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左”王:毛泽东的“四个最大”

2012-01-17 18:00 作者: 凌锋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泽东的一百冥寿(按:此文写于1993年),中国大陆各式人,以不同的心态举办纪念活动;有的想捞取经济资本走发家致富的道路;有的则是想捞取政治资本,为极“左”路线招魂;还有些愚民则是人云亦云随大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既然形成纪念活动的热潮,包括出纪念币、纪念表、纪念像、纪念……倒也使人想起毛泽东当年辉煌的日子。那时称呼毛泽东是“四个伟大”,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这“四个伟大”到底是“群众中来”,还是“群众中去”,我也搞不太清楚。但是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的林彪副统帅以他称不上有任何特色的书法来题词,却是谁都看见了的。毛泽东当时也甘之如饴,走在林副统帅前面,接受群众“四个伟大”的欢呼。只有到了感觉到林彪对他形成威胁,而且林的利用价值也已经完了的时候,才对“四个伟大”提出异议,而且是对外国人──美国记者斯诺说的,大概用他出口转内销,对林彪形成压力,加上其他政治手段,表明林彪离天国近了。林彪后来也确实上天了,但最后还是落地,而且是粉身碎骨。那“四个伟大”同他一起,烟消云散。

今时今日,我们去评价毛泽东,当然不能再用那“四个伟大”的老套了。经过时间的考验,回顾毛泽东的所作所为,不妨也用和“四个伟大”近似的“四个最大”对他作一个初步的评价。

第一,最大的两面派

和“阶级敌人”作斗争,毛泽东的权术,可说集古今之大成,包括战争方面的运用。这种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他对自己的臣民,对自己的同袍也是如此,成了一个骗子。

“对别人马列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乃是他自己的写照。什么“为人民服务”,但他的所作所为,“为权服务”才是真的。例子不多说,五七年大鸣大放,动员人们鸣放,结果临时加上“区别香花毒草六条标准”,把阴谋说成“阳谋”,不少中国的优秀知识份子就此中招,而他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此“巩固”。

五九年八届八中全会整了彭德怀以后,又和他说:“历史可能证明你是对的。”可是背地里又去组织“要害是‘罢官’”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罷官>》,把彭德怀往死里打。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会,毛泽东表面上作检讨,为“三面红旗”造成的严重损失负责,背地里却指使江青和上海的柯庆施、张春桥、姚文元勾结,策划发动文化大革命,打倒在第一线的刘少奇、邓小平。一九六六年他和林彪打得火热,让林彪掌握军队和制造对他的个人崇拜,另一方面却又在湖南滴水洞写信给江青,表示他给林彪利用,因而对林彪不满。而在利用红卫兵打垮自己的政敌后,又把红卫兵送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此后,一方面全力支持江青为他巩固权力服务,又不时发出一些不痛不痒的批评江青的指示;一方面利用周恩来维持政府的运作,却又支持江青搞批林批孔批周公的运动。

毛泽东是中共中央主席,这个两面派,当然是全国最大的两面派。

第二,最大的反革命家属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人民法院判处江青的“反革命罪”,死刑缓期执行。江青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经常代表毛泽东指手划脚,不论形式还是实质,都是全国最大的反革命。毛泽东是江青的家属,他的地位也是最高,权力最大。江青既然是反革命,毛泽东自然成了最大的反革命家属了。

江青被捕后,中共费尽心思要将毛泽东和江青区别开来。能区别开来吗?两个不同的人,自然有区别,但本质上他们是一个人,因为他们是夫妻,有共同的“爱情基础”,在政治上有共同的目标,所以毛泽东才提拔江青当文革小组的负责人,并且后来担任政治局委员。

中共将毛、江区别开来的做法,包括说毛是被江利用,江青瞒着他干坏事。毛泽东“英明神武”,江青做的那些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有些根本还是他指示的,怎么可以赖掉呢?例如迫死刘少奇,毛泽东会不知道?又难道毛泽东不知道江青是“文化大革命的旗手”,并且坐上政治局委员的宝座?他连林彪念“政变经”都洞若观火,对江青在床边的所作所为又岂会不知?

在赖不掉的情况下,只好说毛和江早就分居。这更是欲盖弥彰了。他们共同搞文化大革命,又是夫妻,有什么理由要分居?如果因为理想不同,志向不合,又为什么给江青担任政治局委员?不过分居确实暴露了他们有“生活问题”,但是又因为政治上的相互需要而在党中央里没有分手。所以说毛泽东是最大的反革命家属,不但是夫妻关系上他逃不了“反革命家属”的身份,从江青作恶来看,毛泽东也逃不了“家属”共同作恶的身份。也就是说毛泽东不但是反革命家属,而且是和江青没有划清界线的反革命家属。在江青受到公审以后,毛泽东的罪行迟早也要受公审。

第三,最大的好色之徒

毛泽东的“生活问题”很多。他和江青的分居,也可能是为了方便各自找性伴侣。

就是比较公开的“爱人”,毛泽东少年时代还在乡下时,家里就给他娶了个罗姓的媳妇,是盲婚。难怪其后看上杨开慧,和她结婚。但二七年他上井冈山后,和贺子珍同居,就置杨开慧的安危于不顾。到三○年,国民党得以从容捉杀杨开慧。这三年内毛泽东不去接杨开慧上井冈山,听任国民党屠杀,就是因为井冈山已经有了更加年轻漂亮的压寨夫人。

红军“长征”前后,毛泽东不放过贺子珍,结果贺子珍为毛泽东怀孕多次。甚至贺子珍被敌机炸成重伤后,仍要成为毛泽东的泄欲机器。也难怪到延安后生下来的李敏,健康状况一直不好。毛泽东说长征是“播种机”,这该是理由之一。

但是到了陕北后,好些国统区来的青年女人,使毛泽东越来越风流,毛和贺子珍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差,贺子珍一怒之下离开陕北。最后还是上海来的电影明星蓝苹(江青)取代了贺子珍的地位。

全国“解放”后,毛泽东也更加解放了,他乱搞男女关系过程中“搞”了多少人,有多少孽种,是党和国家的高度机密,有待以后批毛时公布出来。至少六十年代后,不少女青年被选中陪毛跳舞,有些就跳到床上了。

文革期间做毛泽东“贴身秘书”的张玉凤,传说最多,实际上从蛛丝马迹中也可看出她“贴身”的程度。另外从其他不同渠道,包括翻译,或者外巡时陪他的一些服务员等等,数也数不清。只要毛泽东有要求,就是革命的需要,哪一个革命妇女可以拒绝?

凭最大的权力玩弄女人,说他是中共领袖中最大的好色之徒,一点不假。

第四,最大的个人主义者

毛泽东做什么事,首先是考虑他个人,一切为他服务。

青少年时期,他就提出“问苍茫大地,谁主沈浮”,表露了他的野心。以后的一生,就是不择手段地来实现这个目标。

革命战争年代,他可以忍辱负重,但是一到他得势,报复起来,自然也不手软。

五九年八届八中全会,本来是反“左”,但是他反“左”可以,别人反“左”就别有用心,担心动摇他的地位。彭德怀上书反“左”,激怒了毛泽东,他偏偏就来个反右,使“三面红旗”越高举越“左”,老百姓受害也更大。

在资本主义阵营同社会主义阵营冷战之际,毛泽东声言不怕打核战,“六亿中国人,死了三亿还有三亿。”可谓豪言壮语,但不正暴露出他的冷血和残暴吗?甯愿死三亿人,也要保住他的权力和地位。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矛盾,和赫鲁晓夫的矛盾,根本不是“民族主义”的问题。斯大林的共产国际支持的王明、博古曾经整过毛泽东,所以毛泽东耿耿于怀。开始是逆来顺受,到自己羽毛成长和丰满后,就敢和斯大林讨价还价了。后来同赫鲁晓夫的争执战又是另一回事,那是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的问题,所以后来“毛派”纷纷另起炉灶,和苏联的“修正主义”相对抗。

一九五○年爆发的韩战,中共不顾后果,为了讨好斯大林,也为了向斯大林示威,居然派军队去参与本来和中国不相干的事,支持金日成的独裁政权。毛泽东以极大的人命代价,甚至赔上自己的儿子毛岸英,为自己沽名钓誉。

“抗美援越”,又是一例,把几百亿的金钱加上人命,去支持越共的独裁政权。

除此而外,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将中国人民的大量血汗输送给阿尔巴尼亚、古巴,以及非洲、亚洲、拉丁美洲那些独裁政权,目的只是换取中共是“世界革命领袖”的“美名”,而最后也只是毛泽东要取得世界“革命导师”的虚名而已。而为了这些,中国人民要付出血的代价,并且付出大量的金钱和物质的代价。这就是毛泽东极端个人主义的表现。

毛泽东的这四个“最大”,归根结底仍然可以归结为一个,就是最大的“左”王。因为有这个“左”王包庇,没有将“左”这个神主牌砸烂,所以时至今日有些“左”王还在活动,有的还甚为猖獗。这个“左”毒现在仍然深深毒害着中国,意识形态的僵化,特权阶层的横行,改革的重重阻力,皆拜毛泽东所赐。要纪念毛泽东的一百冥寿,我们要大呼:“毛毒不除,国难未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