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数亿生母与家境贫寒养父争夺13岁少女


一边是13年养育之恩的养父,尽管地处农村只能满足温饱,给她的是无拘无束地生活,没有学习的压力,只有随性的自由。
 
“那不是自由,是放纵,她必须离开养父。”一边是生母,如今在大上海身家数亿,坚持要回女儿,给她贵族式的生活和教育。
 
但她在上海生活了半年之后,又重新回到了怀远乡下。一场夺子大战还在浓情上演,何去何从,13岁少女仍在艰难抉择。
 
夜不成寐:女儿选择“逃离”贵族生活
 
一个月来,上海的张女士常常夜不成寐。13岁的女儿惠惠(化名)来而复返,重新回到了远在怀远乡下的养父家里,让她焦灼不安。
 
两天前,加拿大的移民局通知张女士,让她带女儿惠惠前去面试。“办理移民手续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面试一旦通过,就意味着移民成功,钱对我们不是问题。”昨日下午,张女士在电话里心急如焚地告诉记者,她在为女儿做着最理想的人生规划,给她贵族式的生活和教育,但女儿却宁愿回到乡下,有可能错过面试的机会。
 
今年40多岁的张女士与丈夫两人,在大上海通过十几年的打拼,如今身家数亿。据其介绍,她的另外几个子女都移民到了国外,正享受最好的教育,惟独惠惠从小让人抱养,由于养父在农村条件很差,惠惠受教育的条件可想而知。
 
张女士拍摄了几张相片传给记者,是惠惠在上海卧室的几个场景,其奢华程度令人吃惊。“这幢别墅价值一千多万,我们想给她弥补,让她过上最好的生活,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她为何不理解做母亲的心?”电话那端,张女士面思不得其解。
 
采访养父:抚养13年比亲女儿还要好
 
张女士当初为何将女儿惠惠送人抱养?答案很简单,十三年前,张女士和丈夫也是一无所有,刚刚从怀远县来到大上海打拼,没有精力和能力照顾好几个儿女,所以选择将最小的女儿惠惠送人了。
 
那是1999年的10月份,惠惠刚出生两个月的时候,邻近的怀远县双桥集镇李长崔夫妇抱养了她,起名李新雨。但就在抱养新雨的一年多后,李长崔的妻子生下了女儿李新会,8年之后,又有了儿子李新想。
 
“尽管新雨是抱养的,但我们对她比亲女儿还要好。”李长崔说,每次新雨与新会闹起来了,他和妻子都是批评新会,而从不责备新雨,因为新雨是抱养的,不能让她感到有区别,也不想留下话柄让旁人言道。
 
说起对养女新雨的好,李长崔情绪显得很是激动。他说,十三年来,他从未打骂过新雨一次。刚刚抱养的时候,新雨体质很差,手上还有一个血管瘤,是他抱着新雨,一次次地往返蚌埠市的医院,最终把她的病治好了。
 
“新雨爱吃肉,最爱吃的是鸡腿。”李长崔说,尽管家里条件不好,但为了满足新雨,总是从其他方面节省,买肉和鸡腿给她吃,每逢节日和新雨的生日,鸡腿肯定是少不了的。
 
溺爱放纵:担心误了女儿,要求带回上海
 
提及李长崔对女儿惠惠的养育之恩,张女士也表示感激。但一切要从女儿的前景出发,不能因为感激而误了女儿的一生。她认为,李长崔对女儿的溺爱是一种放纵,而不是所谓的“自由自在”的生活,这样下去,只会让她成为一个野孩子,而终将一事无成。
 
日前,记者来到李长崔的家里采访,几间破旧的平房里,看不到像样的家具,家境贫困程度可想而知。这个家,也经历过一般人家无法承受的灾难和痛楚。2009年,就在李长崔的老婆生下儿子李新想的三个月后,一次外出走亲戚时回来晚了,遇上雷雨交加的天气,在从高压线下穿过时,被雷电击中,不幸身亡,留下李长崔和三个孩子,以及年迈的婆婆。为了照顾家,李长崔无法长期外出务工,仅靠种田和打零工的微薄收入,这个家开始越过越穷。
 
李家家境的败落和不完整,加剧了张女士要回女儿惠惠的决心。她认为,如果不将女儿带到上海,让她继续在李家呆下去,不仅没有享受良好教育的条件,而且李长崔对其放任不管,在人格的形成上也会存在缺陷。
 
签订协议:补偿十万元要回女儿抚养权
 
2011年6月份,张女士和丈夫一行,来到了李长崔的家,看望女儿惠惠,并留下5000元钱。由于那天李长崔在南京打零工不在家,电话沟通之后,双方约好在南京长江二桥见面。
 
在南京长江二桥附近的一家酒店,张女士对李长崔说出了要回惠惠的想法。“一切都是为孩子好,希望你能理解,也感谢你十三年的养育,我们是亲戚,你家另外两个小孩以后我们也会照顾,将他们也带到上海去。”为了表示内心想法强烈,张女士跪下来向李长崔求情。
 
一个月后,在惠惠也表示愿意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前提下,双方在怀远县城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协议约定,李长崔自愿把养女送回到张女士身边,为感谢这些年李长崔的抚养之恩,张女士支付十万元补偿。协议同时约定,如惠惠愿意,可以回养父家走动,养父李长崔在征得亲生父母的同意下,也可以去上海看望惠惠。
 
在将惠惠带回上海之后,张女士赶紧忙开了,给女儿找最好的学校,同时找来家教,带她玩遍了上海每一个好玩的地方。听说惠惠想坐飞机,立即订好了飞往秦皇岛的机票。张女士心里认为,她亏欠惠惠的太多,想一下子给她补回来。
 
去而复返:13岁少女徘徊不定,不知何去何从
 
时间转眼间过去了半年。但在这半年之间,却发生了一些令张女士很是头痛的事情。
 
张女士给惠惠买了手机,惠惠用手机与养父李长崔取得了联系。偶尔联系这倒没什么,但联系太频繁,甚至上课时也收到短信,李长崔告诉她,并不是他想让她走,而是张女士逼的。班主任告诉张女士,惠惠上课精力不集中,课余经常与养父通电话。
 
在将惠惠的手机收回之后,惠惠开始用同学的手机给养父李长崔发短信。张女士急了,打电话给李长崔,要求他停止与女儿联系。“这样会影响她的学习,如果要联系必须通过我们。”
 
但惠惠似乎越来越思念养父,她说,养父对她好,从不打骂她,也没有学习的压力。在她的强烈要求下,一个月前,她离开了上海,重新回到了养父的身边。
 
“我管教她有什么错?她还小,不懂事,如果不管教的话,那跟野孩子有什么两样?”张女士为此对李长崔很是生气,她认为完全是李长崔捣鬼造成的,从惠惠的前途着想,李长崔不应该干扰她的学习和生活,如果想念惠惠,可以前来看望,而不是把惠惠拉回到从前的生活境况。“我一定要让女儿重新回来。”张女士表示。
 
而李长崔却表示,是养女自已选择回来的,他并没有从中捣鬼,女儿大了有自已的想法,如果她想重新回上海,那也是她的自由。
 
“大上海好,还是怀远农村好?”在双桥集镇中心小学,记者问惠惠。
 
“上海好。”
 
“那你愿意再次去上海吗?”
 
“我舍不得离开爸爸(李长崔)。”
 
在13岁的惠惠心里,其实她还很纠结,对未来的选择依然徘徊不定,一边是恩重如山,一边是血浓于水,对幼小的心灵来说,要做出一个残酷的选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