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 放下枪 聊聊

2011-10-28 22:00 作者: 裴广度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亵渎,这是对神圣的亵渎。”守旧老人叫喊着。“给他的罪行以应有的惩罚吧!他已丧失理智,胆敢嘲弄一千年前定下的律法。他死有余辜!”

人们举起了沉重的石块。

读过房龙《宽容》的人都知道,这是发生在无知山谷的惨剧。那个年轻的、不惧老法的、发现山外有山的探索者就这样死掉了。

惨痛,不过故事惨痛远不如现实惨痛。中国网络防火墙的厚度早超过万里长城的长度,那些不敬共党的人,那些探究过毒瘤的人,每天都在被抓被迫害,甚至残疾人陈光诚都不例外。

有人曾说:“中国要想发展除非老人都死光了。”有一些刻毒,有一些道理,也有一些不准确。应该是说那些拿枪的老人,即使那些拿枪的老人,绝大多数也是自认拥有真理,希望儿孙好的,就像守旧老人一样。我是希望老人们都长命百岁,逸享天年的,包括那些拿枪的老人。

胡锦涛快70了吧,还不太老,能不能放下枪,坐下,泡杯茶,聊聊。

胡老从上任开始,比较爱谈以人为本,我比较赞赏。认为相对以前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一个突破。共产主义最高目标是自由人联合体,共产主义的“自由人”和尼采的超人近似,至少老共党以然。尼采认为:超人高于人犹如人高于动物,人只是超人与动物之间的一条过渡的绳索。按此逻辑每一个活在当下的人,都不是人。可以用枪顶,用鞭抽,驱赶他们走向“彼岸”。那些掉队的、不从的、想走其它方向的,都可以被无情杀戮,像碾死臭虫和蚂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都是这么干的,专食死尸的乌鸦听见社会主义都会发抖,撑坏了。

社会主义国家从高峰期的50多个,你知道的,现在还,有几个,不会比脚指头多吧。伟大光荣正确是那些倒下社会主义国家的墓志铭。

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引入市场经济,是对概念社会主义的第一次大修正。89年他挥动老拳打翻了年轻学生,中国开始鸦雀无声的倒退,虽然92年他利用权威将市场经济向前推了一把,但跳不出四项基本原则的框架。中国从此变成了人身兽面的大怪物,一方面市场经济不断壮大,一方面主义旗号下的任命制公务员阶层像金字塔般迅速膨胀。

现在共产党员人数近8千万,公务员准公务员超7千万。简直是千里马的发展速度。假如中国现在发生对外战争,让他们去就足够了。

胡老,你认为人头攒动,入党当公务员,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去了吗,你肯定不信,孙中山说过: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只是极少数人。现在入党当公务员是风险最小收益最大的一个职业,你只要加入,就可以把服务搞成管理,管理搞成抢劫,你想要讨说法那就是反党。现在光养活公务员和准公务员就占到财政收入的48﹪,民众的脊柱就快折了。过去谈推翻“三座大山”,现在我明白了,山不在多,有重量才灵。

身为共党总书记,你是否最该搞明白党是什么东西,社会主义合理性在哪,民众可不可以叫停社会主义实验,当一种主义就是让大家奴化早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世界各国社会主义倒台后,日本的“山岸村”、美国蒙大拿州的“聚居区”以及以色列的“基布兹”仍然在搞社会主义实验,但人家是自愿的,不是你拿着枪逼着一个国家的民众痛苦的陪着你玩。你如果坚信社会主义,那就带上九常委找个僻静地方自己实验去,到时候我会去看你,看没有暴力胁迫,社会主义实验有多大成果。

你是1942年出生的吧,亲身经历了毛的社会主义,不让人说话,酿成多大惨剧。但你今天又在做什么,封锁互联网,不让人说话,轻说都是违宪,重说就是毁灭文化。中国历史上毁灭文化者:一秦始皇,二毛泽东,三胡锦涛,虽说是我列的,历史自会给评说。

最奇怪的是你最近竟然大谈发展文化,混乱、无语、老年…你把文化搞清楚了没有,文化因其包罗万象、纷繁复杂,给文化下定义,那是最难的。但是怎样发展文化却是有迹可循的。文化需要物质、技术、思想的大量涌现,需要三者之间的交相呼应。

一个民众的资产被随意处置掠夺;一个搞科研,经费需要送礼,成果需要党委书记冠名;说话都被屏蔽的国度。发展文化?你信了。

你搞维稳,维稳经费2010年预算达5140亿元,实际金额与国防开支差不多,浪费钱不说,说明有太多的访民把生命浪费在讨公道的路上,而不是创造。水因受阻而激鸣,你又把互联网封了。一个先进的党,害怕挨骂,害怕被吐沫星子淹死,还挺着胸谈先进,不是猪坚强是真坚强。

改革开放是拆墙的,不是筑墙的。你先把思想警察、言论特务、网络管制、新闻控制、出版管制、电影审查都去了,顺便把中宣部也解散。只有此,文化发展才有可能。

胡老是12月生人吧,天寒地冻的,人都喜欢思考。

想想吧。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