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有罪的!

——一个年轻研究生对我的批判

2011-12-25 12:48 作者: 张成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天,我与几个年轻人在一起聊天,因为才过“六四”,所以谈政治和共产党比较多:谈到我们怎么受中共的骗,相信共产党数十年,比着谁更热爱共产党,我们都是受害者。你一言我一语正谈得热烈时,一年轻研究生带有点忿然地对我说:“你也是有罪的!”我怔了一下,他继续说:“我们把你们当作我们老师,是你们教我们要相信共产党、热爱共产党的,我们是听了你们的话,我们是相信你们才这样的。”我听了他这段话,因为比较突然,一下也回味不过来,所以也未回答。

在这前,我总是把自己当作中共谎言的受害者,而从来也未想到自己也使别人受害。细细想来,这位年轻人的话确是很有道理。

回想自己年轻时是如何过来的。在中共执政前后,不是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等写的书,使我憎恨“旧社会”,要推翻它,建立像中共这样的“新社会”吗?“思想转变”主要不是靠中共的直接宣传,而是以前的“潜移默化”。中共执政后,不也是这些活着的我们“崇敬”的学者、名人带头喊着“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我们才死心塌地跟着共产党走的吗?当然,他们中大部分人是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后,才觉悟到自己跟着“党”走了一条错误的路。当然,其中也有少数至死不悟的。这样,不也应该说,不仅是共产党引导我们走了一段“歪路”、“邪路”,而他们的现实表现,对我们一代也起了更坚定地往邪路上走下去,他们实质上也起了中共帮凶的作用。对我们来说,他们也是有罪的。

从八十年代起,相当一大批中共执政前的知识分子地下党员,如胡绩伟、李慎之、李锐、李普、袁永熙、韦君宜、戈扬等纷纷写文痛悔以前在历次运动中跟着共产党或伤害了一批又一批的“同志”,或自己也被挨整(批斗、下放、劳改)的经历。回忆他们年轻时凭着爱国、改造世界的心,冒着生命危险,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结果是这样的下场。回想年轻时为了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没有独裁,没有一党专政和平幸福的新社会而奋斗,其结果是迎来一个更为没有自由、没有民主、更为独裁,更为专制的中共执政的社会。更为不堪回首的是:自己有时还成了这个专制政府的帮凶。这些直到人生暮年才认识到,因此他们提“两头真”,即早年参加“革命”的热情是“真”;晚年觉悟到跟着共产党做了不少错事是“真”。但在我看来,他们还是没认识到自己早年(中共执政前)的言论(他们中大部分是各地大学学生会主席或地下党责任人等)宣传和秘密为中共夺取政权作与论准备的极左行动,都是真真实实地帮助了中共短期内夺取了政权。取得了政权后,你们又成了中共执行 “一党专政”的“吹鼓手”。当然,这些人都是当时时代菁英,大部分上通天文、下识地理,知识渊博,是自命不凡的一代才人。正因为这样,跟着你们走、受你们害的人也就愈多。所以,你们当时虽未想将来升官、发财,而是在牺牲精神下为美好理想而奋斗的。但不管你动机如何,而客观上还是起着阻碍社会进步、破坏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的作用,所以你们也还是对历史、对民族、对社会有罪的。

当然,他们也还是有爱国心,还是有敢于认识真理,有承认错误的心,比起他们之中后起的败类如江泽民等还是有天壤之别的。江等则是属于一开始即投机革命,后来则审时度势、不断窥测方向、看风使舵,最后篡取高位,得以最大限度的谋求权欲、财欲和色欲,是卑鄙无耻不可名状的小人。

所以,应该说“历史是无情的”,不管你当时是否出于好心,或者是受了骗的,只要是对历史的前进方向起着负面作用的,在一定程度上,应是有罪的。

看中国首发 转载请注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