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蒋家王朝是个政治概念

——与台独人士对话

2011-09-03 14:09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3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台独人士说中华民国两蒋时代是王朝,对蒋时代中华民国的认识不如天主教神父雷鸣远、雷震远。说“蒋家王朝”是掺杂了党文化批判的共党的话语。孟德斯鸠告诉我们:专制政体“由单独一个人按照一己的意志与反复无常的性情领导一切。”中华民国在大陆是共和政体中的贵族•精英政治”,在台湾成为四小龙之一后,在精英不能以品德节制特权,人民谋求物质幸福而要求参政的时候,蒋经国主动解禁,走向多党制民主宪政。孟德斯鸠复兴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君主制是最好的政体的思想,防止出现霍布斯所述权力绝对集中和公民绝对服从的君主或议会的专制,总结英国君主立宪制的历史经验,完善洛克关于“王者气派”的人立法的旧三权分立制衡的思想,以议会理性立法、君王依法行政、法官依法判案的新三权分立制衡,遏制君权侵犯人的自由。美国在共和政体下应用孟德斯鸠的思想,保护扩大公民自由选举的权利到平民阶层,实现民主宪政。英国、美国、台湾都是“自由民主”的历史进程。国民党两蒋时期是民主和独裁折衷的威权宪政,君主隐形、立宪显形、民主目标三结合,跟萨达姆、卡扎菲政府不同。国民党要持久洗刷历史污点,台独人士要清醒认识中共的邪恶。惹不起我躲,有违孟德斯鸠所说共和民主国家的人的品德。批蒋不要说党话,不要幻想中共文明。

有位网名除枝的台独人士,阅读《自由文明,民主宪政》(下)之后,被第一段“中华民国国民在国民政治伦理未成之前的急功近利,企望推翻所谓蒋家王朝,实现多党竞选的民主宪政”这句话触动,跟贴说中华民国两蒋时代是王朝。

1940年在中国传教40年的天主教神父雷鸣远被中共囚做政治奴隶40天后,逃出太行山时说: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人,不是人,是活阎王。这是明晰地道的中国人的话语。依照神学知识和被中共囚禁的奴役经历,雷鸣远神父认为中共外国来的恶魔,把它权力所及的地区的中国人变成了活鬼。如果这是真话,该如何看待那时的中华民国?《内在的敌人》的作者雷震远,一直尊称蒋介石为委员长,全书10几万字,没见他提及中华民国是“王朝”或“蒋家”两词中的任何一个。

为什么?凡从小系统受过西方逻辑和实证的双重思维训练的人,无论东西方人看中华民国蒋介石和蒋经国统治时期,会认可中华民国这60年是威权政治,却不是王朝君主制,更不是专制。说“蒋家王朝”一词,跟我曾经辨析过的“封建专制”一词一样,都是掺杂了党文化批判的政治词语,并非真实历史。

在《论法的精神》上卷第8页,孟德斯鸠根据国家最高权力掌握在那些人手中以及他们对待法律的态度,把国家政体分为三种,即共和政体、君主政体和专制政体,说:“共和政体是人民全体或仅仅一部分人民所有最高权力的政体;君主政体是由单独一个人执政,不过遵照固定和确立了的法律;专制政体是既无法律又无规章,由单独一个人按照一己的意志与反复无常的性情领导一切。”

很显然,在自由宪政的鼻祖之一的孟德斯鸠视野和笔触下,君主制不能跟专制混同。依照孟德斯鸠的定义,中华民国是共和政体中真切的贵族政治:“仅仅一部分人民所有最高权力”,还没有实现民主政治,是“某些家族,在那里握有最高的权力”(《论法的精神》上卷第19页),“就是贵族政治”。注意:“民主”在孟德斯鸠的政治学里并不是一种政体,而只是共和政体的一种形式:“共和国的全体国民握有最高权力时,就是民主政治。”(《论法的精神》上卷第8页)

孟德斯鸠所谓贵族政治,即时下通常所说的“精英政治”。孟德斯鸠所分类的三种政体,都是保障自由的不同形式,各有不同的原则:君主政体是荣誉和守法,共和政体是品德(民主政治绝对需要,贵族政治相对需要),专制政体是恐怖(宽政的权力受荣誉限制,暴政的权力随心所欲)。(《论法的精神》第三章)

依据上述宪法政治的思想,我们能够像数学几何证明那样精确的推论:1、君主政体不能保障人民的自由等,就会转为共和政体来保障;所以清朝1911年发生辛亥革命,1912年中华民国应运而生。2、共和政体走过精英政治之后,即精英不能以品德节制特权,人民都有谋求物质幸福需求时,例如中华民国在台湾成为四小龙之一后,民众要求参政,蒋经国顺水推舟解禁,共和政体走向民选总统的多党制民主宪政。3、专制政体下全民丧失的自由,必须冲破恐惧才能重新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首要的就是全民要走出恐惧,争取心灵自由。

孟德斯鸠复兴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政治思想,改良权力更换相对稳定的君主制,以立宪确立的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分立制度去遏制君权侵犯人的自由。亚里士多德将政府分为君主制、贵族制和共和制(或立宪制)三种好政府,还有僭主制、寡头制和民主制三种坏政府。这是理论化的分析,现实中则是多种政府混合的中间形式。亚里士多德认为:君主制是最好的政府形式,最好的一腐化就成为最坏的,因此僭主制最坏,而坏政府中民主制是最不坏的。因为僭主们绝大部分都是煽惑者——由于允诺保护人民反对贵族而获得权力,掌权之后实行领袖独裁和特务统治,爱制造战争;民主制比较不容易有革命,革命是个坏东西。亚里士多德没有研究到专制政府,其蛊惑民意掌权背弃的僭主制,近似专制政体。

霍布斯最早对专制政体进行理论分析,认为:人与人的关系像狼一样互相吞食,处于“永久战争状态”;国家是狼一样的“人群”订立契约给君主或议会,交出权力后绝对服从。霍布斯亲历1648年到1660年废君主和上院的英吉利共和国,共和与专制混合12年,国家无品德制约,陷入暴政的恐惧和混乱中。所以他把君主制和专制混合的法治政府当作理想的政府,讲求权力绝对集中和公民绝对服从。霍布斯所述的君主专制类似中国秦朝皇权暴政,但秦朝法律是讲天命的皇帝聘用法家官吏制定,不需要人民授权;所述议会专制类似中共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中国人有公民名义却无权利之实,是政治奴隶,要绝对服从的不是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而是权力绝对集中的中共政治局。

洛克在英国斯图亚特王朝复辟时期,曾经亲身受过君主专政的迫害。斯图亚特王朝结束之后,他参与了英国君主宪政的创制,他写《政府论》和《宽容异教》论述“人非狼”的观点,国家是具有“王者气派”的人订立契约(立法)创建。他认为立法权应该掌握在议会,国王通过守法的政府机关掌管行政权和外交权,将三权分立制衡的设想首先引入君主政体。60年后才有孟德斯鸠的议会理性讨论立法、君王依法行政、法官依法判案的新三权分立制衡的理论著作。人类始于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建立在“自由、平等”的政治思想上,100年后在美国的共和政体下,保护公民自由选举、机会均等权利扩大到平民阶层,民主宪政实现。

今日我们所说的“自由民主”历史进程,最简明地通过英国君主立宪制(保障自由),到美国平民共和实现民主宪政。这跟中华民国在大陆实现了清朝在大陆没给人民的自由,在台湾实现了美国似的全民直选总统的多党竞选宪政。这也是一个自由民主的进程。前面所述台湾除枝也认为中华民国是“自由民主”的历史进程,鼓励我们大陆人自立地走正确自己的路,他的回复近两千字,概要如下:

蒋介石是独夫,败据台湾初期烧杀掳掠,制造228,惨杀尽台湾人精英。国家是“人民”首要,居住在一块“土地”,有自己军队防守维护“主权”,有自己政府“体制”。所以称蒋氏王朝。两蒋都是作到死的独裁者,无须人民选举。每个受其荼毒的台湾人都唾弃蒋氏王朝。台湾的地位在旧金山和约写得很清楚:日本放弃由台湾人民自己选择成立何种国家!国民党大陆人员逃难立足台湾,已无祖国。是台湾公民逼民进党走台湾路。建国是这一代台湾人的使命!中国异见人士不要有大中华的国族观念。中国要先自我检讨自己的失败:迄今还处於人治,还违背孔子所说“修文德以来远人”,凶行恶相逼人远离。贵国的人须自助尔后有人助。祝中国早日真正的自由民主!加油!自助尔后人助。

现在来看“蒋氏王朝”的“独裁”说法,并不准确。亚里士多德、洛克、霍布斯、孟德斯鸠的政治学,无论依据谁的,国民党两蒋父子统治时期,从大陆到台湾都只是威权宪政,不是君主王朝,更不是独裁专制。1945年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对蒋中正的施政评判是:“搞民主无量,搞独裁无胆”。也就是说,深受儒家周易思想文化的影响,蒋中正做委员长和总统,是民主和独裁折衷的威权宪政。

按照国民党实现“民权主义”的军政、训政、宪政三部曲,本该在1927年创建南京政府10年后,在1937年实行宪政,却因抗战八年,到1945年重庆谈判才开始筹备宪政。准备工作到1946年,中共利用马歇尔使团调和停战的时机,化内战之初的被动为主动、不利为有利。到1947年,中共认为可以打败抗战八年而厌战的国军,断然拒绝参加制宪会议,公然拒绝通过民主宪政实现国内和平。1948年蒋介石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同时因为中共匪乱而进入戡乱时期。中华民国在大陆兵败之后撤到台湾,民主宪政下戡乱党禁、言禁政策继续。

查维基百科,蒋介石在中华民国第一至五届总统都是国民大会选举的。所以除枝说蒋介石“是作到死的独裁者”不恰当。蒋介石在大陆对冯玉祥、李宗仁、共产党等行妇道之仁,威权的力量不够而丢失政权;在台湾吸取教训实行党禁、言禁,让中共地下党在台湾无法搞破坏和宣传等活动。台湾没有40年的威权宪政,人民想躲过赤祸很难。国民党在台湾蒋经国之前是君主隐形、立宪显形、民主目标的混合政体。这就是两蒋时代的威权宪政,跟萨达姆、卡扎菲的威权反宪政到底的政府截然不同。萨达姆、卡扎菲拒绝民主到底,蒋经国却主动解禁。

当然,1946年2•28事件中的屠杀,确实是当时南京政府的历史污点,国民党因此要还债,包括挨批。但要认清中华民国两蒋政府的性质。说独裁专制不准确,没法解释还没面临中东今年春季的统治危机,国民党就开启了主动从革命党转变为竞选党的自觉历程。斗转星移,中华民国在总统直选废省后要独立了。

我个人认为,台湾人有权通过投票公决是不是要独立,大陆人也要自立脱共。问题在于台湾人对中共的邪恶认识不清。只要中共还存在,台独决不可能。台湾割让给日本,好似专门躲避反礼教传统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回归大陆是给国民党兵败立足。如果台湾人思考台湾前途,考虑利益时更要用心领悟冥冥之中的天意。

如果以大中华民国招牌统一大陆,极可能就像1989年西德统一东德。但诚如台湾前教育部长杜正胜所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文明:“动輒横眉怒目,真是丢尽礼义之邦的脸……粗鲁无文。”丢了孔子说过的“修文德以来远人”传统政治伦理,让“远人”台湾不满意,而“想要告别中国”。说这些话流露对中共的恐惧心理:惹不起我躲。孟德斯鸠说的好,共和民主国家的人绝对需要品德。中国大陆正是绝对反品德的求功利,所以共和徒有虚名,中国人和人都不是了。那么这时候该有人无畏地站出来说:我才是中国人,我才是人。躲算什么事?

两蒋时代并非政治学意义上的蒋家王朝。威权宪政下台湾不怕中共,给大陆有沦陷意识的人以依靠。民主台湾反而恐惧中共了。台独人士今天要理解雷鸣远神父70年前说中共不是中国人的警示,批蒋不要说党话,不要幻想中共文明。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