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红色“庆生”黑色维稳


中共今年“七一”庆生,一方面营造“歌舞升平”的气氛,另一方面,却大量关押大陆访民和抓捕异议人士。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还在今年的党庆大会上,明确提出“ 稳定是硬任务”。港民则在七一当天,进行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以表达对中共和港府的不满,声援大陆受压迫的同胞。

“七一”前后,北京当局极力渲染红色的“党庆”气氛。胡锦涛在七一讲话上声称,中共除了人民利益,没有所谓“自己的特殊利益”,“要奉献人民”。但是他又提出“稳定是硬任务”,把“维稳”提到了一个新高度。

近期,到北京上访的访民日渐增多。中共更是直接将“信访办”设在了一向用来关押访民的“久敬庄”。

被称为福建维权斗士的纪斯尊告诉《新唐人》记者,到北京信访的访民多达几万人。当局将他们集中关押在“久敬庄”,里面人山人海,人满为患,访民们几乎都没吃没喝。

纪斯尊自己也因为到全国人大信访办上访,结果被扣押在“久敬庄”。

纪斯尊:“因为大家不愿意在里面,大家要出来,但保安不让他们出来,然后双方就发生冲突了。整天都是冲突不断的,不断的争吵。大家当然要出来,要恢复人身自由的,他就不让,严格限制人身自由。这次连特警都出动了。上访人员有几万人,都全部集中到里边去了,所以我把它叫作‘集中营’。”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疆维权人士,通过长期以来对大陆访民的接触和了解,发现“久敬庄”和另一处上访“救济中心”----“马加楼”,其实就是“黑监狱”。

新疆维权人士:“最早的时候(关押访民)是在‘马家楼’,但是因为马家楼当时设施,各方面比较小一点,不够装那么多访民。所以它现在在‘久敬庄’又重新建了一个大的,可以说是变相的监狱。它一般从各个信访口搜集的访民用大客车拉了以后,就送到‘久敬庄’或者送到‘马家楼’。羁押人的时间一般最长的在十几天半个月,短的两三天”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香港《开放》杂志主编蔡咏梅表示,中国社会不稳定的问题,突出表现在政府全力阻截、打压上访人员方面。访民上访是因为他们没有地方申诉。

蔡咏梅:“上访全世界都没有,只有中国有。为什么去上访找官员给你解决呢?如果这个社会有法律机制,大家就去打官司。就是说你没有一个渠道,就等于把人逼上梁山了。”

此外,一些大陆异议人士在“七一”敏感日也惨遭打压。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在贵阳,“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因“七一”而受到干扰、无法进行,多名骨干成员被软禁在家,或被带离贵阳;其中一名骨干成员莫建刚表示,他在前一天就被警察带到外地,期间还遭到一名国保大队长的暴力对待。

在浙江杭州,多名民主党人士,包括邹巍、吴义龙等,“七一”当天也分别被国保“约喝茶”。

而在只有一岸之遥的香港特区,“七一”当天的景象却大不相同。

7月1号,21万8千香港民众上街游行,向港府和中共政权的苛政与恶法发出怒吼,要求行政长官曾荫权下台,要求“打倒共产党”。

有大陆游客看到壮观的游行队伍后表示非常振奋。

大陆游客:“我很羡慕香港的老百姓,我希望香港坚持到底,把这个民主自由的风气带到中国大陆,让全中国的人民都能够享受到这样的民主自由,这样中国才有希望。”

而蔡咏梅说,自从89年的六四以后,香港十多年来都是游行抗议不断,但是香港的社会稳定和秩序是没有问题的,社会的运作也是很正常的。

她还表示,一个限制表达的社会就像是一个高压锅,如果不给发泄的出气孔,最终的结果就是爆炸,彻底毁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