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滑恐酿动荡 周永康称维稳紧迫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日前向省级干部讲话,要求各级政府把社会管理工作,作为“重大而紧迫”的课题来抓,应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外界分析,这番言论突显中共当局对于经济滑坡可能导致社会动荡,日益感到不安,唯恐中共十八大前引爆社会和政治危机。

周永康12月2号在一项座谈会上承认,当局还没有形成一套完备的社会管理体制机制。而目前中共所谓的“社会管理”也是维稳的代名词。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指出,将“社会管理”纳入中共政法委系统,是中共长期暴力维稳思路的延续和谬误。

刘开明:“我们社会应该有创新、社会应该有管理,而不是一味的从维稳角度镇压。但是,我们整个的社会创新或者管理它是放在政法委口,它是从传统专制的角度来看社会的管理、社会的创新,这样应该不利于社会的发展,因为现在主要的矛盾实际上是中国社会快速的转型。”

就在《新华社》发表周永康讲话的两天前,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出现萎缩,中国央行为缓解经济更大的减速,而出台了下调存准率放松信贷的政策。

刘开明:“特别是出口工业下滑,很多的进城外来工都是在出口工业工作,整个目前社会保障还没有覆盖这个群体,他们返回农村的可能性又非常小,所以这样就会导致整个劳动力市场甚至经济的不稳定。”

最近,由于经济原因导致的罢工抗议明显增多。上海浦东的新加坡赫比家用电器厂因为迁厂无适当补偿,导致工人失业,引发工人罢工抗议。到12月5号,罢工已进入第6天。

深圳“精模电子科技厂”3千多员工11月22号大罢工,抗议加班时间过长,工人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广东东莞市一家台资鞋厂裁员搬厂,全厂6千工人11月17号罢工游行,当局派出数百警察武力驱散。

武汉建设银行12月1号发生爆炸案,造成2人死亡、15人受伤。政治经济评论家草庵居士指出,中共维稳模式只会导致社会更加不稳、民怨更深。

草庵居士:“中国的维稳费用已经超过了军费,这本身就说明了中国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政治统治上出现了很大的危机,这个危机是民众对整个政府和社会的不满所形成的,而这种中国社会动乱已经是每年几十万起的数量发生了。”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最近尝试了应对群体事件新思路。11月18号,广州市花都区数百民工打着“还我血汗钱”等横幅,喊着口号游行讨薪,首次出现了警车开路、警察护航的场景。

11月21号,广东陆丰市乌坎村数千村民大游行,打着“反对独裁”、“还我人权”等大量标语,游行到市政府抗议非法征地、选举不公,当局也没有强行制止。

刘开明:“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积极的转向,很长的时间中国对群体事件大多数是高压来镇压下去,这样实际上导致更多的民怨。地方政府的某一些做法不一定具有全面性的,因为人为的因素、个人的因素很大,并不是制度性的都这么来处理,我们看不到这种变化。”

外界分析,当今中国经济、社会、政治危机,是中共极权腐败制度的必然结果,唯有进行根本的政治改革,否则各种危机会越来越严重。中共必然要解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