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大庆” 中共请到洪湖来

2011-06-24 07:44 作者: 朱健国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不才1952年生于洪湖,在湖区度过了35年青少年时光。时下虽远囿深圳,却常常“聊发少年狂”,梦回故乡,逗舟百里洪湖,享受“清早船儿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的“洪湖水,浪打浪”。谁料霹雳一声噩耗来,“梦里湖枯知多少”——2011年6月1日,各大媒体皆以“洪湖旱得底朝天,风吹草低见牛羊”现场照片报丧:因三峡水库工程破坏长江生态,继鄱阳湖、洞庭湖在旷世大旱中变草场,百里洪湖又再现鱼枯米无,即使近日有暴雨灌满水“旱转涝”,生态也至少几十年难恢复!如此猛过日本核电灾的“三峡灾”,让网上一片“江南哭,风景已全无!”亿万线民怒发冲冠: “救救长江!救救江南!”争相谴责五十年前的三门峡水电站毁了黄河,现在的三峡大坝又毁了长江!

“伟光正”啊“伟光正”,您怎么酷爱“三光”:毁光中国江河,污光华夏农田,砍光神州山林,一再要毁灭中华民族的未来?!……如此民怨鼎沸,讨伐桀纣的《汤誓》、《泰誓》呼之欲出。一场江南旱灾正在引发一场“万众请愿立即炸掉三峡大坝”的全国性动荡。

如何迅速平息这场可能让昏君与志士、贪官与百姓、浊水与清流同归于尽的社会大动荡?我在“洪湖故乡已死”的惊愕痛苦中,忽生一“将坏事变成好事”的奇念: “七一”将到,何不建议中共中央将在北京举行的 “庆”(中共九十周年庆典),移到遍地死鱼的百里洪湖枯土上举行?这至少可从三方面化解民怨,缓解中国大崩溃。

革命老区今不如昔的真相

“移九庆于洪湖”首先有利于倾听革命老区百姓“沉默的声音”,现场感受革命老区今不如昔的真相,如实评价中共九十年制造的五千年未有之人祸远远大于其“经济老二”政绩。

洪湖原属沔阳县,1951年被特意划出设立洪湖县以志纪念“洪湖革命根据地”,成为中共特别命名的著名革命老苏区。五十年前的电影《洪湖赤卫队》名动天下,既记录了贺龙元帅在1930年代创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艰苦斗争,也以“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帆稻谷香,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证明,当年国民党虽然百般腐败专制,却对自然环境资源网开一面,无为而治,保留了“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清丽洪湖。中共自诩比蒋介石讲民主爱先进有科学,永远“伟大光荣正确”,可是怎么在建党九十周年建国六十二年改革开放三十三周年之际,反而让昔日美如天堂的洪湖变得鱼死人逃,只剩下一片裂土败草?

“九庆”在京举行,只有利于远离“国在山河死”的现实和民众监督下文过饰非,自吹自擂。而到死鱼遍野的洪湖,则无法以谎遮天,不得不有所包容“异质思维”。

找替罪羊转移民愤

有利于寻找替罪羊,转移民愤,乃“移九庆于洪湖”好处之二。

“洪湖水呀长又长,人心向着共产党”成为一去不复返的历史,这当然是有“阶级敌人”破坏所造成。在中共党史上,将一切错误归于敌人及其在党内的代理人,是立党之本。党必须有一副永远正确的化妆假面。

据目前各方线索指向,均称江南大旱祸首为“三峡工程”。这就好办了。洪湖距三峡大坝不过二小时车程,在此“三峡灾”现场的鱼死米无之地举行“中共九十周年庆典”,可以尽快找出替罪羊:或全部推到死人毛泽东——如果不是其“高峡出平湖”“以诗治国”, “专利塞言,宠妇戏臣”,绝不会有“神马浮云”的三峡工程。亦可推到下台总理某某,若非其以弱智压制多数专家反对,“昏庸暴虐,刚愎拒谏”,拚命以“六四镇压”推动三峡工程上马,哪有如今的“三峡怨”?当然,也可推到海内外“高危人员”——访民、公民和“海外恐怖力量”。不过,推到前者可能比嫁祸后者有利 ——矛头指向访民与公民,必然兴起大狱,树敌太多,众怒难犯。前车之鉴有文革。

向小蒋或德共学习转型

有利于向国民党小蒋或德共(社民党)学习转型,从根本上避免危机,乃“移九庆于洪湖”好处之三。

当参加“九庆”的中共各大佬高官站在遍地死鱼的洪湖枯土之中,遥望对面洞庭湖岳阳楼下只剩下一片枯草死鱼,没准有人会良知苏醒,为今日屈原无处投江,只有跳楼而满面羞惭。若胡温等人还有一丝正常人的良知,定然可以想到,正如洪湖鱼死米无并非孤例,是鄱 阳湖、洞庭湖等全国江湖变草场的“电视连续剧”,洪湖革命老区今不如昔,远逊于国民党统治时期,也可在井冈山、瑞金、延安等众多老区现状中得到佐证。由此 也就发现,中共虽然战胜了国民党,其实治国安民还远不如六七十年前的“老蒋”!更不如后来小蒋在台湾放弃“一个太阳”开放党禁报禁,实行两党民主制。倘是 中共不便向手下败将学习,那么大可借鉴德国社民党由暴力专政转为议会道路,坚决废止“民主集中制”成功转型的经验。

如此“移九庆于洪湖”,将使“江河断,鄱阳枯,鼠患四起鬼魂哭”的网骂更加刺耳,但却可让中共的明白人顿悟:中共立国六十来年,前三十年,以“社会主义改造”和“阶级斗争”摧毁了中国优秀文化传统与社会自治生态;后三十年,则以片面城市化、工业化、“唯GDP主义”彻底毁灭了中国人子孙的自然资源与自然生态——尽管今日中国各地城镇皆高楼林立,灯火辉煌,但百姓却在哀鸣“全国山河一片黑”,由“我饿”时代进入了“我怕”时代:怕毒水毒食无处不在,怕强拆逼民自焚,怕上访被扔进精神病院……

中共近日津津乐道的《富春山居图》在台湾“统一”,更反衬出今日大陆山河已污毁一空,更添人“洪湖恨”、“三峡怒”! “党红国黑”、“国在山河死”的背景下“移九庆于洪湖”,或许能催生中共向小蒋或德共学习转型?

不知胡温是否有意一试。

2011年 6月3日 于深圳 早叫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