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發出時代最強烈怒吼的時候了(圖)

2011-05-31 01:10 作者: 林子旭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2/04/20110204092732139.png
當事實再一次真實地呈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
我震驚了

看看臺曆,又一個六四臨近。想起這一天,內心那種被中共長久矇蔽羞辱後的憤怒著實難以抑制。將時光退回到22年前,兒時對六四的記憶雖有些殘缺不全,但是其中有些片段時至今日依然清晰如初。六四過後只有兩個名字留在了我的記憶之中:一個王丹,一個是吾爾開希,但那種記憶是非常負面的,在CCTV 強大的宣傳攻勢下,有誰提到這兩個名字我心裡面就非常的反感。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們很多在一起玩耍的孩子曾編過一首兒歌來詛咒吾爾開希。

那個時候自己年齡小,根本也搞不明白北京到底發生了什麼。從電視中我瞭解到北京有些高校的大學生開始絕食抗議,為什麼絕食不知是我年幼沒有看明白還是電視臺根本就沒有想要說清楚,但是給我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則是所謂的「各級領導」對學生身體健康的關切。準確描述央視新聞給我留下的感覺就是:一些不懂事的孩子在瞎胡鬧,而「偉光正」作為家長以極大的耐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那種寬容讓兒時的我非常感動。

那段時間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被燒焦的軍人屍體的畫面。作為一個孩子看到那樣的畫面除了極度的恐懼之外,內心同時還萌生了一種仇恨,那種對所謂「暴徒」的刻骨仇恨。那時在電視裡我看到的是年輕的軍人面對群眾的圍堵甚至「無理對待」始終保持忍讓的態度,直到現在我還清晰地記得一群年輕的士兵被人群擠壓的滿臉出汗但依然一言不發默默承受的電視畫面。當時我就想這麼好的士兵被如此慘烈的燒死,內心的那種憤怒可想而知。

再後來的記憶就是學生漸漸地散去,八九年春夏之交的這場所謂的「反革命暴亂」也就那樣沒有什麼太大波瀾的平息了。天安門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任何人和我說過,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發生的這一切就好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一般被自己漸漸地遺忘了。直到後來讀大學的時候,計算機網路開始一點點的在校園中普及,很多往日的回憶、很多不解與疑問才重新浮現於腦海之中。

讀大學的時候偶然間看到了一個真實記載六四血腥屠殺的短片,看完之後內心的那種衝擊難於言表。短片中那一聲聲槍響有如一把把利刃將我童年對六四的記憶一刀刀劃破,面對著血淋淋的真實畫面,那種被中共玩弄、矇蔽、戲耍的羞辱感真的是讓自己非常的壓抑。但是此時已非彼時,在拜金主義盛行的時代,我內心的這種起伏也很快就消逝在了人心冷淡麻木的大漠之中了。

來到國外,在信息自由的世界,想不起從何時起我開始如飢似渴地尋找包括六四在內的國內各種禁忌話題的信息。當大量的事實再一次真實地呈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我震驚了。當我得知方政的雙腿是被坦克追著攆斷的時候;當我知道中共用在戰場上都被禁用的子彈射殺我們的同胞的時候;當我看到被坦克壓過的學生血肉模糊的屍體的時候,我流淚了。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六四前夕重溫這首《歷史的傷口》內心不免又是一陣陣酸楚。是啊!面對邪惡的中共,我們還要忍多久我們還能忍多久啊?事實證明沉默最終換來的只能是中共更加肆無忌憚的瘋狂,該是我們華夏兒女共同發出「徹底清除中共」的時代最強烈怒吼的時候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