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垮台势在必然,投反对票是自取其辱


杨恒均:中国反对叙利亚议案反的究竟是什么?

中俄的双重否决使叙利亚走出危机的道路显得更加的漫长,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今天到访大马士革,但各方对此似乎也并没有给予多大的期望。而中国方面,最近两天来,却一直致力于向外界解释中国为什么投了反对票,然而,中方的解释似乎令人难以信服。中国国内如何评论中国此番在安理会的表决立场?我们为此采访了中国著名博客作者 、事评论员杨恒均先生,请他谈谈他的看法。

杨恒均:我感到有些震惊,因为俄罗斯是从国家的利益出发,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因为叙利亚这一带以前是俄罗斯的势力力范围,俄罗斯投反对票是为了表示反对美国,而中国为什么要投反对票呢?中国投反对票到底是反对什么?有人说是意识形态原因,因为中国反对用外界干涉来推翻一个国家,但是,叙利亚并不是外界干涉,这是叙利亚人民要起来推翻专制。在这个时候投反对票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实在感到惊讶,也感到费解,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投反对票。再说,我想强调的是,不管中国是否投反对票,独裁政权的垮台是势在必然,投反对票只会自取其辱。

法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解释中国为何投反对票时强调得最多的是中国反对在“各方分歧”的情况下投票,我们知道安理会的投票结果是十五个成员国中十三票支持,只有中国与俄罗斯反对,您觉得他所说的各方还有分歧指的是什么呢?难道安理会投票要在一致同意的时候才投票吗?

杨恒均:我想他大概指的就是中国与俄罗斯还有分歧。叙利亚现在有人在不断的死亡,不管是什么原因,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联合国不拿出实际的措施,如果安理会不做一些实事,只是在那里关门讨论分歧,那要讨论到什么时候?我想能投票就投票,至少可以让大家看到各国的立场。

法广:其实西方国家除了在安理会极力推动谴责叙利亚议案之外,在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外交动作,比如说,土耳其和突尼斯已经驱逐了叙利亚驻国大使,而西方国家则没有。很少看到叙利亚驻欧盟各国的大使被所在国政府召见。除了美国已经宣布关闭其在叙利亚的大使馆之外,似乎还没有看到进一步的外交孤立叙利亚的行为。

杨恒均:因为每个国家都有其利益和外交。而联合国投票往往是一个道义上的支持,个别国家一般都只处于观望立场。说实话,即使联合国投了支持或者反对实际上并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推翻一个国家的政权关键还在于这个国家本身。突尼斯和埃及等国就是鲜明的例子。

法广:您如何理解俄罗斯为何要坚决反对联合国的议案?

杨恒均:俄罗斯现在掌权的这帮人实际上还是原来的那一帮,他们对美国是存有戒心的。而且,俄罗斯在中东有他的利益考虑,这些利益是与自由民主等政治理念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法广:那中国是否是纯粹跟在俄罗斯的后面呢还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来反对呢?

杨恒均:中国同俄罗斯不一样,中国也不是跟着俄罗斯。中国现在是一个国际大国,为什么要跟在俄罗斯的后面投票?我觉得中国在叙利亚并没有利益问题,之所以反对是出于意识形态和价值理念,也就是所谓的主权高于人权,认为联合国决议谴责叙利亚是侵犯叙利亚的主权。

法广:既然中国已经在利比亚问题上开了先例,投了弃权票,为什么不在叙利亚问题上继续下去呢?

杨恒均:因为价值理念、意识形态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改变的。如果仅仅只从利益出发要改变是很容易的。而在意识形态方面还改变立场就要难得多。他往往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甚至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法广:那您认为中国什么时候才会回头呢?

杨恒均:从整体趋势来看,叙利亚独裁政权的垮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垮台之后,如果叙利亚成为一个民主的或者半民主的国家,中国照样可以同他们做生意,中国现在同伊拉克现在做生意不是做的很好吗?所以,我就不明白,某些国家为什么要支持另一些独裁国家。比如说,伊朗,现在就有人在吵说伊朗可以成为反美中心,但是,要知道,当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可以同前苏联与东欧的力量相比较,他们也都没有战胜美国,独裁国家要战胜美国的愿望是可望不可及的。因为美国所代表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家,而是自由民主的政治理念,要战胜一个国家是有可能的,而要战胜民主自由的理念,恐怕就很难。

焦点评述:中俄为何在叙利亚问题上投否决票

联合国安理会本月4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时,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使决议草案未能获通过。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这一决议草案由阿拉伯联盟国家提出,并得到美国和欧盟的支持。决议草案谴责叙利亚政府镇压反政府示威,并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交出权力。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针对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在表决后的解释性发言中称,安理会中的某些国家自去年三月开始以来就不断破坏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机会,试图在叙利亚强行推动“政权更迭”、支持反对派上台、持续煽动国内冲突。他说,付诸表决的决议草案未能充分反映叙利亚目前局势的实际情况,向叙利亚有关各方发出了一个“不平衡”的信号。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在解释性发言中表示,同不少安理会成员一样,中国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李保东说:“但遗憾的是,上述合理关切未被采纳,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的情况下强行推动表决,无助于维护安理会的团结和权威,无助于问题的妥善解决。因此,中国对这一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

美国和欧盟国家纷纷谴责中国和俄罗斯就叙利亚问题行驶否决权。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莱丝批评俄罗斯和中国的决定“可耻”。她说,中国和俄罗斯的做法显示两国打算“出卖叙利亚人民以及庇护一个懦弱的暴君”。法国外长朱佩指出,中俄的行为使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陷入瘫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也门反对派人士卡尔曼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谴责俄罗斯和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反对票的做法。她说:“这两个国家对叙利亚国内发生屠杀事件承担人道和道德责任。他们的做法是助纣为虐。”安理会秘书长潘基文也表示,安理会失去了一次帮助结束叙利亚危机的一致行动的机会。

有分析指出,中国之所以否决上述决议草案,是吸取了利比亚的教训,为防止利比亚的一幕在叙利亚重演,就必须阻止联合国通过阿盟提出的叙利亚政权更迭的决议草案。另外,中国与俄罗斯要抗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保护其自身在中东的重大利益。因为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联酋等中东国家都与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已建立同盟关系,中国与这些国家充其量只是维持着石油贸易关系而已。唯有叙利亚才是中国在中东的主要盟友。当中国在国际上受到西方批评时,叙利亚始终站在中国一边。

这种关系也反映在经济往来方面。2011年,中叙双边贸易额达到30亿美元,其大部分贸易额都来自中国对叙利亚的出口,而叙利亚对中国的出口主要是石油。目前,中国在叙利亚的中资企业有20多家,其中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材建设等大型国有企业。如果叙利亚发生战争,或者是巴沙尔政权下台,都有可能危及中国的投资,甚至使中国失去一位重要盟友。

就在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有关叙利亚决议案动用否决权之际,美国重量级参议员、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在第48届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警告中国说:“阿拉伯之春即将来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则回应说,中国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实行的政策不同,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高,“中国出现阿拉伯之春”是幻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