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独裁者要学卡扎菲,尽管去学吧

2011-08-24 08:56 作者: 颜昌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场“茉莉花革命”席卷中东,震撼世界。2011年元月份,素以茉莉花为国花的突尼斯人民率先推翻本•阿里独裁政权。接着,深受鼓舞的埃及人民,也一举将统治30多年的穆巴拉克赶下了台。目前,中东地区的民主革命已成燎原之势。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利比亚。

就在穆巴拉克赶下台前后的2月16日,利比亚人民走上街头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要求独裁统治者卡扎菲下台。然而,卡扎菲丧心病狂,全不顾及人民的这一正义诉求,公然下令开枪镇压,并动用飞机轰炸游行民众。卡扎菲的倒行逆施,不仅进一步激起了广大民众的愤怒,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严重关切,一致要求卡扎菲停止镇压,与游行民众展开对话。卡扎菲统治集团内部此时也发生分裂,部份军队倒戈支持示威民众,反政府势力迅即组建军队和政府,同卡扎菲展开了武装斗争。面对如此严峻形势,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利比亚实施制裁的1970号决议,要求利比亚政府必须停止对民众的杀戮,责任者个人必须受到追究;同时限制卡扎菲及其家人和亲信出入境,并冻结其海外一切资产。与此同时,海牙国际刑事法庭也决定对卡扎菲政府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立案调查。

然而,被称为“中东狂人”的卡扎菲,根本无视国际社会的谴责和联合国的决议,利用自己掌控国家武装的绝对优势,继续对反对民众展开围剿。

利比亚局势迅速恶化,利比亚民众死伤严重,出现空前人道主义危机。为了制止卡扎菲政府的这一血腥暴行,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联合国安理会又于3月17日通过1973号决议,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并要求“有关国家可以单独或通过地区组织及其他安排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利比亚平民和平民居住区免受武装袭击的威胁。”于是,以法、英、美为首,其他国家参与的多国部队,开始了对利比亚政府武装的军事打击。一场真正的战争开始了。

尽管有联合国的决议作依托,尽管有利比亚人民的热烈欢迎,多国部队对利比亚政府军的空中打击,仍不免遭到一些国家、一些人士的质疑和非议。有的说是在争夺利比亚的石油,有的说是西方控制世界领导权,有的说是干涉别国内政,有的表示遗憾,有的呼吁停火,等等,等等。由于人们站的立场不同,利益取舍有别,对一件事情作出不同判断往往是难免的,也是正常的。但若稍事观察就会发现,对军事打击表示遗憾或反对的,除少数个别情况特殊的国家外,不是独裁专制分子,便是民主制度有严重缺陷的国家。因为他们心中有鬼,早就干了镇压民众屠城血洗的罪恶勾当。当“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埃及等国取得胜利的时候,他们表面上四平八稳模棱两可,而骨子里却怕得要死恨得要命,深恐这场革命烈火烧到自己国内。几个独裁分子的凄然下台,加深了他们兔死狐悲的危机,为了保住既得利益和独裁政权,就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采取各种措施加以防范和控制。明乎此,人们就会明白他们为何要再三不满对卡扎菲政府的军事打击了。

一场原本是民众的和平请愿游行示威活动,居然演变成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战争,是谁也不愿看到的。但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呢?是抗议民众吗?是国际社会吗?错,一切罪责全在于卡扎菲。试想,假若卡扎菲也像本•阿里、穆巴拉克那样自动下台和平交权,假若卡扎菲不向游行民众开枪镇压而和平对话,就不会有联合国的制裁决议,更不会有国际社会的大动干戈。战争原本就是残酷的,军事打击不可避免的会有人员伤亡,但这样的伤亡,远远比不上卡扎菲对民众的杀戮。卡扎菲已经将人民推向火海,为了反抗自救必要的代价已是在所难免了。而且卡扎菲还放出狠话:要将反对他的游行民众判处死刑。如果让这个独裁者继续统治下去,那么利比亚,将不知还会有多少人被杀身亡。

卡扎菲实行家族铁血统治40多年,国内人民连起码的民主自由也没有;卡扎菲公然向游行民众开枪,致使8000多人流血牺牲。而当国际社会帮助利比亚人民武装反抗卡扎菲的血腥镇压时,某些人却“遗憾”了,声称“要尊重利比亚的主权”,清楚地暴露出其坚决与人民为敌、和独夫民贼坐一条板凳的本性。

“要尊重利比亚的主权”,成为一些独裁国家面对国际舆论和干预惯用的挡箭牌。卡扎菲也在致美国等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中理直气壮地说:“假若你看到有人武装占领美国城市,告诉我你会怎么做,我会照着做。”真是大言不惭,恬不知耻。人家美国出现人道主义灾难了吗?开枪镇压游行民众了吗?!人家美国实行宪政民主,人民真正享有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罢工等权利,卡扎菲你怎么不“照着做”?!同一切独裁者一样,卡扎菲周围也拥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和拥护者,他们的惟一任务就是替主子歌功颂德,逢迎拍马,帮闲帮凶,保驾护航,从而分得一杯残羹剩汤,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保住自己虽低于主子却高于他人的奴才地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卡扎菲给卫士每杀一个人便赏一个金条,每打一天仗给1000美元。但钱再多,也买不回人心,买不到正义。

“要让利比亚人民自己解决国内问题”,这话听来貌似正确而实则虚伪荒谬。世界上一切独裁统治者莫不如此,他们常常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国家当然的代表,因此谁要侵犯他们,就是侵犯这个国家的主权。这是不折不扣地强盗逻辑。事实上,这些独夫民贼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国家的代表,而是货真价实的窃国大盗。他们早就失去了代表国家的合法性。比如利比亚,国家的主权究竟哪里?是卡扎菲统治下的政府?还是反对派成立的临时政府?无庸置辩,只有通过真正的民主选举,广大人民真心实意拥护的政府,才能代表一个国家,才拥有一个国家的主权。

诚然,一个国家的事情,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按照自由的意愿去解决。但在一些独裁专制国家,由于统治者垄断了国家一切资源,特别是舆论和军队,使人民失去了起码的反抗能力。这个时候,一定的外力帮助便是必不可少的。革命从来就不排斥外援,人道主义更没有国界;哪里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哪里践踏人权,世界各国都应伸出援助之手,帮助那里的人民脱离苦海,获得自由。这才是真正的崇高国际主义。

目前,卡扎菲现在已经接近被推翻,国际社会很快就可以将目光聚焦在其他独裁国家如叙利亚、也门等。前段时间叙利亚镇压也非常厉害,每一次老百姓上街他们都开枪镇压,每一次都杀伤上百人,都是赤裸裸的杀人,杀给全世界看,因为国际社会对利比亚关注比较高,所以相对对叙利亚关注的比较少。现在利比亚这个问题一旦解决,全世界的目光焦点马上就会转移到叙利亚。虽然叙利亚总统前段时间已经在人民的巨大压力下做出让步,宣布容许多党制,但这种让步是缓解紧张的,没有实际意义,因为他现在是个暴君、是个犯罪分子,是个反人类罪的罪魁祸首,他现在要实行什么,跟老百姓没有关系,就像一个恶贯满盈的黑社会,突然在重重包围下说我要跟警察讲和。但警察是主持正义的,职责是逮捕罪犯,把罪犯送到法庭。同样的道理,当他向人民开了枪以后,当他实行专制独裁迫害了太多的人命以后,到那天人民有力量起来了,可以有能力推翻他的时候,这个时候他要讲和解,要讲什么放权,已经晚了。

此外,人们会意识到,今天利比亚人民获得胜利,最关键的就是人的正义。正义的力量一旦在内心觉醒,勇气一旦被唤醒以后,力量是巨大的。卡扎菲与人民的力量表面上看是那么的不对称;即便是反对派,那些反抗军全是一些工程师、教师、教授、大学生,感觉文质彬彬,弱不经风,他们从未拿过枪,听到枪声炮声都把耳朵捂起来,跑得远远的,就这样的力量要对抗武装到牙齿的卡扎菲一个疯子、杀人魔王,力量是多么的悬殊。因此,几个月来人们很心痛,觉得国际社会对利比亚人民支持不够;甚至非常悲观,认为反对派不可能取胜。但就是因为面对一个这样的疯子,人民下决心要推翻他,人民的意志也是最坚定的。今天,人们看到了利比亚胜利的最关键因素就是人民的正义和勇气。在沉积了很久以后,沉睡已久的正义与勇气一旦被唤醒,力量比任何力量包括国家机器还要大。

人民没有军队,怎么打?利比亚开始时一些“民运人士”组织和平请愿,他们都是教授、反抗者、学生、学者,没有一个人有武装,更不用说军队。后来为什么有军队了?军队是在反抗运动中自然产生的,甚至会把对方军队号召过来。利比亚反抗军,很多都是投诚过来的,原来是卡扎菲的军队。利比亚的反抗大约6个月时间,现在回头看时间很短,他们经过一个过程武装他们,比如学会怎样反抗、怎样打仗,至少要学会怎么使用武器,然后如何走到一起来的力量,这个过程一旦完成,势如破竹。最近半个月形势发展非常快,他们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攻破,因为他们也变成战士了。4、5个月前他们连枪都不会打,今天他们个个成了身经百战的战士,都忘了自己是教授、学生、学者,就认为自己是战士、是将军!再加上他们的正义和勇气,攻无不破。有一个报道说,一个19岁少年从未没当过兵,只是在一个打猎的俱乐部参加过射击训练,为了结束暴政,自己组织了游击队专门找卡扎菲雇佣兵隐蔽的狙击手把他们杀掉。少年主动地亲自引诱敌人,自己在前面跑让狙击手开枪打他,从而暴露狙击手的地点让游击队消灭。这种勇敢精神,在有些没有激化出正义感的国家,可能是匪夷所思。

针对卡扎菲的失败,“人民日报”日前说,卡扎菲犯了“大意失荆州”的错误,没想到反对派的军事行动进展会这么快:究其原因,一是卡扎菲的兵力部署不当,卡扎菲一直想与反对派决战于外围,甚至把自己的儿子、32旅旅长哈米斯都派到外线作战,而在首都部署的兵力却不多;二是北约几个月来持续不断的空袭已经摧毁了卡扎菲军队的有生力量;三是士兵不够忠诚,卡扎菲的部下,尤其是中级以上指挥官,几乎悉数被反对派收买,比如负责保卫卡扎菲安全的旅长就被反对派成功策反,结果在关键时刻下令其部下缴械投降,使反对派在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就进了城;四是的黎波里民众对卡扎菲也不像宣传的那样忠诚。上述分析完全掉到了因果关系,将独裁者必自食其果,归咎于偶然。

利比亚首都黎波里这么快被攻下,是正义力量的彰显。人民这么勇敢、不怕死,是因为他们被压制的太久,当有一天被像神一样的力量唤醒,他们就会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

此前,网络上有人还担心人民的觉醒和起义,会出现无政府状态。其实,对无政府状态的忧虑,是杞人忧天。一个政权更迭时,必定有一些变化,却不一定混乱。人们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状态最糟糕?并不是无政府状态,而是专制独裁的腐朽统治本身。秦始皇时期陈胜、吴广起义,而刘邦、项羽起来,是那个时期坏还是秦王朝统治时坏?当然是秦王朝统治时更坏,因为老百姓一点机会都没有,一点出路都没有,只能任由当局宰割。在秦王朝统治时,虽是有政府状态,但政府是用来镇压人民的,人们在任何地方都躲不了专制独裁,只要冒犯了皇权,就是死路一条。这种状态比无政府状态糟糕一万倍,这种秦王朝统治时的“稳定”,没有社会正义,正义得不到彰显的社会不能称为和平时代,这种稳定只能说是独裁者统治的稳定,这种稳定必须被打破,否则社会就最黑暗,永远无法进步。

若按照有政府状态说事,那么满清是有政府状态,而孙中山们就变成了唯恐天下不乱、将社会引向无政府状态的罪魁祸首。但事实并非如此,推翻满清王朝的孙中山是国人公认的国父。因此,一个社会如果没有了公正,人民被欺压,就必须将它打破,迎来新的社会,有序的和平的正义能得到彰显,哪怕过程中会有流血牺牲。而现实是,埃及政府18天就下台了,埃及就没有出现无政府状态,穆巴拉克下台后马上过渡委员会接管;现在的利比亚也一样,卡扎菲一逃跑,过渡政府就马上接管。……不过,笔者最大的意愿,是希望独裁者们都能看到时势的改变,希望专制独裁体制内的尚有良知的人,能审时度势,尽快站到人民一边,使这个社会的正义力量逐渐得到彰显。这样,人民就会少一些牺牲。

事实上,制独裁体制不可能长期用谎言和残暴长期地统治下去。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关于法国大革命的深富哲理的话,如今对所有的独裁者都适用:当法国人民向路易十六要A的时候,他不给;当人民向他要B的时候,他却只给A;当人民要C的时候,他说可以给人民B,可是这时候人民已经不要B了,而是只要C----Cut,也就是要砍他的头。因此,当人民向独裁者要C的时候,一切都晚了。现在利比亚人民和埃及人民都要C了,所以穆巴拉克和卡扎菲都没有机会了。独裁政权都是这样的,在老百姓开始要求很少的时候,它不让步。一直到老百姓忍无可忍了,它要让步时,却为时已晚。

但独裁政权为了延缓寿命,会放出烟雾弹,说要双赢,要慢慢改革,老百姓不应该去反抗;但另一方面,独裁政权却还是不断镇压“异议”。独裁政权不愿意识到:一旦等到人民起来以后,即便再说可以进行多党制,可以进行全民选举,都没有用了,人民要审判你!现在,全世界的人们都意识到这一点了。都纷纷向独裁政权喊话:只是人民起来了,你们就没有任何生路、退路。像今天的卡扎菲一样,你们镇压得越烈,遭到的惩罚、追究就会越严厉。

以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三国家进行比较,最聪明的是本•阿里,因为本•阿里放弃了继续残酷镇压而选择了逃跑,他现在至少还活着。穆巴拉克相对比较惨一些,因为他是在人民一再的逼迫之下,在几乎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放弃权力,美国、全世界他原来的盟友都逼他下台,他自愿下台了。但他,今天至少面临一个公正的审判。而卡扎菲,下场将是最惨的,他可能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恐怕连个全尸都没有,他的全家都可能面临判死刑。

本•阿里停止杀戮,所以他现在并没有遭到彻底的清算。埃及穆巴拉克要杀人,但最后面对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自己宣布退出历史舞台。之所以埃及人今天照样审判他,是因为他手上已经有很多血债,8百多人死于镇压。卡扎菲更是如此,他本人要么被炸死要么被绞死,判处死刑肯定毫无疑问,他全家所有人都会面临审判;因为他们全家都支持他,都参与了腐败参与了镇压,所以全家都会遭到清算。这和古代的株连没有任何关系,株连是无辜人被牵连,而镇压的独裁者他们全家是共同参与了腐败和犯罪,所以要遭到清算。

所以说,将来对中国的权贵主义者们,如果要被清算,也将清算他们家人。中国人会清醒认识到,这不是搞株连,因为这些人的家人,跟着他们一起腐败。

如今世界,人权高于主权,已成为判断是非的标准。在当今世界这场人权与独裁、民主与专制的决斗中,究竟站在哪一边,其言其行便是最好的回答。那些对卡扎菲尚存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独裁统治者,应从利比亚的的事变中深刻吸取教训,立即悬崖勒马,改弦更张;否则,其下场将会更惨。

利比亚一完,接下来叙利亚、伊朗、苏丹一完,剩下的专制独裁政权还有哪些?人们在打量,民主国家就会腾出手来收拾这些邪恶力量。邪恶力量也清楚这一点:时机未到,他们还可以为所欲为;时机到了,正义力量就会对自己严惩。

最终,必将有一场摧枯拉朽的决战。那么,其他的腐败独裁的领导人,若想要向卡扎菲学习的话,就尽管去学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