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南韩寡妇和美国丑男

2011-12-30 03:51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年是值得庆贺的一年,两个独裁者丧命:利比亚的卡扎菲被击毙;北朝鲜的金正日一命呜呼(跟卡扎菲同是69岁)。世界少了独裁者,就多了自由的可能,真是大快人心!

卡扎菲被抓获后打死,有西方左派提出程序问题,但正如《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劳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所说的,卡扎菲这样被击毙都死有余辜,因在他统治下,无数利比亚人被杀害,他是国际社会公认的“疯子”。

北朝鲜更是一个屠宰场,金家父子王朝造成大规模死亡。据前英国《卫报》记者贝克尔(Jasper Becker)的专著《流氓政权——金正日和北朝鲜的迫切威胁》,平壤的人为政策造成的饥荒,其灾难程度超过波尔布特时的红色高棉、斯大林时的共产苏联,以及六十年代毛的中国。北朝鲜有300多万人饿死,占其人口的15%!

任何人敢对金家王朝不满,就遭残酷镇压。据从北朝鲜逃出的姜哲焕的自传《在北朝鲜古拉格十年》,有20万政治犯在北朝鲜的古拉格被迫害致死。

但与此同时,北朝鲜独裁者的骄奢淫逸却世界闻名:金正日拥有100辆进口豪华轿车;一大群美女侍从;他花1500万美金把美国摔跤手“进口”到平壤给他表演;他的酒窖藏着一万瓶法国的名牌葡萄酒;他想吃块披萨饼,把意大利的名厨用飞机运过来做。

金正日死后,北朝鲜人那种哭天抹泪、甚至嚎啕得死去活来的样子,除有表演成分外,更多是被洗脑得成了“金教”的疯狂信徒。那种场面中国人最熟悉,因为毛泽东死时,很多中国人就是那么嚎的,那是谁哭谁革命、不想哭也得装的时代。

不要说北朝鲜人,就是当年被金家王朝从日本国土绑架到北朝鲜的日本人,经二十年洗脑后被救回日本时,几乎像“外星人”;他们回到东京时,胸脯上都戴着金正日像章,并说自己是“北朝鲜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CD,没见过手机,更不懂电脑网络,但知道要忠于“伟大领袖”金正日。这还是日本人呢(都是青少年时被绑架到平壤的),可想而知那些被封闭了一辈子的北朝鲜人,真可怜死了!

北朝鲜人为“金伟大”恸哭,可以理解。可生活在外部世界的人,如果也哀悼金正日这种屠夫,就绝不可宽恕,因为这种行为已使他们成为邪恶的帮凶!

本身就是邪恶一部分的胡锦涛,带中共政治局全部九名常委倾巢出动,到北朝鲜使馆吊唁金正日,当然属意料之中:大流氓要为小流氓撑腰——不仅在物质上提供80%北朝鲜的燃料和粮食,甚至在精神上加持。胡锦涛几年前公开说,中国要向北朝鲜学习!要学习一个全世界最贫穷、最封闭、最暴政的国家!这话只能出自卡扎菲式的疯子之口。

独裁者都疯也不奇怪,而自由世界的人装疯卖傻,就比独裁世界的可怜虫更可恨。这些可恨的邪恶帮凶中,一个是前南韩总统金大中的遗孀,一个是南韩著名企业“现代集团”会长郑梦龙的遗孀。她俩结伴专程到平壤吊唁金正日,这种举动跟她们亲北韩的已故丈夫有关。

金大中当总统时,推行所谓促南北韩统一的“阳光政策”;事实上背后是阴影动作,因为他居然汇给了金正日五亿美元,以贿赂方式換取北韩同意他到平壤跟金正日举行所谓“历史性会晤”。随后金大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头衔和150万美元奖金。

金大中下台后,该事件被调查,据南韩特别检察官宋斗焕的报告,汇到北韩的五亿美元,来自郑梦龙的“现代集团”。金大中、郑梦龙等七人当时因此被起诉。金大中的嫡系、总统府秘书室长朴智元被以向北韩汇款和接受“现代集团”贿赂1200万美元罪名判处12年徒刑。。

这次两个遗孀高调到北朝鲜吊唁,除要引人注目、上镜头作秀之外,还是要完成她们丈夫的遗志,送“老朋友”金正日最后一程。

在新闻自由的南韩,对北朝鲜的饥荒、集中营死亡等都有很多报道,而北朝鲜对南韩的袭击,在南韩家喻户晓:从南韩民航858班机被北朝鲜特工炸毁(12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到江陵潜艇渗透事件(北朝鲜特种部队潜进南韩杀人),以及北朝鲜要暗杀黃長燁(叛逃到南韩的原北朝鲜劳动党书记),綁架南韩电影导演申相玉、崔銀姬夫妇八年,更不要说去年北朝鲜还击毁了南韩的天安舰,造成46名南韩官兵遇难的惨剧。

金大中、郑梦龙的遗孀们,对这些当然清楚,但她们却去吊唁北韩的刽子手,所以说这两个南韩寡妇是邪恶的帮凶,一点也不为过。

但比中国的胡锦涛们、南韩的两个寡妇更丑陋的,是美国前总统卡特!这个自由世界最典型的左疯之一,居然给平壤发去了唁电,悼念金正日,并谄媚那个今年才28岁、剃着近似阴阳头的金家第三代“伟大领袖”金正恩,说他开始“领导”北韩,祝他“非常成功”。

在联合国,成员国元首去世,虽有要举行默哀的惯例,但当北韩提出此要求时,美国、日本、南韩,欧盟等国家都纷纷抵制,代表退席抗议。但卡特却主动给平壤发“唁电”,他不是迫不得已,而是心有“恶”犀一点通。

卡特当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时(从这个奖发给金大中、卡特、越共黎德寿,还有美国臭名昭著的政客基辛格等,就知道这个奖多么胡来),我曾撰文《诺贝尔和平奖给了“张伯伦”》,指出“卡特不仅是美国历史上最无能的总统之一,而且是美国有史以来对共产主义和一切独裁者最无知、最天真、最愚昧的总统。”卡特的“亲邪恶”有悠久的历史:

卡特当年曾夸赞南斯拉夫共产党领袖铁托是“一个崇尚人权的男子汉。”可在当时的南斯拉夫,不要说普通人,连官至副总统的吉拉斯(Milovan Djilas)因对共产主义提出质疑,就被撤销一切职务,关进了监狱。

卡特当总统时,更臭名昭著的举动,是到莫斯科访问时,当众给苏联独裁者勃列日涅夫一个“亲吻”(真是恶心死人),并宣布他要致力于结束西方“对共产主义的不应该有的恐惧。”他当然不恐惧,如果有可能,他就会把美国变成共产国家!

我一点不夸张,卡特对共产世界情有独钟:除了高歌铁托,更跑去北朝鲜,当面谄媚金正日的父亲、老独裁者金日成“有智慧,有活力”。

卡特前几年还拜访共产古巴,歌颂在卡斯特罗领导下,古巴人民有“完善的医疗保险和全民教育”,同时在那里批评美国。卡斯特罗则赞美卡特说,“我认为他是一个有道德的、高雅的、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

这个“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倒的确跟伊斯兰教的恐怖分子相当亲热。曾从事过22年恐怖分子活动(指挥杀害奥运会以色列运动员)的巴解主席阿拉法特去世后,卡特去他墓地“献花圈”,跟今天悼念金正日一样,表达对“邪恶”的敬意。

连美国的左派媒体大概也为卡特的离谱感到羞耻,所以对他给北朝鲜发唁电之举,基本都避而不报。只有立场非常反共的《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发了报道。下面的读者跟帖,一面倒是嘲讽、痛斥卡特,甚至有人气得用三字经骂他,结果被网编删除,已经看到的人回复说,“真勇敢,说得太清晰了,我已不用说什么了。”

美国网民质问说,“卡特作为美国总统,曾宣誓捍卫美国宪法,但为什么悼念杀害、饿死、监禁他自己人民的独裁者金正日?”

网上的这种建议,代表了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对卡特的期待:“为什么卡特不去北韩,去当那里的‘伟大领袖’?”“有谁能知道卡特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好把他送回去!”

这个世界上,金正日式的疯子们之所以还有存活余地,跟自由世界有卡特这样的左疯有直接的关系。西方的左倾意识形态,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完全(!)生长在一个根基之上。这就是为什么,在清楚地知道独裁者的宫殿是建立在多么恐怖的白骨堆上之后,他们仍要去跟金正日拥抱,要去跟卡斯特罗接吻!(caocahngqing.com)

2011年12月28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