久啊?事实证明沉默最终换来的只能是中共更加肆无忌惮的疯狂,该是我们华夏儿女共同发出“彻底清除中共”的时代最强烈怒吼的时候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